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奇幻 > 女巫女巫快走開

          更新時間:2021-11-26 15:02:36

          女巫女巫快走開

          女巫女巫快走開 竹水流 著

          連載中 巫梨君遠

          主角是巫梨君遠的書名叫《女巫女巫快走開》,是作者竹水流寫的一本奇幻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了巫梨是來自魔法世界的女巫,她來到現代世界,是為了抓捕童話世界中逃跑的人物。為了生存和掩飾身份,她去應聘了大明星君遠的保鏢??粗歉笔莅桶偷纳戆?,君遠總是懷疑,這料是怎么做上保鏢的。殊不知,巫梨還是個戰斗力超強的保鏢,拳拳打飛猛男!

          精彩章節試讀:

          1、

          熊貓娛樂公司騰出兩個大會議室,才裝下了今日來面試的女孩們。場面熙攘,十分壯觀,堪比皇帝選秀。

          但,實在是太吵了。

          巫梨痛苦地撐著腦袋,真想立刻用法術把那些女人的嘴巴縫上。她今日沒有穿女巫袍,但也是黑衣黑褲,在爭妍斗艷的姑娘中沒有一點存在感。

          而她等了許久,直到頭都要爆炸了,工作人員才終于叫到她的名字。

          她松了一口氣,站了起來。

          面試的房間很空曠,一排桌子后面只坐著兩個人,當紅流量明星君遠和他的表姐兼經紀人霍晴。

          這次大批姑娘們來面試的正是君遠的助理。

          因為君遠放出話來,他找助理沒別的要求,只要順眼。所以,不管美得丑的,胖的瘦的,各種身份背景的姑娘都前赴后繼地趕過來面試了。眾人想的是,萬一君遠眼瞎呢?退一步講,就算她們沒面試上,也能見一見偶像,這對女粉絲們來說已經是極大的福利。

          巫梨坐下,霍晴上下打量她,開口道:“姑娘,你是來應聘保鏢的吧?”是諷刺她穿衣太過嚴肅。

          巫梨聽不出來,一本正經回答:“不,我是來應聘助理的。你們也招保鏢嗎?我覺得我也能勝任?!北gS的話只要保護君遠,比助理輕松得多,且保護普通人,原本就是她的職責。

          霍晴:“……”

          她轉頭看了一眼君遠,后者懶懶地靠在椅子上,俊美的臉上掛著顛倒眾生的笑,許多女孩子就是被這臉、這笑蠱惑,死心塌地地追隨他。不過霍晴作為他的表姐,見過他穿開襠褲、流鼻涕,滿地打滾的模樣,已經免疫多年。

          “為什么來應聘?”君遠開口。

          巫梨如實回答:“因為你夠紅?!备绺缯f過,君遠是一線明星,會唱歌,會演戲,經常各個城市、各個國家地轉,對她尋找出逃的童話人物非常有幫助。

          這個問題君遠問過無數次,女孩子們的回答基本上都是千篇一律的“我喜歡你”“我愛你”“我崇拜你”“我想守護你”這種。巫梨這種不走心的回答他還是第一次聽到。

          “那如果我不夠紅呢?”

          “沒關系,我可以去應聘其他比你紅的明星的助理?!笔聦嵣细绺绮恢菇o她提供了一個明星的應聘職位,君遠只是她隨手挑的。

          空氣里彌漫出尷尬的氣息……

          霍晴撫額,這姑娘不長腦子嗎?

          “你有什么特長?”君遠改變話題。

          巫梨想了想,問:“變魔術算嗎?”

          君遠來了興趣:“算?!庇质疽馑磁d來一段。

          這對巫梨來說簡直輕而易舉,她當然不會表演穿墻、飛行這種?;貞浟艘幌码娨暲锟吹降哪g表演,她有樣學樣地在耳后一抓,一朵玫瑰花便出現在她手里。

          君遠鼓掌,道:“再來點高難度的?!?/p>

          巫梨心想,高難度的我怕你接受不了……

          “你能變出一只烤鴨嗎?”君遠惡趣味地問,“我面試了這么久,肚子有點餓了?!?/p>

          霍晴鄙視地看過去,覺得人姑娘就算有心露一手,也不可能隨身帶只烤鴨吧?她正想開口解圍,就見巫梨不慌不忙地從身后捧出了一只皮烤得油光發亮,還散發出陣陣誘人香味的烤鴨。

          與此同時,遠在千里的某家烤鴨店,大廚不過轉個身的空當,就發現案板上的烤鴨不見了!

          君遠和霍晴齊齊愣住了,兩人對視一眼,君遠咽了咽口水,起身到巫梨身后看了看,明明什么都沒有,再說了,她身材纖細,不可能藏這么大一只烤鴨不被發現。

          “你是怎么變出來的?”

          巫梨慢吞吞地回答:“這是機密,不能告訴任何人?!?/p>

          一行有一行的規矩,君遠明白,也不再追問,笑瞇瞇點一點頭,說:“就你了,你通過面試了,明天九點之前到人事部來報道?!?/p>

          巫梨倒沒有顯出過分激動或者是受寵若驚的神情,她面容平靜道:“謝謝,請問工資多少?”

          君遠對這方面沒有概念,霍晴說了一個數字,巫梨算了算,比起哥哥是少了很多,不過已經足夠支付她尋人需要的費用。

          帶上門離開時,她聽到霍晴不滿地小聲問君遠:“為什么選她?她看上去蠢蠢的?!?/p>

          君遠答:“因為我夠紅?!?/p>

          兩人再說什么巫梨就聽不見了,不過“蠢蠢”兩個字深深傷害了她。

          我才不蠢,我是魔法學院的高才生!她握拳吶喊。

          既已應聘成功,巫梨便打電話給哥哥巫芒報喜。

          巫芒在國家地震監測中心工作,工作繁忙,才聽巫梨說了一句話便道:“我現在在忙,你到監測中心來,我有東西給你?!闭f完,不等巫梨回應他便掛斷電話。

          幾秒鐘之后,巫芒又打了過來:“哎,監測中心在哪兒你知道嗎?”

