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都市 > 傅綰月傅淮之

          更新時間:2023-01-19 14:58:37

          傅綰月傅淮之

          傅綰月傅淮之 傅淮之 著

          連載中 傅綰月傅淮之

          傅綰月傅淮之是著名作者傅淮之小說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說情節很吸引人,是一本罕見的好書,強烈推薦!那么傅綰月傅淮之的結局如何呢,我們繼續往下看“不好意思,有些食髓知味。...

          精彩章節試讀:

          “5306?!?/p>

          傅綰月把房間號發了出去,卻不是發給自己的男朋友江澈。

          這個想法,是在發現他出軌的半個小時后決定的。

          當時那女人的腳正在他腿上曖昧的游走,對于這場刺激的游戲,顯然雙方都游刃有余,認為無人發覺。

          門鈴響起時,她回過神,攏好了身上的戰袍,本該由江澈親自拆開的生日禮物。

          門開的瞬間,傅綰月幾乎被吻得喘不過氣,視線所及只能看到一雙眼尾帶著幾分情潮的眼,直到高挺的鼻頭輾轉擦過她的鼻尖,她才看清楚來人——傅淮之。

          不過傅淮之可沒給懷里這女人一點反應的機會,在看清楚她浴袍下穿得是什么的時候,手臂微微用力,她已經被傅淮之摟著腰肢抵到了門邊的落地鏡上。

          他身上有一股冷木調香,傅綰月在片刻的怔松后,閉上了眼睛,任憑自己沉淪。

          或許是她的主動點燃了傅淮之,他熱情得跟印象中的他截然不同。

          可傅綰月不知道的是,電梯門剛響,江澈走到門口,看到的就是這么一幕。

          傅淮之單手將她的雙手抵在頭頂,一手撩撥她的發絲,整個身子都擋著傅綰月,在江澈憤怒的準備沖進來的時候,轉過頭,對著江澈邪肆一笑。

          江澈的臉瞬間慘白,傅淮之長腿一踹,門徹底關上了,還發出了酒店房門特有的音效。

          想來江澈下輩子都不會忘了剛才那一幕,不過不要緊,誰在乎呢。

          “第一次?”傅淮之的聲音在黑暗中響了起來。

          傅綰月沒回答,不過他的動作輕柔了很多,不像一開始那么狂熱,傅綰月后半段只記得自己幾乎全程都是掛在傅淮之身上的。

          莫名想起了以前聚會的時候,有其他人說過,傅淮之那身段,看起來就特別厲害,她覺得下次自己也可以現身說法了。

          凌晨4:30

          手機插上充電器后,才看到了里面有30個未接來電,全部來自于陌生號碼。

          傅綰月沒有打回去的興趣,因為猜到了估計是江澈發現自己被拉黑后,用其他人的手機打來的。

          窗外的天還是灰蒙蒙的,她醒來的時候就發現床上只有自己一個人,想必傅淮之已經走了。

          地上原本散落的衣服,已經被放在了沙發上,空調調整到了最舒適的溫度。

          她掀開被子坐了起來,覺得以前大家對于傅淮之的評價,還是太淺薄了一些,至少她昨晚那幾次,是挺快樂的,非凡的體驗。

          不過她并不打算在這個地方多待了,原本就是陪著江澈過來過生日,事到如今,在這浪費時間還不如回公司加班。

          起碼后者能讓她的老板高興,前者是給自己添堵。

          傅綰月從不打算在這點上虧待自己,她在行李箱里挑選衣物的時候,浴室的門打開了。

          傅淮之也沒想到洗個澡出來,能看到不錯的福利,女人的身材很好,雖然瘦,但該有的地方很有料,微卷的長發映襯得肌膚越發白皙,也許是一場酣暢淋漓的情事剛結束,她身上還有淡淡的粉色。

          活色生香,宛如女妖。

          這是傅淮之最深的感受。

          傅綰月的身形只是頓了一瞬,不過很快反應了過來,目光也在打量著傅淮之。

          比之以往更加放肆的打量,畢竟在此之前,傅淮之給她的刻板印象,是自律,內斂,高冷,昨晚算是見到了另一面。

          傅淮之也沒有逃避她打量的目光,很坦然得任由她的目光挑剔的巡視。

          尚未擦干的水珠順著肌肉分明的輪廓滾落浴巾內側,昏黃的燈光下,傅綰月竟然莫名想吹個流氓哨。

          “風先生?!币婚_口才發現自己的喉嚨沙啞的厲害。

          一聲輕笑,顯然是那男人發出來的。

          眼下的情形顯然不適合彼此寒暄,傅綰月自暴自棄道:“我覺得你這樣盯著我,不大合適?!?/p>

          畢竟他還有個浴巾遮身,她只有一頭長發。

          且這樣著實算不得好看。

          “你介不介意,再來一次?”

