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重生 > 以江山為聘的求婚

          更新時間:2022-08-08 11:10:19

          以江山為聘的求婚

          以江山為聘的求婚 一口魚子醬 著

          連載中 蘇堇禾齊昱

          以江山為聘的求婚小說主角名為蘇堇禾齊昱,由一口魚子醬所寫的一本原創新作,已上架網絡。全書主要講述前世的蘇堇禾,身為太子妃,卻害的家族滿門被滅,罪魁禍首正是她的枕邊人。重活一世,她成了聲名狼藉的永嘉縣主,扮豬吃虎報仇雪恨,這仇這恨,她等著一并清算。這一世她要渣男一輩子與江山無緣,保護家人,一路上虐渣斗極品,回眸時發現身后始終有人替她掃平障礙。

          精彩章節試讀:

          將軍府被滿門抄斬后,蘇堇禾就一直被齊珩關押在太子府一冷清的宮殿內。

          “吱呀”

          塵封許久的房門,被人推開,走進來一錦衣華服的女子。

          “堇禾姐姐,我來看你了?!?/p>

          “哎呀,姐姐怎么成了這副模樣了?”

          “縱使將軍府通敵叛國,害得全家丟了性命,可姐姐也要顧惜身體才是啊?!?/p>

          女子嬌軟卻帶著諷刺的聲音傳來,但床上的蘇堇禾好似沒有聽到一樣,沒有一絲反應。

          她費力撐起眼皮,看向來人,眼底厭煩中帶著譏諷。

          她才被廢了不到兩個月,齊珩就迫不及待的迎娶丞相府嫡女謝嫣然為太子側妃。

          如果她沒有記錯,昨天正是謝嫣然與太子的大喜之日。

          一個從小相識的閨中密友,一個不久還對她訴說愛意的好夫君,竟然做了一對恩愛的真夫妻,當真是可笑。

          “謝側妃新婚燕爾,怎么有功夫來看我這個罪人?”

          聽到這話,謝嫣然臉上頓時閃過不喜,側妃這兩個字是她身上無法洗刷的污點。

          成了階下囚的蘇堇禾,說話還是和以前一樣,惹她厭惡。

          但側妃又如何,待太子登上大寶,她就是母儀天下的皇后。

          “姐姐果真是一如既往的伶牙俐齒,不過一直躺在床上,姐姐身子肯定不爽利?!?/p>

          謝嫣然看了眼一旁的婢女,冷聲命令:“去,請太子妃下床松快松快筋骨?!?/p>

          幾個丫鬟得令,上前拽著蘇堇禾下了床,隨意仍在地上。

          蘇堇禾無力反抗,只能狼狽的爬在地上。費了好大力氣才慢慢仰頭,看著嬌艷奪目的謝嫣然,曾經盛滿盈盈水光的眼眸一片空寂。

          謝嫣然居高臨下,以一種上位者的姿態俯視著她。

          “蘇堇禾,你以為你還是曾是那個風光無限的太子妃嗎?如今的你,不過是個階下囚罷了?!?/p>

          回憶起那些處處低蘇堇禾一截的日子,再看她如今茍且模樣,謝嫣然有種大仇終于得報的痛快感。

          “哈哈哈哈”蘇堇禾覺得很是諷刺,不禁大笑起來。

          “你笑什么?死到臨頭了,居然還笑得出口?!?/p>

          沒有如愿看到蘇堇禾悲痛欲絕不說,對方反而把她看作小丑一樣,放聲大笑,謝嫣然姣好的面容瞬間猙獰了幾分。

          “我笑你蠢啊,齊珩只不過是封了你一個側妃,就能讓你這般耀武成威?!?/p>

          蘇堇禾聲線依舊沙啞,但是諷刺卻不再掩蓋。

          “你”謝嫣然惡狠狠的盯著爬在地上,狼狽不堪的人。

          頓了會兒,好像想到什么,復又勾起一抹笑。屏退屋內的侍女,等屋子里只剩下她們兩人,謝嫣然這才重新開口。

          “姐姐可能還不知道吧,當初指使我父親揭發將軍府通敵的人,正是太子殿下?!?/p>

          “不僅如此,殿下還許諾我,只有助他登上皇位,就冊封我為皇后。哦對了,所以計劃,我都知道哦?!?/p>

          話落,蘇堇禾瞬間瞪大了眼睛,眼眶瞬間通紅,死死的盯著謝嫣然,滿臉不可置信。

          “將軍府與你們無冤無仇,你們為什么要這樣做?”

          她知道將軍府是無辜的,是被人陷害的,但是背后下手的竟然是齊珩,那可是她的母家??!

          還有謝嫣然,她們不是說好的手帕交嗎?她怎么就能如此狠毒?

          “為什么?”

          謝嫣然不禁覺得好笑,一把掐住蘇堇禾的下巴,說:“你不是一向自語很聰明嗎,難道看不出來我想取代你,當太子妃嗎?”