          “我不知道?!?/p>

          巫芒把地址說給她聽,又吩咐:“別騎掃帚,打車?!?/p>

          “我沒錢?!?/p>

          巫芒愣了一秒鐘:“那你就站熊貓娛樂公司大門口,我給你打優步,過會兒會有人來接你?!?/p>

          巫梨鎮定地“哦”了一聲,掛了電話卻想,優步是誰?哥哥為什么要打他?既然打了他,他為什么還要來接她?

          一路上,她都保持著警惕的狀態,以防這個被巫芒打了的人突然襲擊她。不過人司機態度良好,話也不多,一直到目的地也沒表現出攻擊性。

          巫梨很納悶。

          沒等多久,巫芒就從樓上下來了,拍拍巫梨的肩膀,大力贊道:“我們巫家人就是厲害啊,出手例無虛發!”

          巫梨“呵呵”兩聲,沒好意思告訴他人家覺得她蠢蠢的……

          巫芒遞給她一把鑰匙,說:“這是我在這里的房子,以后你就住在這里,我一般住宿舍?!?/p>

          “不用了,我沒打算住下來,這里不方便修習魔法,我還是住回魔法世界?!?/p>

          “先拿著,”巫芒把鑰匙塞她手里,“有用得上的時候?!闭Z畢,他看看手表,又道:“哎,我不跟你說了,我忙死了,先上去了?!?/p>

          巫梨同他揮手再見,然后找了處無人又隱蔽的地方,輕念咒語,身影一閃便不見了——她進入了魔法世界。

          回到屬于自己的世界,巫梨如同被壓了五百年的孫悟空終于獲救,渾身都舒展了。她先騎上掃帚在天上來來回回飛了好幾圈,然后才心滿意足地回了家。

          家里沒人,巫梨的爸爸媽媽都是魔法協會的高層,他們巫氏一族血統高貴,天賦異稟,在巫師界是大族。

          按理說,以巫梨的身份背景和學業成績,要么直接進入魔法協會內部,要么和巫芒一樣外放到現實世界安排救死扶傷或者預測災難之類的工作。

          但巫梨運氣不好,面試她的長老與她父母有過節,暗中給她穿小鞋,要她把近年來出逃的童話人物全部抓捕歸案,才算她通過實習期。

          童話故事深受幼兒喜愛,吸收多了這種單純清澈的人氣后,童話故事就會自動形成獨立的國家,而童話世界就是由許多個這樣的國家組成的。

          只是童話世界的人物到底是虛擬角色,比不得真實世界的人類,對于個別不甘童話世界的平淡,私自逃到現實世界,擾亂秩序平衡的人物,得派人將他們全都抓回來。

          這事說難不難,說容易也不容易,首先要付出大量的時間,其次是大量的金錢。因為在現實世界,巫師的真實身份不能被人發現,所以只能像個普通人那樣尋人。這也是巫梨會去面試君遠助理的原因。

          巫芒說過,現實世界人口眾多,童話人物隱身其中,如果不是運氣特別好,起碼要尋個三五年。也就是說,這三五年,巫梨都只是魔法協會的實習生身份。

          不過巫梨這個人特別喜歡挑戰高難度的任務,也沒想著跟爸媽告狀,直接就應了下來。

          不就是找人嗎?對高貴的巫氏一族來說,簡直小巫見大巫。

          2、

          第二天上午九點,巫梨準時出現在熊貓娛樂公司的人事部。登記好基本資料后,她被領到君遠處。

          君遠正準備出發,鼻梁上架一副大墨鏡,看到她后,他跟身邊的另一名助理說:“新來的助理小梨,你帶著點?!?/p>

          那助理點點頭,上下打量巫梨,頗有點拿著雞毛當令箭的感覺。巫梨不喜歡她的眼神。

          “我叫許晚秋,跟著遠哥三年了。這些你拿著,都是遠哥的必需品,拍戲的時候你隨時背著,遠哥一吩咐就要立刻遞到他跟前。還有,記住,遠哥不喜歡陽光,導演一喊‘咔’,你立刻就要舉著大傘幫他遮陽。導演一喊‘開始’,你就要立刻跑得遠遠的,不能影響鏡頭?!?/p>

          巫梨接過一個沉沉的大背包和一把碩大的遮陽傘,神情有些迷惑:“誰是遠哥?”

          許晚秋:“……”

          正準備上車的君遠腳下一個踉蹌,回頭拉下眼鏡看了一眼巫梨,這姑娘還真是有點……蠢蠢的。

          許晚秋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就是君遠,遠哥是我們對他的尊稱,你以后也這么叫?!?/p>

          巫梨“噢”了一聲,許晚秋覺得她資質太差,一邊搖頭一邊吩咐她坐到保姆車的副駕駛座。

          開車的人是許晚秋,君遠坐在后座閉目養神,車內寂靜無聲。車子一直開得迅速且平穩,當然,“迅速”是相對于普通人,對巫梨來說,這速度就是“龜速”。

          這種慢吞吞又只能在一個平面行駛的交通工具為什么還沒有淘汰?

          在巫梨的鄙視中,車子的速度降下來,然后完全停住。

          許晚秋跟君遠輕聲匯報:“遠哥,堵車了?!?/p>

          君遠“嗯”了一聲,眼皮也沒抬,繼續閉目養神。

          二十分鐘后,車子還是紋絲不動,君遠撩起眼皮,聲音有些煩躁:“怎么還沒好?”又看看手表,“這樣下去會遲到的?!?/p>

          許晚秋忙不迭地道歉:“我不知道這里會堵車?!?/p>

          “你怎么做攻略的?明知道今天要出行,前一天晚上為什么不查好路況?還有,你多久沒更新導航了,這條線堵車它居然沒提醒?小許,你怎么做事的?”