          傅綰月:?

          她僵硬得轉動脖子,恍惚間以為自己聽錯了。

          “啪?!蔽輧茸詈笠槐K燈也被熄滅,男人將她攔腰抱起,傅綰月下意識摟住了他的脖子。

          意亂情迷時才聽到他在耳邊道:“不好意思,有些食髓知味。

          傅淮之什么時候離開的,傅綰月并不清楚,只記得自己一覺睡到了下午兩點。

          她也沒指望傅淮之這種大忙人,有這個閑工夫坐下來跟她這種一夜情對象,聊聊昨晚的體驗。

          總歸他人帥活好,不虧。

          不過她沒想到,他們的第二次見面會這么快。

          這度假村是新開發的,以環境清幽著稱,那就意味著遠離市區,但她沒想到叫個車都這么困難。

          “上車吧?!标懶寝o將車停在傅綰月跟前的時候,她還有些意外,畢竟她不認為這開發區的少東家會記得她這么一號人物。

          “這地方不好打車,你去哪?!标懶寝o隨口問道。

          “市區?!?/p>

          “順路,上來吧,我們也回去?!?/p>

          既然這么說,傅綰月也不矯情了,她跟陸星辭也就是幾面之緣,大部分時候都是跟著江澈,但知道這位陸少是個出了名的好好先生,對女生格外優待,不過并不妨礙他換女朋友的速度。

          可惜她下一秒就后悔了,納悶自己剛才怎么沒聽明白我們兩個詞的含義。

          車后座里正盯著電腦的男人,熨燙得筆挺的黑色西裝褲,剪裁修身的白襯衫,頎長的身形,仿佛帶著與生俱來的貴氣,不是傅淮之是誰?

          行李箱已經被司機放進了后備箱,傅綰月也只能硬著頭皮上車,剛坐進來,傅淮之身上那熨貼了她一晚上的冷木香就縈繞了過來。

          車廂內一時間沒人說話,傅綰月盡量將自己的存在感降低到最小,視線挪向窗外,試圖用外面清幽的環境,來凈化一下自己的心靈。

          陸星辭回頭想跟傅綰月說話,一觸及到傅淮之的表情,默默把頭縮了回去,有點意思。

          車廂內本就安靜,當手機震動聲響起來的時候,傅綰月下意識去找手機,旁邊有一雙手動作更快一些。

          那雙手昨晚細細描摹過她身體的每一處,此刻滑動手機面板,在她看來都透著幾分曖昧。

          傅淮之本以為是工作消息,沒想到是陸星辭發的。

          【昨晚上她叫了客房服務,另外又要了一盒計生用品,沒看出來江澈這么猛?!?/p>

          傅淮之微微蹙眉。

          【你變態?監控客人隱私?】

          【人服務生去送的時候,我正好經過而已,不過我怎么記得那男人的聲音,有點像你,不像江澈?!?/p>

          傅淮之的鏡片在手機光照下微微一閃。

          直接關閉了對話框。

          【?】

          【被我說中了?】

          陸星辭恨不得扭頭直接詢問傅淮之細節,然而連環轟炸下,發現傅淮之直接給他拉黑了。

          ?

          陸星辭轉移了陣地,直接在群里分享了這個消息。

          【恭喜我們老風鐵樹開花,拜倒在女人石榴裙下?!?/p>

          這一消息果然炸出了一圈深海魚雷,紛紛詢問到底是哪位天仙下凡,確定陸星辭喝醉酒發瘋說胡話?

