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都市 > 顏然蕭雯云

          更新時間:2023-01-19 15:58:35

          顏然蕭雯云

          顏然蕭雯云 蕭雯云 著

          連載中 顏然蕭雯云

          顏然蕭雯云是作者蕭雯云經典小說中的主角,小說以形式來敘述,大大增加了難度??上攵?,作者對它傾注了多少心血!內容主要講述“我,無能為力!”一字一句,說的毫無溫度。此刻的顏然在院長心里,就好似變了一個人一般,以前也遇到棘手的病人,她從不說自己無能為力之類的話。...

          精彩章節試讀:

          夏日的洛城,讓人如置身在蒸籠一般;醫院處處冷氣,讓人感覺不到四季中的悶熱。

          顏然一身白大褂,干凈又干練的來到院長辦公室,“院長,您找我?!?/p>

          “南醫生,這是我昨天給你說的那位病人的家屬,他的母親入院后由你負責?!?/p>

          顏然順著院長的目光看去。

          瞬間,身子如被電流擊中一般站在原地,腦子‘嗡’一聲炸開,隨后發白,院長還在說什么。

          而后面的話,當她看到沙發上坐著的那個男人時,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

          唐郁白……!

          原來院長口中說的海城唐少就是他?也是,海城能夠讓院長出面的唐少,除了這位之外,還有誰?

          而她,竟然……

          “南醫生?南醫生?”

          “院長?!鳖伻槐辉洪L叫的回神,看著沙發上的男人,目光冷了好幾分。

          而院長絲毫沒察覺,語氣嚴肅的沉了沉:“你沒事吧?”

          “沒事?!鳖伻慌τ米羁斓乃俣日砗们榫w,將對這個男人所有的痛和恨壓下。

          而有些顫抖的握緊雙拳,出賣了她內心的翻滾。

          院長繼續說道:“唐少母親的病例和情況,我昨天已經……”

          “抱歉院長!”

          院長的話沒說完,就被顏然打斷。

          她的目光始終在沙發上的男人身上,整個辦公室的氣氛也因為她這句話變的微妙。

          “唐少母親的病例我看了,很抱歉我無能為力?!逼鋵嵥龥]看,若是看了,她今天不會出現在這里。

          因為是這個男人的母親,是那個女人,她就不可能接這手術。

          院長不敢相信的看著顏然:“你說什么?”

          “我,無能為力!”

          一字一句,說的毫無溫度。

          此刻的顏然在院長心里,就好似變了一個人一般,以前也遇到棘手的病人,她從不說自己無能為力之類的話。

          都是盡力而為,而每次,她都全力以赴,不管多難的手術在她這里成功率都很高。

          然而這次只是看了病例,就說無能為力?

          “南醫生啊……”院長再次開口,語氣帶著更沉的嚴肅,這畢竟是在病人家屬面前。

          而顏然卻是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

          弄的院長有幾分尷尬。

          看向沙發上的男人:“唐少,這南醫生今天大概遇到什么事,她平時不這樣!”

          “院長?!弊谏嘲l上一直不曾說話的唐郁白,此刻冰冷的看向院長,身上的氣息帶著幾分壓迫。

          院長更客氣:“放心,我會再去跟南醫生說說,她的醫術你放心,您母親……”

          “不用!再幫我推薦別的專家?!?/p>

          男人好看的雙眸,此刻如寒冰一般。

          院長感覺到了兩人的關系微妙,但還是極力說道:“南醫生在我們院里是這方面的首席醫生,手術成功率高達……”

          院長話沒說完,男人就從沙發上起身,邁開修長的腿朝門口走去,那背影更是給人無法抗拒的壓力。

          讓院長后面的話,悉數咽回。

          顏然回到辦公室直奔洗手間,看著鏡子中蒼白的自己,撲了好幾捧冷水才讓自己冷靜些。

          不至于現在立刻拿上手術刀去找那個男人。

          唐郁白……!

          五年了,這個讓自己發誓生死兩不相見的男人,竟然出現在了洛城。

          “嘭!”一聲,外面辦公室的門被人從外狠狠踹開。

          顏然聽到動靜,原本整理好的情緒,眼底再次浮上怒火,轉身的那一刻,男人已經陰沉著臉站在洗手間門口。

          四目相對,眼底皆是猩紅的對峙在一起。

          許久……!