          噼里啪啦一頓訓斥,許晚秋的臉漲得通紅,眼里也含著一泡淚。君遠平日里罵她就算了,今天當著新人的面也毫不留情,她覺得自己的臉都丟光了……

          巫梨目不轉睛地看著窗外,仿佛沒聽見君遠的訓斥。

          又過了十來分鐘,堵車狀況有所緩解,車子終于慢慢動起來了。許晚秋松了一口氣,君遠冷著臉,說:“你還有十分鐘?!?/p>

          許晚秋都快哭了:“遠哥,這里開過去最快也要二十五分鐘?!?/p>

          君遠“哼”了一聲:“你知道的,我從不遲到。我長得好看又出名,要是遲到,別人會說我耍大牌的?!?/p>

          “對不起,對不起,遠哥,十分鐘真的不行?!痹S晚秋真的急哭了,氣息紊亂,握著方向盤的手都在發抖。

          巫梨忽然道:“你下來,我來開?!?/p>

          許晚秋一個急剎,不可思議地看向巫梨。巫梨看著她,又認真地說了一遍:“你下來,我來開?!?/p>

          不等君遠開口,許晚秋立馬解了安全帶和巫梨交換位置。這對她來說,簡直是天無絕人之路。開車的是巫梨,那么遲不遲到就和她沒關系了。這姑娘還是蠢得沒心眼啊。

          巫梨手起腳落,又默念了一個無傷大雅的咒語,車子頓時如離弦的箭般沖了出去。君遠和許晚秋同時“啊”一聲,拉住了頭頂的車環,繃緊了身體。

          十分鐘后,一陣輪胎摩擦地面的急剎聲響起,車子停住。巫梨拍拍手道:“到了?!?/p>

          許晚秋連忙開門沖出去,對著一棵樹狂吐。

          君遠也好不到哪里去,不過念著自己的形象,全靠頑強地意志力撐著。緩了幾分鐘,又喝了點水,他勉強可以站起來了。

          “車開得不錯,”他臉色發白地稱贊巫梨,“以前經常飆車嗎?”

          “這是我第一次開?!?/p>

          “什么?”君遠大吃一驚,“這么說,你沒有駕照?”

          掃帚和吸塵器的算嗎?巫梨無辜地聳聳肩:“沒有?!?/p>

          君遠不知道該用什么眼神看巫梨了。許晚秋還在嘔,君遠嫌棄地遠離她:“收拾干凈后,噴點香水再進來!”說罷,他帶著巫梨先進去了。

          這是巫梨第一次接觸片場,因著君遠的男主身份,很快就有人來迎接他們。

          半個小時化好妝,君遠的戲份開拍。

          這時,收拾好自己的許晚秋也進來了,同巫梨站到一起。她絲毫不見狼狽,身上散發著陣陣幽香,居高臨下地吩咐巫梨:“早上吩咐你的都記住了,遠哥最忌諱曬黑?!?/p>

          巫梨抬眼望了望天空,夏天的太陽明媚可愛,照在人身上都是滿滿的能量,對巫師來說,這種陽光最利于修習。

          居然還有人怕陽光?嘖嘖嘖,暴殄天物。

          導演:“卡!”

          許晚秋還未反應過來,身前忽然揚起一陣風,緊接著,君遠頭頂出現了一把大黃傘。

          這個時候,導演的手勢堪堪收尾。

          君遠被嚇了一跳,走一步,巫梨便盡忠職守地跟一步,始終把君遠罩在大傘下。

          君遠對她的反應很滿意,不過,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導演:“下一場戲,開始!”

          一陣風又揚起,巫梨瞬間離開了攝像機的范圍。

          “你你你……你好快?!痹S晚秋不可置信地看著巫梨。

          巫梨笑一笑:“過獎?!?/p>

          “你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許晚秋悄悄打聽。

          巫梨想了想:“以前一直在上學?!?/p>

          “你剛畢業?哪個學校畢業的?”

          “不能說?!?/p>

          許晚秋:……

          巫梨雖然沒說,但架不住許晚秋想象力豐富。她覺得巫梨念的一定是個野雞大學,自個兒也覺得沒面子,所以不肯告訴別人。

          君遠這部戲拍攝已經進入尾聲,五天后他的戲份就殺青了。這五天內,他充分見識了巫梨的業務能力,對她簡直是滿意的不得了。

          這姑娘看上去蠢蠢的,可是反應特別快,人也低調,話不多,最重要的是,她對他言聽計從,從來沒說半個“不”字,連一絲為難都沒表現過。

          哎呀,他眼光真是好,這年頭上哪去找性價比這么高的助理?

          3、

          熊貓娛樂公司。

          “……選秀節目,《偶像101》,邀請你做舞蹈導師……寬容一點,嘴巴別那么毒,都是小姑娘,要面子……”霍晴絮絮叨叨地跟君遠說著剛接的工作,君遠則捧著手機玩游戲,聽得心不在焉。

          霍晴有些惱了:“別玩你那吃雞了,天天玩膩不膩?”

          “等會兒等會兒,”君遠渾然不在意,“我剛開局,等結束了再說?!?/p>

          十秒鐘之后,他放下手機,說:“好了,你再跟我說一遍?!?/p>

          “這么快就死了?”

          君遠咬牙切齒:“別提了,遇上三個小朋友打四排,我就問了一句,暑假作業做完了嗎?這三個熊孩子就用手雷把我炸死了?!?/p>

          霍晴哈哈大笑起來,大有出了一口惡氣的快感。

          巫梨毫無存在感地站在一旁,不大能理解“吃雞”是什么意思。明明君遠沒有吃雞,連根雞毛都沒看見,為什么要說他吃雞呢?

