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靈異 > 暮色深處的你

          更新時間:2022-12-15 08:18:58

          暮色深處的你

          暮色深處的你 巫山 著

          連載中 周褚陽陳初

          熱門好書《暮色深處的你》是來自巫山所編寫的女生靈異類型的小說,男女主角是周褚陽陳初,文中感情敘述細膩,情節跌宕起伏,卻又順暢自然。下面是簡介:周褚陽,他野性、神秘,原本為黑暗而存,直到遇見溫敬,早已封固的內心漸漸有了一絲柔情。溫敬,她張揚、獨立,原本安之若素,直到遇見周褚陽,才明白這世間會有如此飛蛾撲火般的眷戀。如果他們的相遇注定是一場不可言傳的劫難,她愿意為他義無反顧——“沒有人能拒絕命運。我選擇你,這一生都不會錯?!彼袩o法宣之于口的苦,都是在等不善言辭的甜。終有一天,你會遇見那個人。即使從未表明彼此的心意,你也愿意追隨他的腳步。萬里之途,從生至死,永不結束。

          精彩章節試讀:

            The fog comes, on little cat feet. It sits looking, over harbor and city on silent haunches, and then moves on.
            霧來了,踮著貓的細步。他弓起腰蹲著,靜靜地俯視海港和城市,又再往前走。
            許多年后,霧停下腳步。他白發蒼蒼,拄著拐杖,深邃的瞳孔迸射出微光。這微光來自海港城市裂開的縫隙,這微光從針眼大小的縫隙里探出頭來,紅著臉對他微笑:停下來,留在這時刻。
            他撫摸鬢角發須,將拐杖貼住褲腳,撣走灰塵和褶皺。
            微光俯視他,他嶙峋的雙手,他羞澀的唇角,他松柏一樣挺直的身軀,他內心如冷似熱的赤誠信念。她低頭溫柔輕觸,卻見他重拾冠帽,又再度往前走去。
            淚花浮出下眼睫……
            這一生,不管是否蒼老,病痛,難堪,無能為力,他都會站住腳,撫摸鬢發,露出微笑的地方,究竟在哪里?
            霧何時溫柔?
            他何時停留?
            The fog comes……
            禹王九子軒是座廟宇,常年籠罩在一片薄霧中,江流之下,松濤竹石圍城之內,佇立在一座斷壁殘垣的半山上,四面用白色石頭圍墻抬出了高度,顯得整座山瘦小嶙峋。順著進山小徑繞過一棵一百多歲的銀杏樹后沿墻走,就能看見半山上茅草搭起的亭子。
            站在亭中俯瞰全景,半山外全是樹齡高達四十歲以上的樟樹,大多都傾斜著。聽老一輩人說,風水不好的地方就長不開花草,連樹都不能直著沖天,而是斜斜密密地交叉在一起,樹影重疊看不清模樣,黑魆魆要吃人一樣。
            因為無人打掃,林子里還積了厚厚一層落葉。腳踩在上面松軟舒適,還能聽見清脆的折斷聲,頗有幾分可怕。另一方面,這座廟宇久經歲月沉淀,透著一股無名的煙火氣。
            埋在地下的煙火氣,讓人每回想起,都不禁毛骨悚然。
            不過這地方也有個好處,適合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凌晨兩點二十分,周褚陽拎了件灰麻色的襯衫朝外面走去。床是木板的,因為他的動作“咯吱”響動了幾下,身后有人叫他:“阿陽,這么晚不睡去哪兒?”
            帶著濃重的鼻音,那人罵了兩句蚊子真多,就又迷迷糊糊睡下了。
            周褚陽回頭看了那人一眼,低聲說:“天太熱,睡不著,我去后山走兩圈?!?br/>   顯然,沒有任何回應。
            后山就是禹王九子軒。
            他從屋后頭的小門拐出去,沒走大路,直接翻過墻,跳到通往后山那條泥路上,沿著河道往前走,到橋梁截斷處就能看見禹王軒的正門。正門旁那棵一百多歲的銀杏樹伸展著手臂,凝視黑夜中的他。
            周褚陽停住腳,從口袋里摸出根煙,五塊錢的紅旗渠,還有半截。他背著風用手擋住煙頭,打火機嘎達響了聲,他的嘴巴含住煙,又朝銀杏樹望過去。
            借著點猩紅的微光,總算沒那么張牙舞爪了。
            周褚陽瞇起眼睛吸了口煙,臉頰凹陷進去,視線掃過四周,吐出一口白煙。他鉆進圍繞九子軒的小樹林里,沒有上半山。黑黢黢的一條泥土小路蜿蜒在深不見底的樹林里,四處都是斜斜密密的樟樹,從風聲里窸窣,在夜色中靜謐。