          傅淮之是誰啊,打小就沒見他這死樣子對什么人滿意過。

          陸星辭從后視鏡里打量了一下傅綰月,說起來當初江澈第一次把她帶來的時候,驚艷全場不為過,倒不是說真的漂亮到朋友,而是身上那股子氣質,再正經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也能透出撩人的味道來。

          這樣的女人,天生就會激起男人的征服欲,何況她的眼神并不是刻意偽裝的勾引,像貓,冷艷中又透著不可親近。

          還尋思著江澈壓不住這樣的女人,沒想到竟然跟傅淮之扯到一塊去了。

          手機的信息在不停跳躍,傅綰月坐在后面有點頭皮發麻了,因為她發現傅淮之好像在看自己。

          傅淮之的確在看傅綰月,時間一分一秒流逝,

          傅綰月覺得那是一種,在叢林里,被一頭黑豹死死盯住,等到最恰當的時機將食物叼走的既視感。

          直到傅綰月鼓起勇氣扭過頭想問他看什么的時候,發現他閉上了眼睛,正靠在后座休息。

          莫名地,她悄悄松了口氣,或許是自己想多了。

          等下了車,從此往后他們大路朝天各走半邊,再無糾葛就是最好的結局。

          何況傅淮之這樣的男人,絕對不會缺一夜情對象。

          中途陸星辭半路下了車,傅綰月直接忽略了他戲謔的眼神,打算在前面的路口也讓司機停個車,自己完全可以坐地鐵回去,再讓她跟傅淮之待在一起,她快窒息而死了。

          “地址?”清冷的音調,不帶任何情緒起伏。

          “不用了,我在這下車就……”

          傅淮之看了過來,眉梢微挑,傅綰月的話突然就說不出口了。

          “鉑悅府?!?/p>

          擋板緩緩升起,傅綰月猛地看向了傅淮之,男人有些不耐得扯了扯衣領,“你怕我?”

          “沒有?!彼恢栏祷粗@是什么意思,總不會是要她為昨晚的事情寫個報告給他審批吧。

          聽到她的回答,男人輕笑出聲,配上他那張一貫淡漠的臉,倒是顯得這一切如此的不真實。

          “昨晚上,膽子不是很大?”

          傅綰月在沉默片刻后,掀起眼皮道:“沒記錯的話,風總跟我是你情我愿,總不會現在想來秋后算賬吧?!?/p>

          她跟江澈互相給對方戴了一頂徹頭徹尾的綠帽子,可她還是留了一個心眼,選了江澈根本惹不起的傅淮之,唯一錯估的就是本該各找各媽的傅淮之在她面前。

          傅淮之沒立刻回答她,車還在平穩行駛,傅綰月以為他不會再開口的時候,他說了一句令她大感意外的話。

          “你介不介意嘗試長期性 伴 侶?”

          傅綰月見鬼似得盯著他,沒想到傳聞中的傅淮之,能提出這個要求,不過對于江澈的一整個朋友圈,她都沒打算繼續深入,所以想也不想開口道:“我拒絕?!?/p>

          與此同時,傅綰月的手機震動,依舊一個陌生號碼,不過這次對方沒給傅綰月拒接的余地,他選擇了發信息。

          【不接電話是吧,我在你小區門口等你,有本事別回來?!?/p>

          【我有得是辦法收拾你,別以為搭上了傅淮之,他就會把你當回事,他會缺你一個女人?】

          瘋子。

          傅綰月深呼吸一口氣,就在傅淮之挪開視線的時候,她的手摸上了他的大腿,“我想剛才的話,我應該收回,要不要去我家坐坐?!?/p>

          傅綰月覺得自打發送那個信息后,事情都變得不受控制了起來。

          她和傅淮之的身影,倒影在電梯鏡面上,中間只隔著一只小行李箱,空氣都帶著粘稠的曖昧感。

          那種被人虎視眈眈的感覺又來了。

          不過相比較起隨時可能從角落里躥出來的江澈,傅綰月寧可將傅淮之帶上樓。

          “?!彪娞菰谥虚g???,進來了一批人。

          傅綰月朝后讓位,腰卻被一雙大掌牢牢扣住,她渾身一僵,能感覺到那熟悉的氣味縈繞鼻息,隔著一層薄薄的衣料,似乎在往她的側邊拉鏈游走。

          傅綰月覺得荒唐,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產生幻覺了,電梯光潔的鏡面上,男人矜貴清冷,穿著講究,任何人都想象不到他的手在做什么。

          “今天不上班呀?!弊≡跇巧系泥従哟蛄寺曊泻?,順便朝著傅淮之看了眼,“男朋友呀?蠻好的蠻好的?!?/p>

          傅綰月有些笑不出來,傅淮之的手已經在隱隱往上走。

          “朋友而已?!?/p>

          鄰居八卦地笑了,“懂得懂得,你們小年輕的情調?!?/p>

          傅綰月:……

          好在電梯已經到達樓層,傅綰月輕聲道:“到了?!?/p>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