<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武俠 > 一世狂龍

          更新時間:2020-07-23 17:30:21

          一世狂龍

          一世狂龍 酒鬼門徒 著

          連載中 葉戰上官虹

          《一世狂龍》男女主角為葉戰上官虹,是作者酒鬼門徒傾情著作的一部武俠仙俠小說,目前正在連載中。一世狂龍,從部隊卷土歸來,身負血海深仇,大鬧都市。拳打地痞流氓,腳護美妻家人。

          精彩章節試讀:

          “將軍!河西省那邊,我已經打點好了,毒狼在那邊會策應您!不過我還是想勸你一句,您真的要去河西省廊州市嗎?”

          站在葉戰身邊的女軍官上官虹,身材曼妙,此刻一雙清澈的美眸,凝望著葉戰,櫻唇輕啟,對著葉戰喃喃道。

          葉戰凝望著北疆大漠,眼神中出現一抹復雜的神色,不知道是激動還是憂愁,沉吟道:“廊州市,這次是去定了。我不能讓我兄弟的血白流!”

          說話之間,葉戰緊緊握著拳頭,發出啪啪的聲音。

          他身邊的溫度,驟然降低了幾度,讓周圍的人一陣瑟瑟發抖。

          北疆戰神,這個名號,在五年前產生。

          那年,北方敵國,入侵華夏北疆,葉戰帶領三千疲憊之師,在邊境地區,斬殺十萬敵軍,震撼宇內。

          葉戰這個名字,也和那一戰一樣,永遠留在了軍中戰士們的心中,成為每一個華夏人心中不倒的豐碑。

          葉戰,從軍六年,從尸山血海中走出來,如今變成華夏五星級將軍,萬人敬仰。

          以戰功,封北疆戰神!

          不過就是堂堂北疆戰神,卻有一段心酸往事。

          那是六年前,葉戰還是廊州市一個知名的青年創業者。

          他和他最好的兄弟陸明一起,合伙創立了傾城絕代傳媒有限公司,剛獲得融資,正站在事業的頂端。

          奈何,陸明的女朋友莊娜,卻勾結外人,妄圖占有傾城絕代傳媒有限公司的股份。

          為了完成這個計劃,她先是騙取葉戰的信任,在一次就餐的時候,給葉戰下藥,之后躺在赤身裸體躺在葉戰的床上,等待一群媒體記者的到訪。

          葉戰背負欺辱朋友之妻的惡名,還被莊娜反咬一口,說葉戰早就對自己心懷不軌,在就餐的時候,給自己下藥,趁機對自己圖謀不軌。

          于是,葉戰以***罪,被送入了牢房,他的未婚妻李夢涵,也和他解除了婚約。

          不明真相的陸明,不堪媒體歪曲的報道和公司的壓力,選擇了絕望自盡。

          而在陸明跳樓之后的第二天,莊娜對外宣布了陸明的遺囑,里面有一條就是將陸明的股份,全部轉入到莊娜的名下。

          “惡人!”葉戰每當想到這件事的時候,身體便不由自地戰栗,“我兄弟不能白死,我一定要給我兄弟報仇!”

          說道最后兩個字的時候,葉戰牙齒咬得咯咯作響,目光猙獰,宛若隨時要擇人而噬的野獸。

          站在葉戰身邊的上官虹,深邃的眼眸中,滿是對葉戰的敬仰。

          這是華夏軍人,對待北疆戰神共有的情感,他們面對葉戰,都會不由得發出敬仰的表情。

          上官虹緊緊隨著葉戰步行,眸子中一抹狂熱的情緒,將一張照片遞給葉戰,“對了將軍!還有一件事情,需要報告給您!”

          “什么事情?”

          “是你的妻子,李夢涵的事情!”

          “她怎么樣了?”當聽到李夢涵的名字時,葉戰的刀削斧劈般堅毅的臉頰上,驟然綻放出一抹笑容。

          上官虹喃喃道:“當年那件事情發生之后,在中間六年的過程當中,她都選擇一直沒有和別的男人來往,可是最近李家對她施加越來越多的壓力,逼迫她和你離婚,她也漸漸地有所松動!”

          “都是我不好!害你也被人恥笑!”葉戰的目光有晶瑩的物質在閃爍。

          “我想先去看看夢涵!”

          上掛虹躬身道:“恭送將軍!”

          當葉戰從北方長城下走下來的時候,長城下面已經密密麻麻地布滿了十萬戰士。

          每一個戰士都臉色恭敬,神色肅穆,凝望著葉戰。

          在戰士們的眼里,葉戰宛若一尊高高在上的神靈,以至于葉戰每一個動作,戰士們都不肯錯過。

          “恭送將軍!”

          十萬人的聲音匯集在一起,能量巨大,豪氣沖天。

          ……

          河西省,廊州市。

          當葉戰出現在李家的門口的時候,惹得周圍的人一陣竊竊私語。

          “這個人不是葉戰嗎,他從監獄出來了!”

          “是啊,今天恰好六年了,他就是以***罪判處了六年!”

          “可是他還在這里做什么呢,當初夢涵都和他接觸婚約了!”

          葉戰沒有在意別人的眼光,而是大搖大擺地走進了李家的大門。

          李家的大廳內,端坐著十幾個人,男女老少。

          葉戰的目光,頓時定格在了一個身材曼妙,皮膚白皙的美女身上。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李夢涵,葉戰當年的妻子李夢涵。

          此時此刻,李夢涵正在和另外一個面容俊俏的男子,說說笑笑。

          這個男子,正是唐君,李家的人,給李夢涵找來的新男朋友。

          屋子內,也都是一片祥和的氣息。

          當葉戰走進來的時候,大廳中頓時一片寂靜,變得落針可聞。

          “葉戰?”

