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現情 > 出獄后,我閃婚了個億萬總裁

          更新時間:2022-08-12 17:44:42

          出獄后,我閃婚了個億萬總裁

          出獄后,我閃婚了個億萬總裁 南山 著

          連載中 阮香香司晉城

          《出獄后,我閃婚了個億萬總裁》小說主角名為阮香香司晉城,由南山為大家帶來的超精彩總裁豪門小說,正在萬讀小說火熱連載中。一場車禍,阮香香含冤入獄,受盡虐待。出獄后,她發誓要遠離司晉城,卻不想陰差陽錯救了重傷的他,并被騙假結婚。半年之期已到,司晉城卻不想離婚:“香香,我們做對真夫妻吧?!比钕阆阄罩稍┑恼嫦?,淚流滿面:“司晉城,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沒有救過你?!?

          精彩章節試讀:

          臘月初八的凌晨,哈市漫天大雪。

          順著馬路打掃衛生的阮香香,突然在拐角處被帶著溫度的石頭絆倒。

          她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轉回身查看時,才發現那根本不是什么帶著熱度的石頭,而是一個人。

          一個體型健碩,身材高大的男人。

          常年的職業習慣令她不作他想的直接伸出手,去試探對方的鼻息。

          還好,還喘著氣。

          只是湊近之后,她還聞到了血腥味。

          阮香香扔下掃帚,使出吃奶的勁將趴在地上的男人反轉過來,血腥味更加濃重。

          借助微弱的路燈光,阮香香發現男人黑色的羽絨服胸口濕了一大片。

          伸手一摸,果然是血。

          若是以前碰到重傷患者,阮香香會興奮。

          可是現在,沒有什么比剛出獄就遇到兇殺更倒霉的事了。

          一旦眼前的男人救不回來,她極有可能攤上官司再次入獄。

          男人的氣息越來越弱,阮香香痛苦地抱住腦袋,救不敢救,走又走不了。

          糾結之后,她顫抖地掏出老舊手機,打算撥打急救電話。

          男人卻在此時虛弱的出聲制止道:“不去醫院,救我?!?/p>

          不去醫院?

          你當她想去嗎?

          阮香香曾經是哈市最好的三甲醫院外科主任,受億萬患者尊重,萬千同行敬仰。

          可現在她是什么?

          是疲勞奔波在社會最底層的保潔,阮香香下了極大的決心才打算再次出現在曾經的下屬們面前。

          他一句不去,就將前面的激烈掙扎全部化為烏有。

          可是不去,又怎么救他?!

          她沒有手術刀,沒有無菌手術室,更沒有助手,有的只是貧民窟的隔斷租間。

          阮香香轉身,打算裝作一切都沒發生,她只是個普通人,她還想攢夠錢去實現自己的心愿,不想再進一次監獄。

          可是僅僅走出兩步,紛紛揚揚的大雪空隙中,透出兩盞光來。

          有汽車來了,且打著向左轉的方向燈,倘若它從身后的拐角處軋過去。

          阮香香趕緊將身后的男人抬上小推車。

          不知是她走的太匆忙,還是雪下的太大,根本沒聽見身后汽車傳來的:“據探子回報,司少應該就在這里??墒撬旧偃四??”

          半個小時后,十根蠟燭跳躍的火苗之下,阮香香戴上酒精噴灑消毒過的手套,切開了男人的胸部。

          手術結束,她又利索的給床上的男人掛上點滴,然后熄滅所有的蠟燭,這才允許自己坐到地上,背靠床邊沉沉睡去。

          累,真的是太累了。

          阮香香出獄時,整個哈市沒有一家醫院敢用她。

          因為她得罪過司少,在哈市沒有人敢惹怒司少。

          阮香香被逼的沒辦法,只好隱瞞過往,跑去最邊緣的郊區找了一份保潔員的工作。

          全年無休,每月工資一千六百塊錢。

          這點錢還不夠三年前的阮香香買瓶香水,但現在她總算能在哈市繼續待下去。

          只有待下去,才能繼續未了的心愿。

          阮香香剛睡著,床上的男人就醒了。

          他醒的可真不是時候,阮香香累的已經睜不開眼睛,半個小時后還要去工作。

          男人說:“水,水?!?/p>

          阮香香狠狠地咬了自己的舌頭,才勉強將眼睛睜開一條縫,她努力揚著脖子看著上方的男人,有氣無力道:“剛做完手術,六個小時后再喝?!?/p>

          男人安靜了會兒,再次陷入昏睡。

          他睡著了,阮香香緩了會兒,拽著床沿站起身,走進廚房用電鍋燒了壺水,倒進熱水壺。

          然后將裝滿了熱水的水壺放在床邊的桌上,又從櫥柜里挑出最好的碗放到旁邊,這才走出去。

          天還沒亮,哈市大部分人還在沉睡,可是保潔人員的工作已經開始了。

          阮香香領完工具就開始打掃,一直干到自己那條街道干凈了,她站在昨晚出事的拐角處發呆。

          受傷的男人器宇軒昂,身上衣服也是高級手工定制,一看就是身居高位的人。

          男人受傷,手上的貴重腕表,衣服上價值連城的胸針還在,那么可以推測捅他的人不是貪財,而是單純想要了他的命。

          阮香香入獄前,也多次為上層人物做過手術,對他們圈子里的齷齪事有所耳聞。

          男人,是因為家族爭斗才受重傷的么?

          這么高權位的人,沒有保鏢跟在左右,出事了這么久也沒人趕來,他身邊是不是出了奸細?

          糟糕,男人處境危險,自己救了他也會危險!

          這是一門心思想過太平日子的阮香香最不想看到的事。

          心中焦慮,阮香香急匆匆打掃完路段,借口家里有事,將午飯帶回家吃。

          ***煩,你吃飽喝足就趕緊走吧,我們再也不見。

          推開出租屋的門,男人已經半坐著靠在墻上。

          察覺有人進來,他銳利的目光盯著身著保潔服的女人:“你救了我?”

          聲音滿是質疑。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