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穿越 > 惹不得的小師妹

          更新時間:2022-08-11 10:18:51

          惹不得的小師妹

          惹不得的小師妹 月荼 著

          連載中 凌薇蕭易沉

          人氣小說《惹不得的小師妹》由知名作者月荼所編寫的穿越類型的小說,文中主角是凌薇蕭易沉,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下面是簡介:穿越到古代做團寵是什么滋味,天上人間不過于此。別人混江湖,憑借的是自身武技,而凌薇混江湖,憑借的是幾個天賦異稟的師哥們。溫文爾雅的大師兄永遠將她放在第一位;冷酷無情的二師兄不動聲色的處理挑釁她的人;三師兄風流倜儻,護起短來卻滴水不漏……被團寵的凌薇只想說一句,她真的挺強的,奈何師兄們不讓她發揮啊。

          精彩章節試讀:

          武陵國建文二十三年春

          金陽城,作為武林盟府主府的所在地,此處可謂是江湖中人聚集的圣地。大街上,隨處可見腰間別著劍,背上背著刀的江湖俠士。

          臨門客棧的大堂內,不少江湖男女,正坐在大堂內吃著肉喝著酒,聊著江湖上的新鮮事兒。

          “你們聽說了嗎?任前輩時隔十二年又收了一位女弟子?!?/p>

          “是哪個江湖世家的小姐?竟然能有幸拜入任前輩門下?”

          這無憂谷可是所有江湖上所有年輕人都趨之若鶩的門派,沒有之一。

          無憂谷的谷主任逍遙前輩,是個聞名江湖的世外高人。傳言,他的武功已經到了出神如化、登峰造極的地步。放眼整個江湖,無人能與他比肩。

          他收的那幾個弟子,更是江湖年輕一代的翹楚與楷模,年紀輕輕,在江湖上的排名,便都排到前二十名去了。這還是三年前武林大會后的排名,如今不曉得他們的武功又高出了多少去?

          在江湖上,能排到前五十的都算得上是絕頂高手了。

          “你這人一看就不懂任前輩?任前輩何時收過什么江湖世家的小姐和公子?這幾十年間,不知道有多少人江湖名門之后想拜入任前輩門下,有的還去無憂谷外跪了一個多月,任前輩又收了哪個?”所以這女弟子定然也不是什么江湖世家的小姐。

          “這任前輩一生就收過四個弟子,且四個弟子都天分極高,年紀輕輕在江湖上便富有盛名,而且還都身世成迷。依我看,這回收的女弟子,定然也是個天分極高的?!?/p>

          “嘿,你這話還真說對了,我聽人說,蕭少俠對人提起他那小師妹時,直搖著頭道,他們家那小師妹惹不得,似頗為忌憚。若非天分極高,這才入無憂谷沒兩個月,又怎么會讓名震江湖的的蕭少俠,說出這樣的話呢?”

          “是極,是極?!?/p>

          “看來,咱們江湖上又要出一個名震江湖的女俠了?!?/p>

          “能讓江湖排名第九的蕭公子都忌憚了,這女子怕是要比鳳鳴山莊的鳳弄晴都厲害?!?/p>

          鳳鳴山莊的風弄晴,是鳳鳴山莊莊主的親妹妹,三十歲了,還未曾婚配,在江湖上是公認的第一女俠,就是模樣差了些。

          “這還真不好說,也不曉得模樣怎么樣?”

          “你瞧瞧任前輩收的那幾個男弟子,哪個的模樣不???江湖美男榜前十,他們就占了四個。所以,我敢打賭,這個女弟子,必定是個美人兒?!?/p>

          眾所周知,這任前輩是個顏控,收徒弟很有可能是看顏值的,但是卻沒人敢明說。

          “會不會比江姑娘還要美???”

          “說不定,等她一出江湖,這江湖第一美人兒,和江湖第一女俠,便要換人了?!?/p>

          “好想無憂谷的小師妹快點兒出入江湖,若是今年的武林大會,她也能來參加就好了?!?/p>

          “同想?!?/p>

          大廳右側靠窗的位置,坐了幾個百花門的女弟子。

          其中一個,看著那些說得熱火朝天的臭男人們,一臉鄙夷的道:“這些臭男人,一提到美人兒就興奮了?!?/p>

          “就是,說不定那無憂谷新收的女弟子是個丑八怪呢!”

          “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跟江姑娘和鳳前輩比的?!?/p>

          這幾個女弟子,話中透著酸意。

          無憂谷那四個天資卓越、英俊不凡的少俠,可是不少江湖女子心中的夢中情郎。原本他們皆是她們難以觸及的人,如今卻有一女子,成了他們的小師妹,日日與他們一起練功,一起吃飯,還住在一處。只要一想到這些,她們就對那女的就喜歡不起來。

          其中一個黃衣女子,捏著茶杯,冷哼道:“等日后遇見了,我定要與她比試一番,看看她有多惹不得?”

