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靈異 > 靈車詭聞

          更新時間:2022-12-03 12:24:33

          靈車詭聞

          靈車詭聞 開水豆腐 著

          連載中 林曉筠陳美瓊

          小說角色名是林曉筠陳美瓊的名稱為《靈車詭聞》,這本書是作者開水豆腐寫的一本靈異風格的小說,書中情節設定引人入勝,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說介紹:我因九兇之命,被迫去開三年靈車避兇,陰差陽錯卷入“煉尸飛升”的怪事中。幸好有殯儀館一眾朋友幫助,次次化險為夷,也與美女林曉筠相識相愛。三年期滿,又被暗中人盯上,生命遭受威脅。為找出真相,我只能迎難而上,卻發現所謂“煉尸飛升”來自于一個自稱“九宮道”的神秘組織。且所有一切,都是因我的出生而起。為了擺脫厄運,我只能加加入九宮道,從內部瓦解,最終回歸正途,抱得美人歸。

          精彩章節試讀:

          人有九兇。

          靈位裂倒,一兇;死尸長毛,二兇;黑貓自笑,三兇;佩玉碎裂,四兇;香燒斷頭,五兇;灶臺倒塌,六兇;出門撞梁,七兇;白事見紅;八兇;老狗吠空,九兇。

          我叫陳美瓊,聽我外婆說,我出生時,背有胎里帶的窮奇咬麒麟紋身,九兇齊聚!

          在我們老家平安鎮,這叫“九兇奪命”,換句話說,我活不了九天。

          當天晚上外婆就抱著呱呱叫的我,跌跌撞撞地去了三十里外的呂洞賓純陽觀向觀主求救。

          觀主程元子看了我的后背,也是一驚,教給外婆為我續命的法子。

          程元子借道觀狗毛香火,為我點了長生牌,把我的歲數硬續到找到雷擊棗木,然后我憑雷擊棗木花面大蜘蛛吊牌,磕磕碰碰活到了十八歲。

          “以后讓他找個常年和死人打交道的活,要么考法醫,要么進殯儀館?!背淘訃诟劳馄?。

          十八歲高考我名落孫山,靠自學考法醫也沒太大指望。

          總是護著我的外婆也在我十八歲這年駕鶴西去,外公看我更加不順眼,罵我是“斷頭子”,就是短命鬼害人精。

          只有我媽找人托關系,求爺爺告奶奶,想方設法把我弄進了殯儀館。

          開靈車。

          用程元子的話說,殯儀館修建的時候,肯定找風水大師相過,五行八卦穩當。

          二是殯儀館靈車常拉死人,窮奇食兇,死人是九大兇的一種,但也是三吉之一,靠這個中和,能保我平安,但以后的路,還得靠我自己走。

          進入殯儀館之后我去純陽觀拜謝程元子。

          他見我健健康康的,也很高興,但特別囑咐我:“開靈車,有三不拉?!?/p>

          第一,遇黑臉尸不拉,第二,遇白毛尸不拉,第三,遇紅衣女尸不拉。

          我問:“道長,如果不小心碰見了,會怎么樣?”

          程元子道:“貧道也從未遇見過,你就把這三樣記住了就行,不過你一般也碰不上,正好開靈車工資也高,也能養活自己,你這一輩子不會大富大貴,但衣食無憂是不成問題的,只要不破壞禁忌即可。美瓊啊,我說的三樣,你千萬千萬要記??!”

          從此之后,我便當起了靈車司機,這活兒一干就是三年。

          我二十一歲生日的晚上八點左右,突然接到殯儀館打來的電話,讓我去平安鎮東郊一戶人家,拉一具遺體。

          我心中納悶,拉遺體一般都在凌晨,趁早火化,事主們帶著骨灰早點回去,還有下葬脫孝等程序要做,怎么會在晚上拉遺體?