          顏然若無其事的朝男人走去,狠狠擠開他出去。

          然剛走出兩步,手腕上就傳來一股力道,那力道幾乎恨不得捏碎她的手骨。

          疼的顏然本就已經蒼白的臉色越發沒有血色。

          “唔!”后頸傳來一股同樣恨不得捏碎她的力道,疼的顏然再也忍不住的悶哼出聲。

          不等她反應,就被狠狠的朝摁下。

          臉被搓在冰冷的桌面上,痛的她腦子發白。

          另一只手撐在桌面上,強力起身,然而男人力道更大,只聽‘嘣’一聲,腦門被砸在辦公桌上。

          顏然胸腔積壓的恨轉為憤怒,操起桌上的筆筒一個翻身就朝男人臉上砸去,“哐鐺,唰啦……”

          地上一片狼藉。

          她忽然的動作,讓唐郁白觸不及防被砸了個正著,最終松開了她。

          得到自由的顏然起身,飛快起身,揚起手就是一耳光扇在男人臉上,“啪!”

          眼眶依舊憤怒的發紅,當年從海城離開的時候,她就發誓,再也不會見他!

          她在憤怒。

          唐郁白亦是!

          下一刻,男人伸手再次握緊了她的脖頸,將她后背狠狠的抵在辦公桌上壓進:“不是要嫁給那個老男人?怎么在這累死累活?”

          男人每一個字,說的刺心。

          沒人知道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相見之時竟然彼此都這樣劍拔弩張,只有彼此自己知道自己心中的那份痛。

          當年她們在一起那么美好幸福。

          誰想到,再相見,竟然是恨不得弄死彼此的歇斯底里。

          顏然冷笑,膝蓋狠狠的朝男人頂去,“我要嫁給誰,你管的著嗎?”

          這句話,是她當年對他說的最后一句話。

          唐郁白猩紅著眼擋住她的膝蓋,而后狠狠將她拎起狠狠砸在地上,那一刻疼的顏然覺得渾身骨頭都要碎裂。

          不等她爬起,就聽男人一句:“顏然,你還是一如既往的賤?!?/p>

          顏然冷笑的看向他:“賤?誰比的過你們唐家人?暴發戶一樣到處攀高枝!”

          唐郁白:“……”

          看著她的眼,越發陰沉,握拳的雙手亦是顫抖。

          顏然看著他,就這樣看著,兩人對峙在一起,當年是如何歇斯底里的分開,現在就是如何劍拔弩張的對峙。

          醫助聽到動靜過來,就看到兩人都恨不得撕了對方的架勢。

          “南醫生?!?/p>

          上前扶起顏然,低聲道:“我馬上報警?”

          “沒事,你先去忙吧!”

          看著男人因醫助到來憤怒離去的背影,舒了口氣。

          “您真的沒事嗎?”醫助不放心。

          顏然推開了她,走向一邊:“不要告訴任何人?!?/p>

          “是!”醫助點頭。

          推開醫助,轉身進到洗手間。

          事情鬧到這個地步,顏然自然沒有上班的心思,將自己的號全部轉到同部門的秦墨醫生名下。

          洗了個澡,換上來時穿的紅色長裙,栗色長發放下,美的如動人心魄的海妖。

          而她,也真的是妖,冰冷的妖!

          車速極快的穿過洛城城區,連續闖了好幾個紅綠燈的顏然,在手機急促的響聲中清醒冷靜。

          看了眼號碼,接起:“哥?!?/p>

          “唐郁白在醫院?”電話那邊的男人雖是在問,但語氣中帶著肯定。

          顏然嘴角揚起一抹笑。

          消息還真快。

          “是?!?/p>

          “媽讓我來接你回東湖國際?!碧朴舭兹チ寺宄?,和顏然相遇,他們擔心……!

          然而只聽顏然說道:“我不回去?!?/p>

          “薇薇?!彪娫捘沁叺穆曇魩е鴰追謸?。

          “我和唐家的事,你們不要插手?!?/p>

          而顏然心意已決。

          當年不讓南家插手,那么現在也一樣。

          掛斷蕭雯云的電話。

          車直接上了高速,去了云州鎮的墓地。

          連續四個小時的車程,到墓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途中電話不斷,她一個沒接。

          ……

          和洛城不一樣,云州陰雨綿綿。

          站在雨幕中,本該炎熱的夏季,冷雨打在身上血液也都涼了,臉上濕透,分不清是雨還是淚。

          手指輕撫著墓碑上的照片,照片中的老人笑容慈祥,卻給顏然一種蒼涼的感覺!

          語氣哽咽:“外婆?!?/p>

          眼底布滿悲傷。

          想到當年最后打給她的那通電話,眼底的悲傷悉越濃,語氣也恢復了清冷。

          “他來了!”

          “……”

          “我沒違背對您的承諾!”

          當年,她答應外婆不再見唐郁白的,也發誓不會踏進海城半步,但現在人來了。

          她知道,老太太是擔心她看到唐家的人會報復,不希望她的后半生不得安寧。

          可就算時隔五年再相見,她心底那股恨,依舊如此清晰。

          頭上的雨,忽然停了。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