          巫梨想了一會兒沒想明白就不想了,現實世界發展迅速,很多高科技以及時髦用語,魔法學校的長老們都沒教過。

          比如微信,大概是時下很流行的一種通信軟件,她說自己沒有微信時,君遠和其他人都以為她是遠古人。

          果然學無止境啊……

          正想著,許晚秋敲門進來了:“晴姐,遠哥,贊助的衣服我拿來了,一共十套?!?/p>

          君遠點頭:“幫我送到我家里?!?/p>

          許晚秋應下來,正要離開,君遠又道:“小梨,你也跟著一塊兒去,認認地方,順便再幫我收拾收拾屋子?!?/p>

          巫梨“哦”了一聲。

          許晚秋神色復雜地瞟了巫梨一眼,待得上了車,才陰陽怪氣地說:“也不知道給遠哥吃了什么***,這么快就讓你進他家了?!币浪墒前玖苏麅赡?,君遠才讓她幫忙定期收拾屋子。

          她話里滿滿的妒忌,連巫梨這種不懂人情世故的都能聽出來。她淡淡說:“或許是我能干吧?!?/p>

          “你……”這種目中無人的態度氣得許晚秋說不出話來。

          于是這一路巫梨都清靜了不少。

          君遠的私人住宅置在城里一處富人區,住在這個小區的人非富即貴,安保工作相對其他普通小區更是嚴格到令人發指。

          就算許晚秋經常過來,保安認得她的臉,也還是打電話跟君遠確認了一遍才放她們進去。

          君遠住六樓,兩百平的大房子他一個人住,卻亂得跟個豬窩似的。沙發上堆著各式臟衣服,地板上平鋪著一面超大的向日葵拼圖,廚房的水池里堆著未洗的鍋碗瓢盆,操作臺上灑著面粉、面糊之類的東西,一臺嵌入式烤箱門大開著,里頭飛濺著金黃色的油污。

          許晚秋像個女主人般吩咐巫梨:“我把衣服拿去衣帽間,你把客廳、廚房、衛生間、書房和次臥都打掃一遍,垃圾袋都換上新的,臟衣服要手洗,主臥就不用進來了,我來負責?!?/p>

          她進了衣帽間,巫梨慢悠悠地在各個房間轉了一遍,默默計算普通人打掃房間的速度。

          清理干凈這豬窩大概要兩三個小時,時間真是太長了。

          許晚秋進了主臥后一直沒出來,巫梨用法術一瞧,她居然躺在床上睡著了。這可真是天賜良機,巫梨拉上窗簾,念了清潔咒語,不消一會兒,整間屋子都恢復了整潔,連一?;覊m都找不到。

          許晚秋睡了整整一個小時,一開房門,被整潔的客廳嚇了一跳:“你這么快就收拾好了?”她一邊問一邊不甘心地想挑點刺,手指在餐桌上一抹,居然半點灰塵都沒有。她又去其他房間檢查了一遍,不得不沮喪地承認,巫梨的確比她能干多了。

          晚上君遠回來,也對今天的打掃非常不滿意。不過很快他就滿意不起來了。他發現,他早上擱在洗水臺上的勞力士手表不見了!

          休息室里氣壓很低。

          一向精確到秒才踏進熊貓娛樂的巫梨發現,今日大家都來得比她早,且眼睛都齊刷刷地盯在她臉上。

          “我臉上有泥巴?”她狐疑地伸手擦了擦臉。

          許晚秋幸災樂禍地看著她:“小梨,遠哥的勞力士手表不見了?!?/p>

          “什么勞力士手表?”

          “就是昨天我們去打掃時,放在洗手臺上的那塊?!?/p>

          “噢,那個手表啊?!蔽桌婊腥淮笪?。

          君遠難以置信地看著她:“小梨,真的是你……”

          “那塊表不是你拿走了嗎?”巫梨這話是對著許晚秋說的。

          許晚秋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冤屈:“巫梨,明明是你拿走的,你怎么能血口噴人?我跟著遠哥三年了,他的房子我也打掃了好幾次了,從來沒有少過東西,怎么你一去東西就少了?不是你還能有誰?”

          相較于許晚秋的震怒,巫梨就顯得氣定神閑多了:“是你拿的,我看見了?!?/p>

          許晚秋的臉白了。

          “你拿走手表之后當晚就去了當鋪,就是南大街回憶巷的那家,當了十八萬元。十萬元你存起來了,八萬元給你爸還了賭債。哦,當票已經被你燒了,不過當鋪里肯定有存根,門口也肯定有攝像頭?!?/p>

          許晚秋的臉一絲血色都沒有了,因為巫梨說得一絲不差,就像親眼看見一樣。她的身子抑制不住地顫抖了起來。

          “你跟蹤我?”

          巫梨不置可否地聳聳肩。她當然不屑跟蹤,她可是女巫,這點小事掐指一算就知道了。

          “小許,真的是你?”君遠站起來了,俊美的臉上滿是失望。

          “我我我……”許晚秋又急又怕,“遠哥,我不是故意的。我爸好賭,天天打我叫我給他錢,我也是沒有辦法……遠哥,我錯了,我知道錯了……”

          “晴姐,報警?!?/p>

          許晚秋撲通一聲跪下了,泣聲哀求:“遠哥,不要,求你不要報警,求你了……”

          君遠不為所動:“晴姐,報警?!?/p>

          霍晴遲疑,許晚秋哭得涕淚橫流,著實可憐??墒蔷h的脾氣她知道,嘆口氣,霍晴撥通了電話。

          許晚秋被警察帶走了,沒幾天,手表也追回來了。君遠轉手就把手表給了巫梨,說:“送你了?!?/p>

          巫梨驚愕。

          “我看到它就會想起不愉快的事,眼不見為凈?!?/p>

          巫梨默默放到包里。

          君遠問:“你是不是覺得我不近人情?小許跟了我三年……”

          “做錯事是需要付出代價的?!蔽桌嬲f,“況且她一開始是打算陷害我的,我不覺得她值得可憐?!?/p>

          君遠瞥她一眼:“你倒是比我心腸硬?!?/p>

          “贊美嗎?”

          “……”

          許晚秋事件導致的直接后果就是霍晴準備再給君遠招一個助理。她翻著上次的面試資料,努力回憶讓她印象深刻的面試者。

          巫梨毛遂自薦:“晴姐,給我開雙倍工資,我來做?!?/p>

          霍晴微微吃驚:“小梨,君遠很紅,非常紅,他又是事兒精,你一個人忙不過來的?!?/p>

          埋頭吃雞的君遠對“事兒精”這個評價頗有微詞,不過戰事告急,他只在心里誹謗了幾句,又沉浸到游戲里去了。

          巫梨笑一笑:“我做得來?!?/p>

          或許是她自信的神態震懾了霍晴,霍晴上下打量了她一遍,思量半天:“行,你就先試一段時間,要是吃力我再重新招人?!?/p>

          4、

          《偶像101》的拍攝地在Z省的H市,巫梨的學習能力非常強,已經學會如何網上訂票、訂酒店了。

          上了飛機,君遠心情頗好地問巫梨:“如果在野外遇到蛇怎么辦?”

