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古言 > 農門太子妃只想生崽崽

          更新時間:2022-08-13 10:12:39

          農門太子妃只想生崽崽

          農門太子妃只想生崽崽 鳳凰于飛 著

          連載中 林晚晚陌言

          精品好書《農門太子妃只想生崽崽》是來自作者鳳凰于飛著作的古言風格的小說,小說中的主人公是林晚晚陌言,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下面是簡介:村花林晚晚被毀容的消息,還不出一個晚上,便傳遍了十里八親!先是未婚夫嚇得立刻退了婚,緊接著毀容的村花家人氣的嗷嗷哭,林晚晚的娘親哭著和自家男人說,就算是賣田賣地都要給閨女湊一份體面的嫁妝,有了這份體面的嫁妝還怕嫁不到好人家。

          精彩章節試讀:

          林晚晚醒來的時候,只感到左邊臉火辣辣的痛,入目的是黑黃廉價的帳頂和破舊的的窗戶。

          再加上腦子那亂糟糟的記憶……她竟然穿越了!

          “嘖嘖,怪可憐見的?!?/p>

          房間外是吵雜的人聲,這都是來看熱鬧的村民。

          “好好的,咋就這么想不開呢?”

          “咋叫想不開?”一個尖銳婦人道:“臉上長出這么丑的大黑斑!趙少爺又要退親,換我,也跳水里淹死算了!”

          林晚晚聽著,腦子一陣劇痛,很多記憶終于串聯起來了。

          這具身子也叫林晚晚,是大鵬村的村花,長得嬌媚無雙,十里八鄉也找不著的標志,因此被鎮上的趙少爺看中了,要娶為趙家少奶奶。

          原主這只小土雞,馬上便要“噗”地一聲,飛上技頭變鳳凰了,平時傲得跟只孔雀一樣。

          哪料,半個月前上山撿菌子,吃完痛得死去活來,左邊臉長了一大塊紫黑色大斑,毀容了!

          治了半個月也不見好,趙少爺見她治療無望,今天過來退親。

          原主受不住打擊,沖出家門,“咚”地一聲,投河自盡了。

          “唔……”林晚晚掙扎著要起來。

          但卻有股不知名力量禁固著她,讓她動彈不得。左邊臉的大斑火辣辣的痛,痛得她意識都快模糊了。

          她不會癱了吧……

          屋子外——

          林二富坐在小板凳上,佝僂的身子,啪嗒啪嗒地抽著旱煙,想著房里躺著的閨女心事重重。

          于氏在一邊抹淚,低聲啜泣,幾個與她相好的村婦安慰她:

          “郎中都說了,只是暈過去,讓她靜靜睡一會吧!沒事了!”

          “二富,你娘和大富來了!”不知哪個村民嚷了一嗓子。

          林二富抬頭,只見自己的娘錢氏繃著臉甩開院子的闌珊門,身后跟著大哥林大富。

          “娘,大哥?!绷侄缓陀谑厦φ酒饋?,“坐吧!”

          錢氏冷著老臉:“坐啥坐,三丫咋了?”

          “大夫說,只是暈過去,好好休息就好?!庇谑险f到閨女又掉淚。

          “二弟和弟妹也真是的!”林大富責怪道,“明知三丫毀容了,天天尋死覓活的,也不在家好好盯著。忙啥忙,瞧,出事了!”

          林二富夫婦更自責了:“我們哪知趙少爺會突然來退親!”

          早上趙家來退親時,林二富夫婦正在地里忙活,聽得同村嚎了一嗓子,跑過去就見林晚晚躺河邊了。

          “趙少爺那邊咋說?”林二富道。

          當時他們只顧著林晚晚,混亂中只見林大富和錢氏拉著趙家到老宅去了。

          “還能咋說?你想咋說!”錢氏尖削的臉帶著猙獰:“像咱們這樣的柴火妞,本來就配不起趙少爺,能被趙少爺看中,已經是天大的恩賜!”

          “這賤丫頭竟然不惜福,嘴咋這么饞呢?啥都亂吃!瞧,臉上都長啥東西了!剛才我們一直在賠禮道歉,磨了大半天,人家才肯原諒?!?/p>

          “嗚……”于氏被說得狠狠咬著牙。

          “唉……”林二富一臉自責地嘆氣,“現在咋辦?”

          “還能咋辦!”錢氏怒吼,“瞧她這臉簡直腌臜死人了,娶她,不就等于往趙少爺嘴里糊屎嗎?所以,我們得賠趙家一個完好無損的閨女——讓秋艷替她贖罪,代她嫁給趙少爺吧!”

          林秋艷是林大富的閨女,比林晚晚大半年。

          “這這……”于氏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心里不滿,但卻不敢吱聲。

          “唉……”林二富嘆著,“晚晚不懂事,是我們對不起趙少爺??!”

          啪嗒一聲,抽了口旱煙,發出靈魂一嘆,滿滿都是自責和自卑。

          房間里——

          “***!這都是些什么神奇腦回路??!誰對不起誰呀?”

          床上的林晚晚聽著這些,一股怒火直沖腦門,似沖破了什么,整個人彈跳而起。

          她能動了!

          想著,她三步并兩步沖出房門,甩起簾子,就見院子里坐滿看熱鬧的村民。

          她的爹娘正蔫頭蔫腦地蹲坐在小板凳上,林大富嘆著氣,但眉宇間難掩得意和歡喜之色。

          一個臉部瘦削的老婦人掐著腰,站在院子中間,正是奶奶錢氏,正叭叭叭地噴著話:

          “事情只能這樣解決了!老二,你得空好好管管你的幾個閨女,見天兒作妖!作完,還得秋艷替她贖罪!”

          周圍的村民點著頭。

          “誰對不起誰了?”一個冷喝聲響起,冷森森的,大日頭下,愣是讓人渾身一個激凌。

          眾人一驚,回頭,接著全都倒抽一口氣。

          只見一名十四五歲的少女站在屋子門檻前,原本嬌媚動人的小臉,愣是在左邊臉覆蓋著一大塊黑紫斑,別提多丑陋了。

          “晚晚,你醒了,你咋出來了!”于氏連忙沖上去,扶著她,“有沒有哪不舒服?”

          “娘,你先邊上坐著?!绷滞硗磔p拂開她的手,冷冷地凝視著林大富,“大伯你們厲害了,趁著我昏迷,不但給我爹娘洗腦,還把我的未婚夫扒拉到你們家,叫林秋艷搶我的未婚夫?!?/p>

          “啥?”此言一出,整個院子的村民都怔了怔。

          “你個死丫頭,啥叫搶!”錢氏冷喝一聲,“那是替你贖罪!”

          “晚晚,你誤會了,你咋這么不懂事呢!”林大富狠狠一嘆:當初你被趙公子看中,已是恩賜,是咱們林家幾輩子的福氣疊到你身上,哪想,你一點也不珍惜,嘴饞亂吃東西,把自己整成這幅模樣?!?/p>

          “我們咋也不能腌臜了趙公子吧?趙公子也是換個人的意思!咱們只能補償他,讓秋艷替你還債,替你嫁?!?/p>

          “我呸!這是我跟趙公子的婚事 ,跟你們大房有個毛線關系!用得著她替我還債,替我嫁?替我嫁就是還債?別得了便宜賣乖!”林晚晚呵呵冷笑。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