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現情 > 被虐后,當替身的我支棱起來了

          更新時間:2022-08-12 17:46:55

          被虐后,當替身的我支棱起來了

          被虐后,當替身的我支棱起來了 落酒 著

          連載中 封一一裴墨遠

          被虐后,當替身的我支棱起來了小說主角名為封一一裴墨遠,由落酒創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總裁豪門小說,目前正在連載中。全文講述了結婚的時候,封一一就知道她只是姐姐的替身,卻還一味孤行嫁給那個惡魔。一朝驚變,她被當成殺死姐姐的兇手,關地下室、潑涼水、被羞辱、、被挖眼、被他送進監獄……終于,封一一不再愛了?!皭凵夏?,才是我的罪?!彼Я?,裴墨遠才知道他傷害的,是自己最愛的女人。面對體無完膚的封一一,裴少,這漫漫追妻路,你只能跪著走了!

          精彩章節試讀:

          裴墨遠的白月光回來了。

          全霧城的人都等著看裴墨遠新婚太太的笑話,當初多少女人羨慕他太太因為那雙跟他白月光酷似的眼睛而嫁給他啊。

          可全霧城的人都不知道,裴墨遠的白月光被他的新婚太太殺了。

          此時,偌大的裴家莊園內,距離五彩斑斕的花園只有十幾步的小黑屋里。

          裴墨遠逆光而站,眉目清冷如刀,裹著寒霜,微薄的唇抿成直線。

          “封一一,你現在告訴我云云到底是不是你殺的,還來得及?!?/p>

          他聲音沙啞,現在他只想做一件事,就是讓封一一這個惡毒的女人主動承認罪行,之后送她去坐牢,讓她得到應有的懲罰!

          早料到他心里只有姐姐,封一一心底生出密密麻麻的苦澀,她抬眸對上他那雙滿是冷意的眸子,“只靠我姐姐一封遺書,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就認定了我是殺人兇手,裴墨遠,你不覺得這對我很不公平嗎?””

          “公平?”裴墨遠薄唇呵出一道冷笑,“當初你設計嫁給我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對你姐姐不公平?”

          封一一的手猛然攥緊。

          當年,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現和裴墨遠睡在了一起。

          那杯酒里的迷藥不是她下的,她拼了命的解釋,但他還是不相信她。

          亦如現在。

          裴墨遠深邃的眸子里帶著冷意,用力捏住她下巴,“封一一,不要挑戰我的耐心,如實的告訴我,云云到底是不是你殺的?!?/p>

          封一一艱難抬頭,對上他冷漠目光,“不是我殺的,你再問多少遍也不是?!?/p>

          “呵!”

          裴墨遠冷笑一聲,傭人舉起桶,冰水兜頭淋下。

          在這滴水成冰的季節,封一一很快被凍得四肢僵硬,嘴唇鐵青,只能用力抱著胳膊,摩擦手臂,勉強給自己帶來一點溫暖。

          本就白皙的臉變得雪白,就連皮膚下的毛細血管都能看清了。

          “準備了很多,你確定不說?”他揚眉,深邃眸底,寒意一寸寸蔓延。

          封一一冷得牙齒打顫,還是定定地看著他的眼睛,“不是我做的,你殺了我我也不會承認?!?/p>

          房間里的氣壓瞬間降至冰點。

          “繼續?!?/p>

          裴墨遠眼神冷得駭人,好似寒霜冷劍,要把她一寸寸割裂開,“你不承認也可以。對我而言,送你去坐牢,和讓你悄無聲息的死在這里,都是讓你付出了代價?!?/p>

          他滿眼陰郁,看著傭人把一桶桶冰水從她頭頂澆下去。

          除了冷,封一一再無其他感覺。

          不知道冰水倒了多少桶,她感覺體溫在下降,身體失去力氣,四肢僵硬,連手指頭好像都動不了了。

          她心慌了,剎那間,她倒在了地上。

          一聲悶響,就連傭人都下不去手了。

          太太骨頭太硬,跟先生作對,一定會死的。

          封一一又怎么會不知道。

          裴墨遠,裴家閻羅王,從小受最無情冷血的教育,出生的第十五年才見到他母親,還是因為他掌管了裴家。

          還記得她初次見裴墨遠,是個春暖花開的日子,她被夫人罰跪在池塘邊,一不小心她就栽進水里,是裴墨遠叫人救了她。

          即便他不曾親自動手,但在她心里,他仍然占據不可取代的位置。

          可是,現在的裴墨遠為了給封思云報仇,想要她的命。

          她無力的勾起嘴角,艱難地捂住胸口。

          真難受啊,她快死了嗎?

          她費力一笑,“裴墨遠,要不然,就接受姐姐已經死了的現實吧。你當初不也說,我的眼睛跟姐姐很像嗎?以后我戴口罩,扮成姐姐陪在你身邊,好不好?”

          明亮的眼睛里染著星星點點的期待。

          或許呢,既能不死,又能成全了她內心深處那點卑劣的愿望。

          裴墨遠心底一驚,看著她那雙眼睛,聲音嘶啞,“你說什么?”

          “我說,我可以扮成姐姐,我可以整天戴口罩,陪著你?!?/p>

          裴墨遠倏然捏緊她的脖子。

          她的聲音戛然而止。

          他面色陰沉,眼神凌厲,“封一一,你是不是忘了自己什么身份,竟敢妄想代替你姐姐,嗯?”

          帶著薄繭的指尖狠狠摩挲著她光滑的臉頰,還帶著幾分狠勁兒。

          她的臉很快就紅了一大片,露出紅血絲。

          “封一一,你不該妄想取代云云?!彼p眼猩紅,狠狠甩開了她,“沒我的允許,誰也不許放她出來,另外,把東西拿上來?!?/p>

          話落,傭人就送上來一件東西。

          她看過去,竟然是手銬腳銬。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