          兩個月前,陳州,無憂谷。

          月明星稀,萬籟聲寂靜,幽靜的無憂谷之中,偶爾只能聽見幾聲蟲鳴。

          一排木屋外的草地上,尾巴閃著綠光的螢火蟲,落在在草上,如同落在地上的星星一般,一閃一閃的。

          “啊——”一聲長長的驚叫聲,響徹夜空,驚起了草地上的螢火蟲,一時間螢火蟲漫天飛舞,如夢如幻。月亮仿佛被嚇到了一般,躲進了烏云里。

          一個人影,出現在空中。

          只聽見啪的一聲,人影狠狠的砸在了屋頂上。

          屋頂破裂,人影落入了屋中。

          睡在屋中的人,聽見掀開被子正要起身,一個人影卻帶著屋頂的茅草和灰塵,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身上,又給他砸躺回去了,砸得他胸口生疼。

          一個柔軟,帶著馨香的身體壓在了他的身上,讓他有了片刻失神。

          凌薇原本以為自己會感受到劇烈的疼痛,然后嗝屁,沒想到她卻落在了一個軟墊上。雖然砸下來的時候還是有些痛,但是至少這胳膊腿腳是好的。

          “果然,我就是世界的豬腳,作為豬腳的我,絕對不會輕易狗帶?!?/p>

          她睜開了眼睛,嗯......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咦......”凌薇發現了不對勁兒,“我從山下掉下來的時候明明是白天,這會兒怎么天黑了。難道是我墜崖的時候,傷到了眼睛,雙目失明了......”

          凌薇的聲音逐漸顫抖,不是沒有這種可能,她看過好多電視劇里的女豬腳都是在墜崖或者摔跤后失明的。

          “王景你個死變態,等你爹我回去了,一定要報警抓你,讓你把牢底坐穿?!绷柁绷R罵咧咧地罵著。

          王景是大三的學長,也是害她從山上掉下來的人。

          大一新生報道的時候,他幫她拿過箱子。她出于禮貌,覺得學長給她拿箱子辛苦了,就把爸媽給準備得麻辣牛肉給了他一包。

          哪曉得那丫卻以為她對他有意思,開始追求她,她拒絕了多次,王景還不放棄,還跟別人說她是害羞所以才不答應的。搞得全學校的人都以為她們在談戀愛,以至于她上了大學后,除了王景這死變態,就沒有人追她了。

          今天周六,幾個室友約了幾個學校的男同學一起去爬山,問她去不去?剛好這周她爸媽都不在家,她家的飯店也不開門,她不用回家,也沒事兒干,想著生命在于運動,便跟她們一起去了。

          哪里曉得,在山腳下卻看到了王景。室友們都一臉曖昧的看著她,她才知道這爬山局是王景組的,在頭一天還請了室友們吃火鍋,讓她們一定要把她拉來,說是有重要的話想跟她說。

          她明白了后,當時便要走,但是卻被室友們硬拉著往山上走。

          爬到山頂后,其他人都下了山,把山頂留給了她和王景。她想著要把話跟王景說清楚,所以也就跟他在山頂上待著了。

          哪曉得她還沒有開口說話,王景就直接跪地跟她求婚了,還說什么:“薇薇你是我見過最純潔,最單純的姑娘。我愛你,想和你一輩子永遠在一起。希望你不要再害羞,也不要再逃避,答應我的求婚,等我一畢業咱們就結婚,再生兩個可愛的孩子?!?/p>

          她當時聽著便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她不明白,他是從哪里看出她在害羞,在逃避的。她壓根兒就對他沒意思,可是他卻連要跟她生幾個孩子都想好了。

          她特別嚴肅地告訴了他,她一點兒都不喜歡他,請他不要在糾纏自己了,她們之間是永遠都沒有可能的。

          哪曉得王景被刺激到了,抓著她的肩膀,面容扭曲的質問她。不喜歡他為何要讓他幫忙拿箱子?不喜歡他為何要對他笑?不喜歡他為何要給他麻辣牛肉干?而且還是那么一大包?

          她當時被問懵了,感情他幫學妹拿箱子,不是因為學校提倡的學長幫新生,而是在物色女朋友?而學妹讓他幫忙拿了就是對他有意思。對他笑也是對他有意思,給他麻辣牛肉干也是對他有意思。

          在旁人眼里在正常不過的社交禮儀,在他眼里都是喜歡他。

          她覺得他有些不正常,也被他那扭曲的臉嚇到了,不停的往后退,向他解釋。

          對他微笑只是出于禮貌,送他麻辣牛肉干只是為了謝謝他幫她拿箱子,麻辣牛肉干那么一大包,只是因為她媽媽給她裝的都是那么一大包的。

          可是那王景不聽她的解釋,罵她不要臉,說她不喜歡他,還一直吊著他,就是拿他當魚養,還罵她是個***,肯定看上了別的男人,才不要他了。

          他越說越激動,她嚇得想喊室友,卻被他用力地推了一把。當她失去重心時,她才發現自己已經退到了崖邊。

          往下墜時,她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千萬不要隨便跟人一起爬山。

          很顯然,那王景是有些大病的,不然也干不出這樣的事兒來。早知道他是這樣的人,她寧愿自己扛著箱子爬八樓也不讓他幫自己拿箱子。

          蕭易沉一動不動的躺著,聽著壓在自己身上的女子自說自話。

          覺得這女子指定是有點兒毛病,現在本來就是晚上,她卻說自己從山上掉下來的時候是白天,還懷疑自己失明了。她說的山上,應該是屋后的峭壁,那峭壁雖然高,卻不至于從白天掉到黑夜的。

          他原本以為此女是魔教派來的女子,想要一招結果了她,但是見她并未對自己出手,反而在那兒自說自話,說的話還奇奇怪怪的,身上也并無內力,才決定觀望一番。

          魔教應該不會派個這么蠢笨的人潛入無憂谷,但是也不排除她在演戲這個可能。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