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穿越 > 穿成七零年代的惡毒后媽

          更新時間:2022-08-20 17:48:34

          穿成七零年代的惡毒后媽

          穿成七零年代的惡毒后媽 花椰 著

          連載中 溫書晴成柏

          近日風靡網絡的小說《穿成七零年代的惡毒后媽》講述了溫書晴成柏的事情,大神作者花椰細致的描寫讓讀者沉浸在小說人物的喜怒哀樂中。溫書晴意外穿書,成了七零年代的惡毒后媽,環視一周,一家子都是反派。書中大反派是她的丈夫,如今癱瘓在床,未來會成為反派的三個繼子,如今還是嗷嗷待哺的善良小奶娃?;叵霑羞@一家子反派的結局,溫書晴便下定決心改變這一家子命運,一切由她開始,那便也由她改變。

          精彩章節試讀:

          “快,把褲子脫了,我馬上幫你?!?/p>

          楊樹村的一處苞米地里,夜黑風高,透過黑影大約能看見兩道綽綽約約的人影,按身形應該是一男一女。

          秋風吹來的冷意直往溫書晴腦袋里鉆,她打了一個激靈,嘴里說出催促的話卻不受大腦控制。

          眼前的男人沒有動作,反而眼神譏笑寒涼,像是在俯視一只骯臟的蛆蟲。

          溫書晴一愣,神經末梢像是有什么東西炸開。

          她穿書了!

          穿的還是七十年代文里的高危職業——惡毒后媽!

          兼職惡毒女配,兼職女主上位的墊腳石,被男女主一頓操作猛如虎的打臉后,變得瘋瘋癲癲暴尸荒野。

          辣雞作者為了爽根本沒有心。

          原文中,原主雖然早年喪父,但有個紡織廠廠長母親好歹也算是七零年代白富美。

          只可惜在辣雞作者筆下女主有無腦主角光環,搶走原主未婚夫不說,還挑撥了原主和母親的關系。

          原主為了把未婚夫搶回來,毅然不顧母親反對下鄉,但怎么可能斗得過“上天眷顧”的女主,不僅沒有成功反而被女主設計嫁給當地一個二婚的殘疾男人。

          白多四個崽子不說,這一家四口連崽帶爹全都是書里的大反派,不是要搞死男女主就是要毀滅世界的瘋批。

          結果當然是……這家子死的還不如她。

          這都不是最要命的,溫書晴看著面前看似溫柔的男人頓時打個冷顫。

          這就是原主被搶走的未婚夫,也是本書的男主角賀文嘉。

          溫柔刀,刀刀要人性命啊。

          現在劇情是原主嫁到成家沒三天,又賊心不死把賀文嘉約到苞米地來。

          按原主的想法,沒有什么是滾一次苞米地不能解決的。

          如果有,那就滾兩次!

          只可惜這是賀文嘉讓原主身敗名裂的一個圈套,過不了多久就會有大隊的人來捉奸,賀文嘉再添油加醋說兩句,當成原主勾引他的佐證,等著原主的就是搞破鞋被下放到農場改造。

          哪怕是男女搞破鞋被抓到,大家對男人的態度永遠比對女人的包容,會對原主動不動就***羞辱,但是對平時人設塑造完美的賀文嘉不會。

          溫書晴直接打了一個冷顫,這就是原主悲慘命運的開始。

          “不是要我脫褲子?”賀文嘉溫和一笑,手搭在褲腰帶上作要解開狀。

          要是原主絕對恨不得撲上去幫他,但是這一切落在溫書晴眼里就是生命值告危??!

          “快!抓破鞋了!有人在苞米地里搞破鞋!”

          不遠處田埂小路上亮起稀稀疏疏的火光,還有急促的腳步聲和人聲。

          來了來了,她的生命值真的告危了!

          火光電閃之間,她猛地一把抓起自己衣服的領口撕開,露出白皙的肩頭,又弄亂自己的頭發。

          賀文嘉看她一頓操作猛如虎,一時間大腦轉不過彎來,她這是嫌自己死得不夠快?

          直到他看到溫書晴直接往自己臉上甩兩個耳巴子,再一記澄澈的波光掃過來時,他才知道事情事情不對勁,正準備拔腿就跑。

          但是溫書晴會給他這個機會?

          直接一個跳撲將他撂倒在地,一下子壓倒七八棵苞米樹,綠和夜的黑交織在一起,濃稠又帶著某種隱秘的色彩。

          “救命??!賀文嘉你這個畜生!你放開我!你這樣對得起麗柔嗎!”她眼淚說來就來,嘶喊得真的像是被強—奸了一樣。

          賀文嘉沒想到她居然倒打一耙不說,還如此不要臉,這強—奸罪要是扣到他頭上,可不是好玩的。

          他用力掙扎想從她身上起來,但是不知道溫書晴哪里來得力氣,手像是焊死在他手腕上,冷刀子似的目光掃到他臉上,最不可思議的是她的沉浸式表演一點沒落下。

          “畜生!你居然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

          溫書晴聲淚俱下,這時不遠處密密麻麻的火把如同火種一般朝他們走來了。

          “真有人在苞米地搞破鞋?”