          “你從監獄出來了!怎么會來到這里!”

          “難道,你還對夢涵不死心嗎!你這個***犯!”

          李夢涵見到葉戰的時候,臉上驟然之間,生出一抹陰霾。

          六年沒有見,葉戰的容貌氣質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之前的葉戰,一副書生氣息,而此時此刻,眼睛中帶著勇往直前的氣息,面容冷酷,堅毅無比。

          他棱角分明的臉上,帶著一股強烈的自信。

          眾人一陣錯愕。

          當然這種感覺,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在他們的眼睛里,葉戰只是一個剛出獄,不折不扣的失敗者。

          “夢涵,我回來了!”

          葉戰深沉地吸了一口氣,臉上洋溢著幸福和滿足。

          當李夢涵見到葉戰的身影,頓時一陣說不出的錯愕,之后錯愕的眼神,變成了一種恨意。

          那是種復雜的情感,在內心深處,折磨了她六年的時間。

          她對葉戰付出太多,在葉戰創業最困難的階段,為葉戰洗襪子,洗***,做著保姆般的生活,毫無怨言。

          不過,就是這樣,葉戰卻背叛了她。

          “葉戰,你都做出豬狗不如的事情了,怎么還有臉回到這里!”

          李夢涵的還沉寂在當年的報道中,當她看到葉戰和莊娜躺在一張床上的照片,頓時心如刀割。

          從那之后,她哭了三天三夜,差點把眼睛哭腫了。

          “葉戰,你真是我們家夢涵的克星啊,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唐先生來見我們家夢涵的時候過來,你是不是誠心找事呢!”

          李夢涵的母親張晴,雙手環抱在胸前,一副盛氣凌人的模樣。

          “葉戰啊葉戰,你這個罪犯,怎么還有臉來找我們家夢涵!”李夢涵的父親李建國,沖著葉戰啐了口唾沫,目光銳利,宛若刀子般狠狠地對著葉戰。

          此時,葉戰的身上,發出一股異樣的氣息,讓周圍的人一陣寒意凜然的感覺。

          他們幾乎同時感覺,葉戰和六年之前相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當然,這種感覺,就是那么一瞬間的事情,尤其是看到葉戰呆子一般站在原地的時候,他們在心里,幾乎給葉戰下了一個結論。

          葉戰,已經變成廢物!

          要不是身邊有客人,李建國就已經對葉戰動手動腳,將葉戰打出家門去了。

          葉戰的眸子當中,滿是難以描述的怒火,不過他強忍著將怒火壓制下去,內心重復著這句話:為了夢涵,我什么都可以忍!

          葉戰強忍著內心波動的情感,只是對著李夢涵,說出來三個字:“對不起!”

          他想不起來,用什么言語,表達心里的情感。

          “別說對不起,你沒有對不起我,是我看錯了你,在我心里,你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李夢涵說話的時候,輕輕咬動嘴唇,美眸通紅,死死地望著葉戰。

          “夢涵,請給我一次機會,這次來,我就是對你說出當年的真相,彌補這么多年來,讓你受的苦!”

          葉戰已經發誓,絕對不會,讓李夢涵受到一點點苦,一點點的傷害。

          “你這張臭嘴,說話好聽,你入獄之前,差點被人砍掉,要不是我們家出了一百萬,幫助你擺平,否則你就站不到這里說話了,知道嗎!”

          張晴冷言冷語地接著道,“那一百萬,就是我們家給你的分手費,你也說了,拿了這筆錢,就再也不見我們家夢涵了!要不是你當時入獄,我已經讓夢涵和你簽字離婚了!今天你又沒臉地來了,是嫌錢不夠了嗎,真是爛泥扶不上墻!”

          葉戰的眼神之中,一陣鋒芒畢露,隨后轉瞬即逝。

          那是誣陷!

          “沒有,我說過,那是我借夢涵的,到時候我會加倍償還的!”葉戰緊緊握著拳頭。

          聽到這句話,一直端坐在一邊沒有說話的唐君,起身來到了葉戰身邊。

          他沖著葉戰走過來的時候,時不時地露出手腕上的勞力士手表,還有脖子上戴著純金項鏈,舉手投足之間,似乎都在朝著葉戰炫富。

          他從懷中取出來一支筆,還有一張支票,隨后洋洋灑灑,在支票上寫了一行字,遞給了葉戰。

          “葉戰,我知道你和夢涵之間的事情,也知道你這次來的目的,這里有一百萬,你拿去花,不要再來煩夢涵了!”

          唐君的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張晴見到唐君的支票,眼睛都呆滯了,恨不得一下子將支配搶過來,據為己有。

          “小唐,你怎么能給這個廢物錢呢,他就是一個口是心非的騙子,當年就是這么騙走了我們家一百萬,這次,我必須讓他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

          唐君嘴角咧出一抹微笑,大義凜然地道:“張姨!沒事,這點對我來說,只是一點零花錢而已!在說,為了夢涵,我花多少錢都樂意!”

          李家的人,都面帶不屑地凝望著葉戰。

          葉戰竟然接下了那張支票!

          果然是爛泥扶不上墻!

          李家的人一陣冷嘲熱諷,將葉戰和廢物兩個字,劃上了一個等號。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