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現情 > 許清歡景煜江

          更新時間:2023-01-15 15:16:43

          許清歡景煜江

          許清歡景煜江 景煜江 著

          連載中 許清歡景煜江

          許清歡景煜江是著名作者景煜江成名小說作品中的主人翁,書中劇情緊湊精彩,沒有勾心斗角,輕虐深戀,完美的恰到好處。內容主要講述許清歡雖是個無神論者,可現如今這種詭異的情況,也不得不讓她懷疑,這是不是和她每年許的生日愿望有關。自十六歲那年開始,每年她許的生日愿望都是,希望能一輩子都和景煜江綁在一起。興許是她的信念感天動地,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終于決定幫她實現,結果卻沒想到,她在二十四歲便英年早逝。...

          精彩章節試讀:

          許清歡死了。

          死因是去山里采風,結果十分倒霉的遇到山體滑坡,當時情況緊急,她為了拉一個要掉下去的小孩,從很高的山崖墜落下來,尸骨無存。

          好歹算救了人,不算白死,再加上,她本身也沒怎么想活了,所以,就算年紀輕輕的就這么死了,她也并沒有覺得很遺憾。

          遺憾也沒用,人已經死了。

          只是,她一直都覺得,人死后就應該去天堂,就算再不濟也能去地獄,可她現在,算是怎么回事?

          許清歡看著眼前這個偌大又熟悉的總裁室,目光落在此刻正躺在沙發上閉目養神的英俊男人,頗有種像在被命運深深捉弄的感覺。

          她竟然回到了……

          景煜江的身邊?!

          說是回,或許不太恰當,只有活人才能說回,死人,只能說是陰魂不散。

          是的,她此刻,正是以一縷魂魄的形式,飄在景煜江身邊。

          而且,見了鬼的是,她好像只能待在景煜江身邊,甚至,只要超出他身邊三米,她的魂魄就像是被什么東西定住一樣,再也飄不起來,怎樣也動不了。

          許清歡雖是個無神論者,可現如今這種詭異的情況,也不得不讓她懷疑,這是不是和她每年許的生日愿望有關。

          自十六歲那年開始,每年她許的生日愿望都是,希望能一輩子都和景煜江綁在一起。

          興許是她的信念感天動地,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終于決定幫她實現,結果卻沒想到,她在二十四歲便英年早逝。

          死得太早,早就沒了一輩子,老天爺被她弄得沒了辦法,只能幫她用這種形式將她綁在景煜江身邊。

          突而想到,那些浪漫故事里所說的至死不渝,是不是說的大抵就是她了。

          只是,她覺得非常動人的至死不渝,在景煜江那里,應該是厭惡至級的陰魂不散吧。

          也不知道等景煜江醒了,發現她要是以這種形態飄在他身邊,會是怎樣的一副神情。

          許清歡突然有些期待了。

          只可惜他應該看不見她。

          她的死訊也還沒傳回來。

          現在這個時候,他連她死了都不知道。

          反復試了幾次,發現她現在的確是只能待在景煜江身邊,其他地方哪兒也去不了的時候,她嘆了口氣,只好再次飄到景煜江面前,靜靜的看著他的睡顏。

          和景煜江結婚的三年來,其實,每個夜晚她都像現在這樣偷偷凝視過他無數次。

          現在死了再來看,他也依舊和記憶里一樣好看英俊,不過,許清歡一直都認為他在睡著了的時候比較乖。

          因為只有這個時候,在他閉著眼睛的時候,他才不會用那種冰冷厭惡的眼神看著她,薄唇也不會吐出那些讓她難受的話語。

          是的,很遺憾,這個她喜歡他喜歡得執念深到,連死了都要回到他身邊繼續守著的男人。

          恨她,也厭惡她。

          十六歲的那年,初見景煜江,她便對他一見鐘情,從那日以后,她每天都像個尾巴一樣跟在他身后跑,幾乎全天下追求能用的招數全都被她用了個遍。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景煜江并不喜歡她,反而喜歡上江家管家的女兒,從小跟她一起長大的裴清若。

          兩人情投意合,本該成就一樁佳緣。

          可三年前,裴清若突然得了慢性白血病,病危住院;與此同時,邵氏集團資金斷裂,出現財政危機。

          眼看著邵家焦頭爛額之際,她主動找到景煜江,和他做了一個交換。

          江家可以伸出援手,無限額注資,唯獨只有一個要求,江邵兩家必須聯姻,景煜江,必須娶許清歡!

          后來,在家族重重壓力下,景煜江被迫答應了,結果消息傳到裴清若那兒,她整日以淚洗面,病情逐漸惡化不說,最后更是連換骨髓的手術都沒做,在一個下午,留下一封遺書,便從此失去影蹤,生死未卜。

          她逼走了他最喜歡的女孩,毀了他原本應該甜蜜一生的婚姻,他恨她,倒也是理所應當的。

          如果兩人角色對換,她站在他這個位置上,指不定會比他態度還要惡劣。

          只是……

          窗外突然刮起了風,許清歡見他睡得眉頭緊鎖,以為他是受了涼,正要順手拿起旁邊的毯子給他蓋上,結果手卻直接從毯子里穿了過去。

          差點又忘了。

          她已經死了。

          再也觸碰不到實物了。

          包括凳子,包括毯子,包括……

          喜歡了那么久的景煜江。

          正看著自己的手恍神之際,睡在沙發上的景煜江眉頭越鎖越緊,額頭不知什么時候滲出細細麻麻的汗珠,整個人像是在做什么噩夢一樣被驚醒,而后,猛地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一直守在門外的特助聽到里面的動靜立馬沖了進來,“邵總,怎么了?”

          景煜江按了按眉心,過了許久才神色冰冷的道:“無妨,做了個噩夢?!?/p>

          他竟然夢到了許清歡!

          這個人的名字在他腦海中一閃而過,景煜江的臉色逐漸變得越來越難看,揮了揮手就準備叫特助下去。

          許清歡也學著他的樣子揮了揮手。

          結果預料中的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他是真的看不見她。

          因為,她是真的已經死了。

          特助聽到命令,卻沒立刻下去,而是道:“邵總,沈小姐來訪,已經到了有一會兒了,我看您在休息就沒讓她打擾,現在是否讓她上來?”

          “沈小姐?”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