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靈異 > 我的詭異姐姐

          更新時間:2022-12-08 13:34:40

          我的詭異姐姐

          我的詭異姐姐 露出小犄角 著

          連載中 秦若兮李家耀

          火爆新書《我的詭異姐姐》由著名作者露出小犄角最新創作的靈異類型的小說,文中主角是秦若兮李家耀,小說文筆成熟,故事順暢,閱讀輕松。主要講述我的出生之日,便是姐姐死期,可她卻從未離開我,以一種詭異的形態陪伴在我身邊??此旗o謐的山村,黑暗中卻有無數鬼眼死死將我包圍。噓——不要出聲,有什么東西正穿梭于陰陽之間......

          精彩章節試讀:

          我出生時,姐姐就死了。

          準確的說,在娘胎時,她便斷了氣。

          穩婆從娘腹中接出兩個嬰孩,一個是白白胖胖的我,一個便是早已沒氣兒的姐姐。

          據說姐姐生下時,全身烏黑龜裂,如干尸一般,駭人到了極點。

          就連見多識廣的穩婆,都被嚇得癱軟在地。

          據穩婆后來回憶,是我在母親腹中時,便將姐姐的養分全部吸干了。

          那年正值饑荒,很多孩子因營養不足夭折于娘胎。

          我在娘胎里搶了本該屬于姐姐的養分,才得以安然降生。

          即便如此,村民們不但對我沒半點看法,反而紛紛向父親賀喜。

          “死得好,女娃生出來也是個賠錢貨,命給了他弟,也算死得其所!”

          我爹也笑瞇瞇抱著我,朝一眾村民炫耀。

          死了閨女,他不僅沒有半點心疼,反而表現得慶幸無比。

          因為一個男娃的降生,族人歡聲雷動,絲毫不顧一旁泣不成聲的我娘。

          至于姐姐幼小的尸體,也被隨意丟進村口的臭水溝里。

          娘哭著求了我爹整晚,讓他多少給姐姐落個葬,至少別死無葬身之地。

          爹卻用藤編一邊狠狠地抽打著娘,一邊將她罵得狗血淋頭。

          “吃俺家住俺家,生個賠錢貨還想花錢落葬,做夢去吧!”

          就這樣,娘被爹打得沒了氣力,也不再哭嚎。

          第二天夜里,她拖著沉重的身子去溝里拾起死嬰,將姐姐悄悄埋在了后山。

          小小的土堆上豎了塊破石板,刻了姐姐的生辰八字,就算是姐姐的墳頭。

          我的姐姐,連名字也來不及有。

          說來也怪,我出生后不久,饑荒便隨著甘霖降下而大為好轉。

          有水就等于有了生機。

          田里莊稼紛紛冒頭,村民們也有了吃食。

          所有人都說我是村里的福星,是驅走旱魃之人。

          頂著福星的名頭,我在村內被眾星捧月,幾乎沒人不喜歡我。

          逢年過節,村民們還會往我家送各種吃食,挨個摸摸我的小手,以求個福氣。

          自那時起,爹就沒有苦過我的肚子。

          我四歲那年,村里迎來前所未有的富裕。

          偶爾能吃上肉的時候,我爹便大塊大塊地塞進我碗里,好讓我吃飽了長個兒。

          我娘冷冷地將這一切看在眼里。

          聽人說,我娘曾是鄰村財主的女兒,少時念過私塾,思想前衛。

          可我外公死后,家中男丁卻合力誘騙,將她賣給了我爹。

          那時正值饑荒,我娘活生生一個人,我爹用三斤麥子便換了過來。

          娘對自身遭遇耿耿于懷,只盼著能生出個女娃,將她培養成材,今后免受男人的欺辱,也算彌補自身遺憾。

          不料姐姐沒能出生,就在腹中被我活活逼死。

          我娘過不去這道坎,將一切遷怒于我,對我從沒有好臉色。

          她不與我講話,我卻越發想得到她的關愛,經常偷偷跟在她身后。

          吃上豬肉的第二天,我悄悄跟隨母親,卻見她從廚房偷出幾塊肉來,躡手躡腳朝后山走。

          我正值好奇心旺盛的年歲,忍不住跟了上去。

          只見母親將煮熟的豬肉放在一個小土堆前,嘴里念叨了些啥,哭哭啼啼離開了。

          我年少無知,不知那是姐姐的墳頭,只覺得母親將豬肉落下太可惜。

          為了討好母親,我將豬肉端了回去,笑嘻嘻地拿到她面前。

          “媽,你吃?!?/p>

          誰知娘的臉色卻變得無比陰沉。

          “臭小子,偷了你姐姐的命,如今連一點肉都不肯給她吃嗎?!”