            他走到一半突然停住了。
            二十米外的半山上是禹王墓穴,石階前擺放了兩只石獅。雕刻師傅應是大家手筆,那兩只石獅栩栩如生,此刻正目光如炬地盯著他。石獅旁有一盞大燈,是明亮的橘色燈光,照亮他所處的這片小樹林。
            有個人背對著他站在燈下。
            他看了眼手表上的時間,凌晨兩點三十七分。
            周褚陽微微瞇著眼睛看著那個人,只有一個感覺——特別瘦,特別艷。紅色的裙擺被風吹著作響,肩膀耷拉著,和身體被勾勒出的弧度銜接在一起,像一條水蛇。
            他猶豫著往前走了幾步,那個女人忽然轉過頭來,視線投遞在樹林里某些地方,最后掃視了一圈停在他身上。
            大燈對著他,如果視力良好,這個距離最起碼能看清他大概的輪廓??梢驗閷Ψ秸驹跓粝?,臉背光,所以他就只能看見對方模糊的輪廓。
            “你也睡不著?”她的口吻淡淡的,帶著六月里的燥熱沙啞,有些像上了發條的聲音,卡住再松開,總之不是很好聽。
            周褚陽沒再往前走,默默掐了煙,把剩下的一小截重新塞回褲兜里。
            “嗯?!彼c頭。
            “那你敢上去嗎?”她指著墓穴,“聽說那個洞的盡頭是大海,陪葬的女人有幾百個?!?br/>   他抿了抿唇,把打火機點著,光暈投遞在臉龐上,模糊了他的面孔。他看見那個女人半蹲著,沒一會順著圍墻跳了下來。
            “啊……好疼!”她摔了一跤,小腿蹭出條血痕,疼得她皺了皺眉,但很顯然并不夠令她清醒。她歪歪扭扭地朝他走過來,“你說禹王軒這樣風流,他是不是很英???古時的男人都這樣嗎?”
            她交疊著步子,走得不慢又踉蹌,終于在臨近他面前時,被樹葉下的石頭絆倒了。
            周褚陽收起打火機:“喝多了?”
            “沒有!我才沒有喝多!”她擺擺手,固執地說,“天下烏鴉一般黑,這世上或許有好男人,但一定沒有不色的男人!”她掙扎著要爬起來,試了兩回都失敗了,朝他伸手,“幫我一下好不好?”
            周褚陽后退了一步,與她保持著兩米的距離。
            她擰眉,不認輸地又爬了一次,還是摔了。她不吭聲,揉著腿又爬,還是摔,幾次以后總算意識到自己受傷了,爬不起來了。
            周褚陽也察覺到這一點,問她:“你還能回去嗎?”
            “色鬼?!彼絿?。
            “……”
            “我說色鬼?!彼貜?。
            周褚陽:“我聽見了?!?br/>   “你不、不是色鬼?!彼娜箶[上全是落葉,細長的腿露在空氣中,這個姿勢她坐著是舒服了,不過卻不怎么雅觀。
            他目不斜視,她卻緊追著他的目光,又重復:“你不是色鬼,你是鬼?!彼p輕笑了聲,這笑帶著一絲歡愉安心,從沙啞里剝離出了清透。周褚陽駭然,看她左搖右擺晃動了幾下,然后就這樣坐著睡著了。
            他在原地站了會,確定她熟睡后走過來,從她隨身的包里翻出來手機,調出通話記錄里最近的常用聯系人,打出去。
            幾聲響后,一個女人的聲音傳過來:溫敬,跑哪去了呀?到處找你都不見人!喂……你說話呀,靠,什么情況?不會真醉了吧?喂?溫敬!別鬧了,快告訴我在哪里!
            周褚陽掛斷電話,傳送定位到手機那邊,很快電話又來:你還真去那了?酒局上的玩笑你還當真了?你是不是瘋了?那里有鬼??!喂?你別不說話啊……不會真有鬼吧?我靠你等我啊,我來接你!
            半個小時后,一男一女走進小樹林里,把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溫敬拖走了。那女人還在四周找了圈手機,沒找到,也沒多待,飛快地跑了。
            一陣窸窣之后,小樹林又恢復先前的黑沉和靜謐。周褚陽從石獅后走出來,對著空蕩蕩的樹林看了很久,把之前沒抽完的煙抽完了,確定煙頭燒盡了才把它丟在落葉里,一腳踩過去,朝山上走,一直往前走。
            凌晨三點十九分,起霧了。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鸚鵡看書

          回復暮色深處的你或者回復書號a588 閱讀全文

          ×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