          “論出身論才情樣貌,我哪點比不上你,可偏偏所有人都認為我不如你,什么好事都讓你占盡了?!?/p>

          想到這里,謝嫣然就更加惱怒,越加用力掐住蘇堇禾的臉,指甲都陷進了肉里也不松手。

          “至于殿下,殿下覺得,蘇將軍冥頑不靈,任他怎么勸說,總是和他對著干,擋了殿下的路?!?/p>

          看著如螻蟻一樣撲嗷在地的蘇堇禾,謝嫣然繼續說:

          “既然擋了路,自然要設法子除了不是嗎?”

          “我要殺了你們?!碧K堇禾奮力想去抓謝嫣然,卻被對方一腳踹在肚子上,直吐了一口血。

          “哦對了,你怎么也不會想到,那些讓將軍府定罪的信,是我假借看望你母親,故意放在將軍府的?!?/p>

          謝嫣然無視蘇堇禾那殺人的目光,滿臉微笑。

          “不過只要你告訴我,調令麒麟軍的兵符在哪兒,念在昔日的姐妹情分上,我會求殿下饒你一命?!?/p>

          蘇堇禾呸了一聲:“你做夢,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讓兵符落你們這對奸夫***的手上?!?/p>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p>

          看著華貴的料子上沾上帶了血的唾沫,謝嫣然惱怒的又踢了蘇堇禾一腳,覺得不解氣還想繼續時,門卻被人突然推開。

          看到來人,謝嫣然立馬上前哭訴道:“殿下,我對姐姐好言好語,勸她交出兵符下落,可是姐姐不僅不領情,還對我百般辱罵?!?/p>

          齊珩冷眼看著地上,目光兇狠,身形狼狽的女子,聲音冰冷道:“蘇氏,只要你說出兵符下落,孤可饒你不死?!?/p>

          齊珩一直囚禁蘇堇禾,一來是念在昔日情分,二來就是那塊可以調動麒麟軍的兵符。

          蘇家祖上是開國功臣,培養了一支實力很強的軍隊,也就是麒麟軍。但麒麟軍只有擁有兵符的人,才可以調用。

          雖然他現在當上了太子,但皇上仍然對他不滿,其余皇子更是虎視眈眈,有了麒麟軍這個后盾,他的底牌就更強,這太子之位才會坐得更穩。

          那日將軍府抄家時,他翻遍了整個將軍府都沒有找到兵符,蘇堇禾是蘇將軍最寵愛的女兒,肯定知道兵符下落。

          蘇堇禾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饒我不死?”

          “齊珩,你勾結丞相,污蔑將軍府,滅我滿門??傆幸惶?,我要讓天下人都知道你是怎樣一個人面獸心、狼心狗肺的東西?!?/p>

          “往我昔日瞎了眼,竟然你們這對狗男女耍得團團轉?!?/p>

          齊珩貴為皇子,就算以前不得寵愛,也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對他說話。

          “放肆?!蹦腥艘宦暸?。

          “你父親冥頑不靈,死了也是他罪有因得,若是你識相告訴孤,孤念在往日情分,自會善待你?!?/p>

          “是啊姐姐,現在將軍府已經不在了,你這又是何苦呢,說出來,你也可以少受些罪不是嗎?”謝嫣然站在一旁,容顏艷麗,一副很是關心蘇堇禾的樣子,說道。

          蘇堇禾低下頭,掩去眼底的冷光。

          再次抬頭,眼里夾雜了絲絲痛苦與愛意,期待的看著齊珩。

          問:“是不是只有我告訴殿下兵符的下落,殿下就可以放過我?”

          齊衡頷首,算是默認。

          蘇堇禾想了想,才下定決心一般,點點頭,說:“我可以告訴殿下兵符的下落,只不過事關我蘇家密事,我只能告訴殿下一人?!?/p>

          齊珩黑眸劃過一抹深思,覺得蘇堇禾所言不錯,兵符的事,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你先出去?!鞭D而對謝嫣然說。

          謝嫣然默默翻了個白眼,心想蘇家都死光了,還用得著這么這么遮遮掩掩。

          不過礙于齊珩在場,只能離開。

          “現在只要孤一個人,你可以說了?!?/p>

          蘇堇禾抿了抿唇,聲音虛弱,“兵符,兵符就在”

          齊珩聽不清,想離蘇堇禾近一點,不只不覺,離蘇堇禾只有幾寸遠。

          蘇堇禾瞅準時機,用盡最后的力氣,快速拔出齊珩短靴處的匕首,朝他刺去。

          但齊珩向來謹慎,只被他刺中手臂,快速奪下匕首,毫不猶豫的刺進蘇進禾心口。

          “***?!蹦腥藨嵟亩⒅K堇禾。

          蘇堇禾順勢倒地,目光狠厲,“齊珩,你這輩子都不會得到兵符?!?/p>

          “而我,就算化作厲鬼,也絕不會放過你們!”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