          她指著我大罵,淚水奪眶而出。

          我不知為何挨罵,委屈得放聲大哭。

          哭聲很快引起村民注意,我爹提著菜刀趕來,刀背狠狠砸在母親頭上,頓時鮮血直流。

          “死婆娘,我兒吃的肉都不夠,竟想偷去給死鬼丫頭上供!”

          他大喊著,揪住娘的頭發拖拽到我跟前,竟讓她給我磕頭謝罪。

          娘始終不肯求饒,腦袋被父親一下下撞向地面,鮮血直流。

          我嚇得痛哭流涕,抱住爹的大腿,苦苦求他放過我娘。

          爹卻已氣紅了眼,對我的話充耳不聞。

          大伯將我拉開,將我抱進糧倉。

          我爬上谷堆,透過墻上的窗縫朝外看,卻對上了娘猩紅的雙眼。

          那雙眼已不似人眼,倒像是惡鬼的眼睛。

          我深愛的娘親,此時正死死瞪著我,嘴角牽扯出詭異的微笑。

          她干裂蒼白的雙唇微微開合,雖然沒發出聲音,但從唇形,我能認出她所言何話。

          那是娘每天半夜矗立在我床邊,念叨過千萬遍的話——“逼死你姐,你也別想好活!”

          瞬間,恐懼在我心頭如洪水般蔓延開來。

          我尖叫一聲,倒頭便昏死了過去。

          不省人事的我并不知曉,門外的娘親此時已倒在血泊中,圓瞪雙目咽下了最后一口氣。

          當天直到深夜,我也沒能醒來。

          高燒讓我全身滾燙,鼻息只剩進氣,幾乎沒了出氣。

          我爹心急如焚,找來好幾個赤腳醫生。

          但醫生們看見我,卻都只是嘆氣搖頭,轉身便走。

          見別無他法,大伯不顧村民們反對,將為我接生后便有點瘋癲的穩婆找了過來。

          穩婆被押到我床邊,只看了一眼,就嚇得尖聲怪叫,奪門要逃。

          大伯和我爹合力將她按下,威逼利誘,讓她務必說出個原委。

          “壓不住,壓不住的!邪氣太重,這娃已經沒救了!”

          穩婆沒法,失聲朝眾人喊道。

          父親卻死死拉著穩婆,揚言她不說出個法子,就讓她給我陪葬。

          穩婆無奈,道出個兇險的法子——食白龍皮保命。

          所謂白龍皮,其實就是白蛇蛻下的蛇皮。

          不過這蛇皮頗有講究,必須是長角化蛟,即將飛升蛇仙的白蛇蛇皮。

          取得白龍皮也實屬不易,必須上后山拜蛇仙,求一蛇皮。

          拜蛇仙講究個抬陰轎、貢陰血。

          蛇生性陰遂,對人忌憚疏離。

          上山的人數多了,唯恐會驚擾蛇仙,不但求不來蛇皮,還會被其報復。

          因此抬陰轎,意思便是找一不滿十八的少女,獨自抬我上山。

          而貢陰血,則是取不同年齡層的女人鮮血,匯于一碗,給蛇仙上貢。

          據說這種混陰之血能讓蛇仙修為大增,只有如此禮尚往來,蛇仙才會賜下蛇皮。

          這陰血倒是還好說,父親和大伯一陣號召,村民們便抓來家中女眷,割破手臂為我取血。

          即便是剛誕下不久的女嬰,也被割破了柔嫩的小手。

          陰血很快便湊齊,此時難的,便是找個抬陰轎之人。

          村民們得知此事,紛紛避之不及。

          抬陰轎上山危險重重,不但要折損陽壽,若是遇到什么邪祟,可是要拿命擋災的!

          雖然女孩在村里如同草芥,但畢竟也是個勞力,沒人愿意白白奉獻出來。

          就在我爹急得跳腳之際,大伯拎著自己女兒,也就是我的表姐走上前來。

          “讓她去!”

          大伯一把將表姐扔到了父親面前。

          表姐哭喊著要逃離,卻被大伯踹翻在地。

          “我不去!我要活下去,我還想攢錢念書!”

          表姐倔強地抬起頭,用毫不妥協的眼神看向大伯。

          大伯勃然大怒,如一頭失控的野獸,腳底板徑直踹在表姐清秀的臉上。

          表姐再次翻倒,鼻血橫流,久久無法起身。

          “不要臉的死丫頭,這可是你弟!”

          “這些年你吃了家里多少米?心里沒個數?”

          “你命是俺給的,要你干啥就干啥!你弟若是有個好歹,俺活活打死你!”

          昏迷中的我也被這陣狂吼驚醒,吃力地睜開了朦朧的雙眼。

          表姐正從地上掙扎著爬起,此時已不再哭鬧,只是紅著雙眼朝我狠狠瞪來。

          我心頭一顫,幾近窒息。

          那充盈恨意的眼神,像極了我娘......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