          H市最有名的是西湖,許仙和白娘子的故事早已深入人心。

          巫梨愣了一秒鐘,回答:“捏它七寸,捏死它……”

          “女孩子家家的怎么這么暴力?”君遠嘖嘖,“你應該打開傘,微笑著假扮許仙,哈哈哈……”

          君遠一邊說一邊忍不住笑起來。在他的笑聲中,巫梨一直保持著冷漠的臉,慢慢地,他就笑不出來了。

          他是不是太幼稚了?他羞愧地戴上眼罩假寐。

          巫梨則看向窗外。潔白的云朵,湛藍的天空,什么時候巫師也能像飛機一樣,可以正大光明地在天空中飛行呢?

          《偶像101》是一個女團選秀節目,除了君遠,還有其他五位導師,都是清一色的俊男美女,幾人往評委席上一坐,端的是賞心悅目。

          作為君遠的貼身助理,巫梨很榮幸地可以進場觀看。在魔法世界,她還從沒看過這種歌舞表演,初次觀看,興趣盎然。不過因為君遠的點評,演播室里氣壓有點低。

          巫梨不止一次聽熊貓娛樂的人說君遠毒舌,她今天總算見識到了。

          “你就像根苦瓜,穿得這么清涼,長得這么敗火?!?/p>

          小姑娘都快哭了。

          “還裝啥嫩呢,臉上皺紋能把蒼蠅夾死?!?/p>

          這位選手只不過年紀稍微大了些。

          “歌也不對,舞也不對。我們這不是幼兒園,你還是去幼兒園跳舞吧?!?/p>

          其實巫梨覺得這位選手跳得挺好看的。

          “你的出路是走‘芙蓉姐姐’路線?!?/p>

          巫梨不知道誰是芙蓉姐姐,悄悄上網一搜,對比著照片再去看選手,喲,還真有點像。

          相較于君遠的毒舌點評,其他評委就中規中矩多了。許多被君遠打擊掉自信心的選手,自信心又在其他評委那兒找回來了。

          中間休息的時候,負責聲樂指導的評委夏星辰碰了碰君遠,說:“喂,我說你小子要求太高了,都是姑娘家,給她們留點面子?!?/p>

          君遠喝了口礦泉水,道:“沒辦法,我自個兒顏值高,唱跳俱佳,一不留神就用我的標準來要求她們了?!?/p>

          夏星辰差點兒一口水噴出來:“你的厚臉皮簡直登峰造極?!?/p>

          “過獎?!?/p>

          君遠感覺有點餓了,摸摸小腹,正要開口叫巫梨,巫梨已經走過來遞給他一袋小面包。

          “行啊,你怎么知道我餓了?”

          “你餓的時候會先摸肚子,然后皺皺眉頭?!?/p>

          君遠遞給她一個大拇指。

          夏星辰湊過來,感嘆:“你這助理太神了?!彼焯ь^看向巫梨,笑瞇瞇道:“小姑娘,你給我看看,我現在是餓還是不餓?”

          巫梨看了他三秒鐘,問:“你哪位?”

          夏星辰的臉變成了鍋底,尷尬無比。他,夏星辰,著名男歌星,會作曲會作詞,狂攬各類歌唱獎項,居然還有人不認識他?

          君遠已經笑得東倒西歪了。巫梨他是知道的,別說夏星辰了,劉德華、成龍她都不知道,典型的娛樂圈絕緣體,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哪個旮旯里長大的。

          休息過后,表演繼續。

          “五十六號選手,蔡久兒?!彪S著主持人的聲音,一位身材高挑、膚白貌美的年輕女孩登臺了。

          看到她的臉,巫梨一下子站了起來,她居然是韭菜姑娘!

          現實世界中沒人知道韭菜姑娘,但她的姐姐萵苣姑娘卻聲名在外。自從萵苣姑娘和王子結婚后,她的媽媽便又生了一個二胎,由于萵苣姑娘的媽媽這次喜歡吃韭菜,所以生下的女兒就叫韭菜姑娘。

          韭菜姑娘和她的姐姐一樣,相貌美麗,歌聲美妙。她在森林中唱歌的時候,所有的小動物都會跑出來聽她唱歌。

          一位無意間闖入童話世界的快遞員也被她的歌聲吸引了,兩人一見鐘情,如何韭菜姑娘就跟著人家私奔了!

          韭菜姑娘陶醉地唱著歌,并不知道巫梨已經發現了她。

          一曲畢,一向挑剔的君遠也給出了贊揚。通過現場的交談,巫梨知道了韭菜姑娘居然是所有選手里場外人氣最高的,這下就比較難辦了。

          巫梨臉色不善。

          童話人物逃到現實世界生活,如果籍籍無名,直接抓回童話世界也不會引起多少水花。但若是公眾人物,貿然失蹤,勢必會引起過度關注和恐慌。

          貿然失蹤不行,那如果是“意外死亡”呢?

          巫梨盯著蔡久兒的臉,短短幾分鐘內就設想了幾百種悄無聲息“弄死”她的手段。

          比賽繼續錄制,接下來,選手唱了什么、跳了什么、評委說了什么,巫梨都沒心思關注。

          傍晚,一天的錄制終于結束。

          君遠伸個懶腰,召喚巫梨回酒店。

          巫梨深沉地看了一眼選手陸續離場的方向,轉頭問君遠:“你可以自己開車回酒店嗎?”

          “你有事?”