          “唉,好像不是搞破鞋!”

          “不會有人在***婦女吧!”

          帶隊的大隊長說出這句話后,心下一跳,最近在婦女問題上,可是抓作風抓得很嚴的,這要是傳出去,那今年的評優爭先還要不要了。

          苞米桿被壓得咯吱咯吱響,還有女子慌恐又絕望的哭喊聲。

          “快!跟我走!”大隊長臉色鐵青,舉起火把帶頭從田埂上跳下苞米地。

          時明時暗的火光驅散黑暗,映入眼簾的是溫書晴聲嘶力竭滿是淚痕的臉,衣服凌亂不堪的推落到肩頭,還有騎在她身上的男人。

          火光噼啪一閃,彷佛才驚醒了這個被禽獸***的少女,她猛一把將男人推開,眼睛通紅,還滾著淚。

          “大隊長救我,這個畜生把我、把我……”她像是說不下去了,手捂著臉崩潰大哭。

          哭聲像是忍耐好久終于害怕地哭了出來,每一聲都擊在心房,讓人止不住共情。

          大隊長脫下外套蓋在她肩頭,再對著那個看不見臉的男人怒罵,“這個畜生!大家不要輕饒他!”

          賀文嘉剛剛被溫書晴大力一把推到,臉朝地摔了個狗吃屎,還沒反應過來,暴風雨般的拳打腳踢就迅疾地落在身上。

          溫書晴在一旁無地自容的“掩面哭泣”,順便從手指縫里看賀文嘉一邊被人邊打邊吐口水,而他只能雙手護住頭部。

          笑死,根本護不住。

          盡管火光昏暗,溫書晴也知道他臉已經腫如豬頭了。

          要知道這一切都可是賀文嘉給她準備的,她只不過是讓他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而已。

          揍得地上的男人說不出一句話了,大隊長才收手,舉過火把照亮地上人的臉,義憤填膺的道:“讓我看看這個畜生是誰?”

          就在看清人臉的那一瞬,村長瞳孔猛縮。

          “是不是村口的王癩子?他平時最喜歡騷擾婦女!”

          身后有人出聲,前一秒還恨不得立馬就將人就地正法的大隊長,破天荒半天都沒有說話。

          “難道是隔壁村的老李子?他平時沒少調戲老嫂子們?!鄙磉吶撕?,再次問道。

          大隊長嘴巴微張,半天還是說不出來一句話。

          “隊長?”有人出聲提醒。

          大隊長這才回過神來,瞳孔收緊,聲音有些發顫,“是、是教書的賀知青?!?/p>

          黑夜死一般的沉默,所有人的臉上都寫著“怎么可能”四個大字。

          躺在地上動不了的賀文嘉艱難地動了動嘴,好久才囁喏出兩個字,“是我?!?/p>

          在村民心里教書育人的賀文嘉高尚無私,為人又謙順有禮,而且對象又是善良漂亮的楊麗柔知青,怎么能做出***婦女這事。

          而溫書晴在知青里是出了名的又懶又饞,毫不為人民服務,嫁到老成家,更是變本加厲,趁丈夫癱瘓在床,沒少虐待人家三個兒女。

          “說不一定是啥誤會,賀知青不像是那樣的人?!?/p>

          “賀知青可是來建設和保衛我們莊稼人的,不像某些欺男霸女的知情……”

          “我也覺得有誤會……”

          眾人心中的稱逐漸偏向賀文嘉。

          這時,溫書晴抬起頭,露出一雙通紅又脆弱的眼睛,她緊咬下唇,其他都沒說,只一句。

          “我差點被這個畜生給毀了?!?/p>

          夏夜的風沙沙作響,女孩身上亂糟糟的衣裳,像是被黑夜壓住的小獸,總管她之前有萬般不是,也不是她承受罪行的原因。

          村民們破防了,誰家沒有女兒,要是真的被這種衣冠禽獸糟蹋了,他們不敢再想下去,看向賀文嘉的目光又充滿斥責和鄙夷。

          “知人知面不知心,說不一定賀知青看人家貌美,人家又是城里人,就起了歹心也說不一定呀?!?/p>

          “再好的男人還不都是一個德行,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玩意兒?!?/p>

          “要是他真的披著兔子皮行兇,那我們以后婦女還有家里的女兒不都危險了!”

          風向轉變太快也太直接,賀文嘉傻眼了,一上來就引導村民這不是他的計劃嗎?

          對上賀文嘉陰狠猙獰的目光,她無聲勾唇。

          不就是演戲嘛,她之前可是被稱為被中醫耽擱的演技大佬,只可惜還沒來得及發光發熱就因為爆肝看這本年代文猝死穿過來了。

          那句話咋說來著?

          哦,別拿你的愛好挑戰我的專業!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