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靈異 > 冥君的結契新娘

          更新時間:2022-07-07 10:00:58

          冥君的結契新娘

          冥君的結契新娘 一個橘子 著

          連載中 閆音晚君無夜

          《冥君的結契新娘》該小說的主角和配角叫閆音晚君無夜,是一個橘子打造的靈異小說,已上架掌中云。全書主要講述奶奶臨死前,把我托付給一個人。后來我發現,他竟然不是人!我嚇得魂飛魄散,我究竟招惹了一個什么東西?我居然還和他朝夕相處?我想跑,卻被他困住?!澳阄以缫呀Y契,生生世世,永不分離!”他竟然要綁住我生生世世?

          精彩章節試讀:

          二十分鐘前,醫生告訴我,我懷孕了。

          我第一反應是覺得好笑,因為我一沒交過男朋友二沒亂搞……

          但在醫生反復強調這不是玩笑之后,我嚇傻了。

          我才十八歲,剛上大一,母胎單身到現在,怎么就懷孕了?

          很快我想到了兩個月前發生的一件事,不禁背后一涼。

          那晚我們學校女生宿舍鬧了賊,好幾間宿舍丟了東西,據說那個賊手腳很麻溜,硬是第二天早上有人醒來發現宿舍有被翻動的痕跡,這事兒才鬧開的。

          那天我睡得很死,不光死,還做了個羞恥的夢,夢里我鳳冠霞帔,被一頂氣派的龍檐轎帶著穿過了一條漆黑又巨長的路,道路兩旁是渾濁泛黃的河水。

          最后到了一間紅帳遍布的屋子里,進來了一個身形頎長又看不清臉的男人,同樣穿著喜服。

          他的手指修長,十分冰涼。

          最初回想起來只是覺得羞恥,而現在,我更多的是恐懼,肚子里不知來路的‘東西’在提醒我,那不只是夢,在夢進行的同時,我真的被人糟蹋了!

          而最有可能的,就是那晚闖進女生宿舍樓的小偷!

          這事兒一出,我自不敢再繼續留在學校念書,要是傳出去我這輩子就完了,至于找孩子的爸爸那也是不可能的,鬼知道那晚上的小偷是誰!

          我火速買了車票回老家,那里有我唯一的依靠,奶奶,我現在像極了大海上一葉扁舟里的小螞蟻,急于想尋求靠岸的港灣。

          經過一個白天的奔波,我到家的時候天空已近暮色。

          踩著夕陽最后一抹余暉踏進院門,我一眼便看到了堂屋里坐在藤椅上的奶奶。

          兩月余不見,她似乎蒼老了不少,鬢發斑白,枯瘦的手仿佛已經沒有力氣揮動手里那把老舊的蒲扇。

          她閉著眼,像是睡著了。一想到她含辛茹苦一個人把我養大,我卻大著肚子回來,讓她臉上無光,我就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鼻尖也跟著酸了起來。

          我走上前,輕輕喚了聲奶奶。她睜開渾濁的雙眼看著我:“回來了?坐下,我有話跟你說?!?/p>

          她絲毫不意外我突然大老遠從學?;貋?,平靜得就好像我只是在村里竄了一趟。

          我還不知道怎么跟她開口提我這檔子破事兒,于是聽話的搬了把小凳子在她旁邊坐下,靜靜等待她的下文。

          奶奶望著我,眸子里比從前多了幾分嚴厲:“小晚啊……奶奶沒法兒護你了,奶奶的氣數盡了,往后的路,就要你自己一個人去走了?!?/p>

          她的話猶如當頭棒喝,打得我半晌回不過神來,俗話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大抵就是這樣了吧?

          我奶奶是十里八鄉有名的‘道門行家’,也就是俗話里的‘神婆’,能掐會算,能預知自己幾時撒手人寰也不夸張,她這方面的本事,我是真真切切見識過的。就算沒有這些加持,正常老人瀕臨死亡時,也會有所感覺。

          我從小和奶奶相依為命,感覺天都要塌了,眼淚在眼眶里打轉:“不會的,奶奶您身體好著呢!”

          她笑著微微搖頭:“都是命啊,十八年,一天不多,一天不少,明兒個,你就十八歲了。不必難過,人都有生老病死,能伴你一路,是我的福氣?!?/p>

          這話怎么聽怎么怪異,難道奶奶真的到了彌留之際在說胡話了?跟晚輩怎么能說是她的福氣呢?

          她視線落在了我左眼上,表情有些怪誕,不知是個遺憾的意思,還是什么。

          我打小左眼就被一塊紅色胎記包裹著,胎記圍繞著整個左眼,襯托得我左眼眼白都泛紅,不光丑還駭人。

          良久之后,奶奶才緩緩說道:“別嫌它丑,這是你的命,我不在了以后,每日的護身符記得自己畫,萬萬不可忘?!?/p>

          奶奶說的護身符是跟她一樣伴隨了我過去整整十八年的,每日她都會在夜里十二點之前畫好新的符紙,讓我第二天隨身佩戴,還有不可丟失、沾水等禁忌,十八年里一天不落,皆是如此。

          我在外地上學的時候,她也會每天打電話提醒我畫符。

          我不知道其中緣由,只知道小時候貪玩,不小心把符紙泡了水,結果莫名的生了場大病,差點把腦子燒壞,對那件事的記憶我也很模糊,只記得大概是這樣。

          奶奶說我撞到了邪祟,那次前后躺了得有半個月,難受的感覺至今記憶猶新,從此再也沒敢胡來。

          我不想聽奶奶說這些類似于遺言的話,她或許不能理解我此刻的絕望,我現在連我懷孕的事兒都不敢告訴她,唯恐她氣得直接一口氣上不來。我也慶幸她沒掐算到這檔子事兒,她現在的狀態,怕是也無法掐算了……

          我眼淚剛要掉下來,奶奶突然中氣十足的呵斥了一聲:“不許哭!老閆家的女兒,沒有眼淚!”

          我姓閆,叫閆音晚。

          小時候我問奶奶我為什么叫這個名字,她把我抱在懷里滿目慈愛的對我說,這名字沒啥特別的含義,是我生下來出聲兒遲的意思,打小我都不怎么愛哭……往日種種歷歷在目,卻無法抓住,只能漸行漸遠。

          我生生把眼淚憋住,憋得很痛苦,眼前一片沉甸甸的水霧,看不清旁物。

          她變戲法似的掏出一支晶瑩剔透的白玉簪來放到我手里,我只覺得掌心里一涼,那玉簪上刻著卷云紋,沒別的裝飾,卻極好看。

          她說:“以后遇到性命攸關的時刻,就拿這白玉簪自保,以血為引,方能生效,它會護你周全?!?/p>

          說完,奶奶又閉上了眼睛,干巴巴的唇角微微上翹,仿佛在回味過往歲月里的美好。

          我不忍打攪,隨手把玉簪放進兜里,靜靜的在一旁掛著眼淚守著她,生怕她突然斷了氣。

          到了夜里,奶奶像是睡了一覺醒來,迷蒙的對我說道:“去睡吧丫頭,我天亮前才會斷氣,不會夜里死了叫你害怕,十八年……得一刻時辰都不差……”

          我當然知道,我是清晨五點一刻出生的,奶奶告訴過我,所以我生日時,就是奶奶的死期么?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俠盜網

          回復冥君的結契新娘或者回復書號f278 閱讀全文

          ×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