          巫梨點頭,答:“一點私事?!?/p>

          “可是我還沒吃飯?!?/p>

          “我給你訂好餐了,一個小時后酒店客服會送到你房間。晚上附近有夜市,你無聊的話可以去逛逛,定位我發在你微信了。如果不想出門,就在酒店玩吃雞,行李箱里有你喜歡吃的零食?!?/p>

          安排如此妥當,君遠無話可說,只吩咐:“早去早回?!?/p>

          選手們經過今日的比賽,已經分好等級,此后,大家去各自的酒店拿了行李,按照等級搬進了主辦方安排的宿舍。

          蔡久兒表現好、人氣高,她的宿舍在A區。巫梨找過去的時候,她正在收拾床鋪。

          巫梨在敞開的門上敲幾聲,厲聲叫道:“蔡久兒,你出來一下?!?/p>

          蔡久兒停下手里的動作,抬頭一看,臉色驟變。她下意識地想逃,不知想到什么,故作鎮定地放下手里的東西,慢慢走到門邊。

          兩人到樓頂說話。

          “女巫大人,好久不見?!辈叹脙荷钪O抓捕規則,有恃無恐,“女巫大人,我知道你很想把我抓回去,可惜我現在人氣很高,有一大堆粉絲?!?/p>

          巫梨冷冷看著她:“這里是二十八樓,如果你不小心摔下去,你猜你會不會死?”

          蔡久兒臉上一白,下意識地后退幾步,勉強笑道:“你不會的?!?/p>

          “現在不會,不代表將來不會。你知道的,娛樂圈更新換代很快,你不過參加了一個選秀節目,不一定能拿到第一名。屆時,你的人氣會下跌,等到沒人記得你的時候,我就可以把你帶回去了?!?/p>

          蔡久兒不服氣,挺了挺胸脯,說:“我一定會拿到第一名,然后C位出道的?!?/p>

          巫梨陰險一笑:“你大概不知道,我現在是君遠的助理,如果我天天在他耳邊說你的壞話,你猜你還能不能出道?”

          蔡久兒的臉色如巫梨所料,一下子變得很精彩:“你不能這么卑鄙!”

          巫梨聳聳肩,說:“我可是巫婆,童話里巫婆都是很卑鄙的?!?/p>

          蔡久兒竟無言以對,巫梨哼著小曲離開天臺。

          這時,蔡久兒的手機響了,她拿出來一看,是辛原。

          “辛原?!彼偷蛦玖艘宦?,眼淚沒忍住流了下來。

          “怎么了?你的聲音聽起來有點不對勁?!?/p>

          蔡久兒擦擦眼淚,說:“沒事,我就是有點累?!辈幌胱屝猎瓝?,她換上興奮的口吻,告訴他自己拿到了A等級。

          辛原聽了果真很高興:“我家久兒是最棒的?!?/p>

          “我一定會拿到前三名的,”蔡久兒暗暗發誓,“到時,我不僅會有工作和收入,女巫大人也沒辦法把我抓回去?!?/p>

          “你要加油!”辛原給她打氣,對兩人的未來充滿了美好的幻想。

          而后,兩人又膩歪著說了好一會兒話,才戀戀不舍地掛斷電話。如果說蔡久兒之前對自己的歌聲很有信心,那她現在因為巫梨的話,已經徹底慌了。

          她必須要贏,她不能輸。

          辛原在等她。

          她握緊了拳頭,然而,那位是女巫啊,她如何與她抗衡?

          這時,她忽然感覺到身后吹來一陣涼颼颼的風,轉身時,正見一個黑影緩緩降落。

          “韭菜姑娘,需要幫助嗎?”

          5、

          巫梨聽君遠提過《偶像101》的運作模式,雖說評委的意見很重要,但最終還是要靠粉絲投票來決定名次,而投票是要錢的。

          巫梨啥都不缺,就是缺錢。

          想到這里,原本打算回酒店的巫梨停下了腳步,拐了個彎,來到了附近一條步行街。

          她一撩衣擺,席地而坐,取出水晶球置于身前,大聲吆喝:“占卜算命,占卜算命,不準不要錢?!?/p>

          她本就是女巫,自帶暗黑氣質,加之容貌秀麗,嗷了一嗓子,立即吸引了一群人圍觀。

          “小姑娘,你是用水晶球算命嗎?”一位三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問道。

          “是啊,大哥你要算命嗎?我這占卜、算命有個規矩,不算生死,來,您請坐?!蔽桌婷鎺⑿?,聲音清脆,讓人立生好感。

          “我站著就好了,我不習慣坐地上?!敝心昴腥艘残?,“你給我算算我現在的生活狀況,我看看準不準?!彼@然不信這種封建迷信,權當消遣。

          “行啊?!蔽桌胬事晳聛?,雙手攏在水晶球兩側,片刻之后,水晶球發出金色的光芒,映出了這人的生活信息。

          當然,普通人是看不到水晶球里的畫面的,他們只看到水晶球亮了起來,不過也沒人當回事,畢竟這世上高科技的玩意兒多了去了,萬一人家只是通了個電呢?

          過了會兒,水晶球再次暗了下去,巫梨抬起頭,眉眼一彎,開口道:“大哥你如今黃袍加身,日日與大魚大肉為伴?!?/p>

          “哦喲?!眹^群眾發出哄笑聲,這小姑娘慣會哄人的。

          中年男子卻是一愣,隨即拍手大笑起來:“哈哈哈,算得真準!”

          圍觀群眾不明白,這都什么年代了,哪來的黃袍加身?

          中年男子解釋:“我在美團送外賣,工作服是黃色,可不是黃袍加身?顧客每天不是點魚就是點肉,正是大魚大肉為伴!哈哈哈,小姑娘,看不出來,你還真有兩下子?!?/p>

          圍觀群眾恍然大悟,不過也有不屑一顧的,兩人配合這么好,這男的是托吧?

          “小姑娘,多少錢?”