          雖然不符合常理,但我還是帶著奇怪的心情去了。

          按照地址到了那戶人家,地處鎮東郊極為偏僻的山腳下,門前門后沒有人家,屬于孤戶。

          這樣的人家,要么人緣極差,要么家中養小鬼,尋常人住在他家旁邊,晚上不得安生,都自發搬走,不愿意與他家為鄰,我才后者可能性極大。

          下了車,只見門前大白幡迎風飄搖,特別滲人,院子內沒有嗩吶聲,安靜得可怕。

          進門之后先磕頭,這是規矩,因為死者為大。

          磕頭結束,走過來一個中年男人,面色陰沉,給我發了支煙:“辛苦了?!?/p>

          我接過煙,客氣了幾句,把煙夾在了耳朵上,然后來到冰棺前。

          三伏天,熱得要命。

          遺體在冰棺里躺著,身上蓋著壽褥,就是死者生前蓋過的被褥,腹部隆起老高,看著特別的別扭。

          “老太太享年幾何???”

          我點了煙,隨后聊幾句,散散身上的人氣,不能到了就動手,身上的人氣會沖到死人,不吉利。

          中年男人一愣,隨后說:“沒人跟你交代嗎?不是老太太,我家女兒,二十三歲?!?/p>

          我準備抽煙的手僵硬在半空,嘴里嘟囔了一句:“香消玉損,怪不得不吹哀樂?!?/p>

          “什么?”男人問了一句。

          我趕緊解釋說沒什么,叫他幫我抬,嘴里喊著,“您動身嘍!”然后叫男人和我一起動手,可男人卻站在一旁沒動彈。

          我越想越不對,這事怕是沒那么簡單。

          下意識的掀開被褥一瞧,女尸面部蓋了火紙,看不見臉,但身上穿著的竟然是大紅的斂服!

          我渾身冷汗直冒!

          程元子跟我說過,我開靈車的忌諱之一就是紅衣女尸不拉,這一回讓我碰見了,我絕不能破壞禁忌。

          但男人一見我看見了紅斂服,一家老少噗通噗通給我跪了下來。

          男人眼淚鼻涕橫流,唉聲道:“小兄弟,求你了,之前給殯儀館打過電話,一看紅衣壽服,都不拉,可是這紅衣壽服是我閨女生前遺書中要求的,不能不穿吶!小兄弟,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家女兒生前性情善良,死后也不會害人,你就當是幫她走最后一程,到了殯儀館,我再給你加一千!”

          錢是男人膽,這話一點兒都沒錯。

          而且這男人一家老小,七嘴八舌,哭得哭求得求,我耳根子軟,天人交際,心想我沒干什么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拉就拉吧,就當是給自己渡劫了。

          但拉之前,我得多問幾句。

          “那你家姑娘是怎么沒了的?”

          男人有點猶豫,沒說,我也知道這是忌諱,不該問但必須得問,“不說我就不拉了?!?/p>

          男人見我不答應要走,還是開口道:“上吊沒了的,殉情?!?/p>

          “吊死鬼?”

          我又嘟囔一句,心里越發毛躁,感覺后背陰森森的,直冒寒氣。

          我心里發毛,左思右想,男人一家又是一陣哀求,我最終一咬鋼牙,答應下來。

          男人一聽我答應了,趕緊把一條紅一品香煙放在了我的駕駛座上,然后招呼著家人,幫著我把紅衣女尸從棺材里抬出來,放在靈車后面的冰棺內。

          “明天一早,我們再去殯儀館見她一面,就燒?!?/p>

          隨后男人又塞給我一沓壓車錢,連連道謝。

          我心說趁著時間沒到半夜,趕緊出發,從鎮東到殯儀館也就十里多路,十幾分鐘就到,應該不會出事。

          可是當我獨自一人把車開到鎮東紅華橋的時候,突然感覺靈車后面重重的顛了一下,下意識的從后視鏡內向后看。

          原本好好的躺在冰棺內的女尸,竟然坐了起來!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