          巫梨淺笑:“您看著給?!?/p>

          她這種隨意的態度倒是讓人詫異,中年男子掏了十塊錢遞給她,她也不嫌少,笑容不減地接了過來。

          “小姐姐,你給我倆算算,我們今年年底能結婚嗎?”說話的是一個年輕女孩,胳膊挽著男朋友,嘴里正吃著冰淇淋。她長得甜美可人,男朋友也是英俊瀟灑,兩人站在一起仿若金童玉女。

          巫梨啟動水晶球,半晌之后,看著女孩欲言又止。

          “怎么了?”女孩緊張地問,手里的冰激凌化了都沒注意到。

          男孩扯著她的胳膊要走,邊說:“就一江湖騙子,你還真放心上了。走吧,我送你回家?!?/p>

          女孩不肯走,看著巫梨,聲音軟軟糯糯:“你說嘛,說什么我都不生氣?!?/p>

          巫梨看一眼男孩,再看一眼女孩,開口:“這位先生已婚?!?/p>

          “什么?”女孩以為自己聽錯。

          “這位先生已經結婚了?!?/p>

          女孩呆若木雞,男孩的臉色早已大變,心虛地朝著巫梨大吼:“你胡說什么呢,我告你誹謗!”又低頭柔聲安慰女孩:“親愛的,你別聽這騙子胡說,我怎么可能結婚了?我怎么會騙你呢?”

          巫梨不高興了,說誰騙子呢?她目光清冷地在男孩臉上逡巡,一個字一個字地往外蹦:“田蕓云?!?/p>

          男孩臉色大變。

          女孩不明所以,巫梨解釋:“這是他配偶的名字?!?/p>

          連名字都說出來了,女孩不得不信。

          男孩漲紅了臉,目光在巫梨和女孩之間來回游移,忽地冷笑一聲:“要分手就直接說,用得著找個人跟你唱雙簧破壞我名譽嗎?”

          女孩不敢置信地看著他。

          “章小兔,如你所愿,我們結束了?!蹦泻⒄f完,帶著一臉怒氣,拂袖而去。

          有點眼力見的人都看得出來他是心虛了。

          那叫章小兔的女孩蹲在路邊大哭起來,融化的冰激凌糊了她一手。

          圍觀群眾免費看了一場好戲,眼瞅著時間已晚,便三三兩兩地散了。

          巫梨走近女孩,弱弱說:“你還沒給錢?!?/p>

          章小兔看她一眼,哭得更厲害了:“你有沒有同情心,我都這樣了,你還想著跟我要錢?”

          巫梨低頭看了看胸口,確定自己是有“心”這個器官的,便又道:“我有沒有同情心,你都得給錢?!?/p>

          章小兔氣鼓鼓地看著她,不知想到什么,忽然不哭了,擦了擦眼淚,一邊拿錢包一邊說:“對,我應該給錢,你讓我早點看清了這個渣男的真面目,我該感謝你?!?/p>

          錢包打開,里面厚厚一沓紅票子,她一股腦全抽出來塞巫梨手里:“大師,謝謝你?!?/p>

          “太多了?!?/p>

          “不多,我的幸福是無價的?!鳖D一頓,章小兔眼光兇狠道,“敢騙我章小兔,他怕是活得不耐煩了!”

          巫梨低頭數錢,哇,足足有兩千六百塊錢,再一抬頭,章小兔不知道什么時候走了,緊接著她就看到一張戴著大口罩的臉,這人頭上還扣著一頂黑色鴨舌帽。

          “你沒在酒店吃雞?”巫梨站起來,心滿意足地把錢塞到口袋里。

          君遠吃驚,壓低聲音道:“我這樣你都能認出來?”

          “你很好認啊?!?/p>

          君遠:……

          巫梨把水晶球收起來,君遠好奇地問:“你是怎么知道那男的有老婆的?”

          “算出來的?!?/p>

          “不說算了?!?/p>

          巫梨納悶,她明明說了啊。

          兩人一起走回酒店,巫梨思考著普通人的腦回路,一直沒說話。君遠碰了碰她的胳膊,問:“你缺錢?”

          算是缺吧。

          “我叫晴姐給你漲工資?!?/p>

          好。

          “不行不行,這樣晴姐會對你有意見,”君遠自顧自地否定了剛才的提議,墨黑的眸子一亮,“這樣吧,你以后對我殷勤點,我給你小費?!?/p>

          “殷勤?”

          “就是稍微熱情點,多笑?!?/p>

          巫梨面無表情道:“哦?!?/p>

          “……”

          氣氛有點冷清,君遠找話活躍氣氛:“對了,我剛聽那女孩自言自語,說要給那男孩點教訓。巫大師,你能算出是什么教訓嗎?萬一小姑娘捅出大婁子就不好了?!?/p>

          巫梨果真掐指算了算,說:“沒事,死不了人,就潑了點油漆?!蹦樕系纳袂檫€特篤定。

          君遠瞬間又無語,這姑娘怎么總把天聊死?

          6、

          巫梨和君遠的房間是相鄰的,君遠很有君子風度,刷了門卡也不先進去,打算親眼送巫梨進房再回自己的房間。

          但是巫梨并沒有get(理解)到他的風度。

          “你怎么不進去?”

          君遠撩一撩劉海兒,說:“世間險惡,我作為男人要保護弱女子,我得親眼見你進了房間才能放心?!?/p>

          巫梨上下打量他,問:“就憑你?”

          她眼里的不屑和語氣中的輕視激怒了君遠:“巫梨你什么意思?”

          巫梨小朋友天真地解釋:“就是萬一有什么事,應該是我保護你的意思?!?/p>

          君遠卒。

          巫梨關上門,不一會兒又開了門,對仍杵在原地生悶氣的君遠道:“筆記本電腦借我用下?!?/p>

          “做什么?”

          “查點資料?!?/p>

          君遠有心刺她幾句,不過看她一派純真,完全不知道自己剛剛犯了什么錯的樣子,他那些拐彎抹角,諷刺人的話又說不出來了,只悶悶拿了筆記本電腦遞給她。

          巫梨接過筆記本電腦,道謝,關門。

          第二天早上,她將筆記本電腦還給君遠,君遠打發她去買早飯,隨后偷偷查看她昨晚的歷史記錄。

          不查不要緊,一查整個人都涼了。

          巫梨搜的什么呢?

          如何弄死一個人不被察覺?

          什么樣的謀殺看著像***?

          設計意外死亡的方法……

          君遠“砰”一聲合上電腦,一顆心急促地跳躍。巫梨搜這些干什么?她想弄死誰?不會是他吧?

          君遠努力思索自己做了什么得罪巫梨的事。想來想去,他雖然平時態度不怎么友好,也特別喜歡使喚她,但巫梨也不至于因為這點小事就殺人吧?

          正想著,敲門聲響起,巫梨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早飯買好了?!?/p>

          君遠哆嗦了一下,走過去開了門。

          巫梨把早餐遞給他,說:“無糖豆漿,一盒小籠包,一碗豆腐腦?!?/p>

          豆漿里會不會下了敵敵畏?小籠包里有沒有迷藥?豆腐腦里混點百枯草……

          君遠下意識后退一步,拒絕道:“那個,我不餓,你吃吧?!?/p>

          巫梨困惑地看著他,問:“不餓你叫我買早飯?”

          “我……忽然想起來我要減肥?!?/p>

          “不行,不吃早飯對身體不好?!?/p>

          什么?她居然對他說了“不”字?!這在以前可是從來沒有的。難道她從前待他都是虛與委蛇,現在他是將死之人,所以她連裝都不想裝了?

          君遠看著她,越發覺得她清冷的眼神透著濃濃的殺氣。

          “小梨啊,”君遠咽了咽口水,“你以前可是對我言聽計從的?!?/p>

          巫梨笑了笑,但君遠覺得她笑得陰森森的:“晴姐吩咐要你規律飲食?!?/p>

          “晴姐?”君遠回過味來,“你聽她的還是聽我的,你想想好是誰給你發工資?”

          “晴姐啊?!蔽桌嬗梅艘乃嫉难凵窨粗?,仿佛他問了一個很弱智的問題。

          君遠被噎了回去。是,發工資的人的確是晴姐,但晴姐是他的經紀人,她發工資的錢來自他的收入好嗎?

          君遠腦瓜子疼。

          巫梨把早餐放到他懷里:“趕緊吃,待會兒還要去練習室教練習生跳舞?!?/p>

          《偶像101》一周一次直播,其他時間,練習生們就在導師的指導下練習聲樂、舞蹈什么的。

          君遠看看手表,時間的確是不多了。

          “那個,我跟你換吧,我看你的那份早飯好像比較好吃?!?/p>

          巫梨看看他,再低頭看看自己拎的那個袋子,好心提醒他:“我們是一樣的?!?/p>

          君遠呼氣,說:“我就喜歡吃你手里的?!?/p>

          不等巫梨反應過來,君遠就把自己手里的早餐塞巫梨懷里,接著飛快地搶過她手里的早餐護著,微笑:“你進來,我們一起吃?!?/p>

          巫梨無所謂。

          吃早飯的時候,君遠一直盯著巫梨,確認她把所有的早餐都吃下了肚,而且沒有毒發的跡象,這才放心地吃起自己這一份。

          巫梨蹙眉,問:“你今天為什么這么奇怪?”

          “我每天都很奇怪,呸,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今天哪有很奇怪?”

          巫梨打量他:“就是感覺怪怪的,跟平時不一樣?!?/p>

          君遠呼啦呼啦把豆腐腦喝下去,又一口一個小籠包咽下肚,賊眉鼠眼地打聽:“喂,你是不是有仇人?”

          巫梨想了想,回:“暫時沒有?!?/p>

          “那有沒有瞧著很不順眼,特想弄死的人?”

          巫梨想也沒想,說:“蔡久兒?!?/p>

          “???”君遠傻眼,拿小籠包的手僵在半空中,“你倆有過節?”

          巫梨搖搖頭。

          “那你為什么想弄死人家?”還特地去查資料,可見是想付出行動弄死人家,不是耍耍嘴皮子。

          “看她不順眼?!?/p>

          君遠又傻眼,抨擊道:“你也太任性了吧,看人家不順眼就想著弄死人家?告訴你,我看大部分人都不順眼,我也沒想著弄死人家??!我跟你講,殺人是犯法的,我們要做良好公民?!?/p>

          巫梨露出自信的笑容:“放心,沒有把握我不會動手的?!边^一會兒反應過來:“你是不是翻我搜索記錄了?”

          “時間不早了,我們快去練習室吧?!?/p>

          《偶像101》的練習生們雖然分好了等級,但首個任務都是一樣的,就是在三天時間內拿下節目主題曲的聲樂、RAP和舞蹈三項挑戰。然后導師們再根據主題曲的視頻重新給選手調整等級。

          巫梨作為導師的助理,其實是不被允許在練習室旁觀的,但她要看,看在君遠的面子上,也沒有人特地來趕她。

          她就這樣陰森森地站在角落盯著蔡久兒,想要亂其心智,擾其發揮。但讓她奇怪的是,經過她昨天的恐嚇,蔡久兒并沒有表現出一絲絲慌亂,相反,她沖著巫梨甜甜一笑,毫無懼色,渾然不把她放在眼里。而且她渾身上下充滿了自信,這種自信就像是耀眼的陽光,讓她整個人都發著光,也讓人忍不住看向她。

          就連君遠指導她的時候都特別溫柔。

          巫梨皺眉,她有一種感覺,蔡久兒好像很篤定自己能獲勝。

          中間休息的時候,蔡久兒特地跑過來找巫梨說話。她笑得特別燦爛:“女巫大人,恐怕要讓你失望了,因為我一定會獲得第一名,最終C位出道?!?/p>

          君遠看蔡久兒跑去和巫梨說話,便默默地朝她們那邊移動,不過兩人說話聲音太小了,他豎起耳朵都聽不清她們在說什么。

          巫梨看著神采飛揚的蔡久兒,眉毛一挑,問:“你被人潛規則了?”這個詞她是從君遠那邊聽來的,蔡久兒明明昨天還很害怕,怎么睡了一覺就像變了一個人?

          蔡久兒才剛剛踏入演藝圈,還不明白潛規則的意思,愣了一下,反問:“什么規則?”

          巫梨又一想,蔡久兒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能和辛原在一起,她不會背叛他。

          她微微一笑:“是嗎?如果真是這樣,那就恭喜你了,不過,”她頓一頓,“你知道的吧,巫師是可以改變一個人的運氣的……”

          蔡久兒面色不變,說:“女巫大人盡可以試一試?!?/p>

          巫梨蹙眉,蔡久兒是得了什么了不起的靠山嗎?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