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都市 > 徐初然傅臨

          更新時間:2023-01-19 16:28:51

          徐初然傅臨

          徐初然傅臨 傅臨 著

          連載中 徐初然傅臨

          徐初然傅臨是著名作者傅臨寫的一本小說里面的主角。這部小說是難得的精品之作,沒有套路,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筆沒得說。那么徐初然傅臨的結局如何呢,我們繼續往下看“我留下來陪蘇老板呢?!薄澳俏蚁茸吡?,有沒有什么要吃的,我給你帶?”徐初然說不用,“你趕緊走吧?!?..

          精彩章節試讀:

          徐初然說:“你想結那就結吧,我可是給你機會的,反正你到時候別后悔就行?!?/p>

          傅臨笑著看她,摸了摸她的頭,道:“今天真不回去了?”

          “我留下來陪蘇老板呢?!?/p>

          “那我先走了,有沒有什么要吃的,我給你帶?”

          徐初然說不用,“你趕緊走吧?!?/p>

          傅臨琢磨了一會兒,道:“蘇婉婧的孩子,真的不是靳漣的?”

          “不是?!毙斐跞灰矝]有提肖冉。

          “今天晚上回去,我給咱媽打個電話,跟她說說結婚的事情,我想的是你家那邊辦一場,然后我們這邊辦一場。不然奶奶那邊年紀大,奔波太遠,也不方便?!备蹬R考慮得倒是挺長遠,明顯是琢磨這事情琢磨有一段時間了。

          “你看著辦?!毙斐跞徽f。

          “你也給我上點心?!备蹬R伸手捏了捏她的臉。

          “知道了?!?/p>

          兩個人告別離開時,徐初然還是忍不住彎了嘴角。

          沒過多久,徐母就給她打了電話。

          “阿律一直讓我勸你結婚,明里暗里暗示我好多次了,我怕你心煩,就很少跟你提?!毙炷傅?,“這次你同意了,他剛剛給我打電話,讓我幫忙看看家里這邊的場地,說想盡快準備婚禮。你是不知道,他有多高興?!?/p>

          “是嗎?”徐初然忍不住揚了揚嘴角。

          “剛才打電話過來,好像喝了點酒,看上去挺高興?!毙炷傅?。

          “我等會兒打個電話去說說他?!毙斐跞徽f。

          “你去說他干什么?”徐母心疼女婿,道,“人家還不是在意你,這高興了喝點酒怎么了?你要不一直拖著他,他也不至于這樣?!?/p>

          徐初然撇撇嘴,道:“到底誰才是你閨女?!?/p>

          “不說了,媽跟你爸去看看哪個酒店好?!毙炷笣M臉興致的說。

          傅臨這通電話,不僅僅他自己高興,徐母徐父也很高興,沒有一對父母,愿意自己的女兒一直被拖著。

          徐初然自己也挺高興,掛了電話之后,嘴角的笑意也沒有止住。

          蘇婉婧看了看她,說:“什么事情這么高興?”

          “也沒有什么,就是可能要結婚了?!毙斐跞环炊行┎缓靡馑?。

          蘇婉婧說了句恭喜。

          徐初然當晚就在醫院住下了,第二天去給蘇婉婧買飯的時候,看見了帶著姚雙禾來醫院的肖冉。

          肖冉掃了她兩眼。

          徐初然不想暴露蘇婉婧,連忙轉身走了。

          “靳太太?!毙と絽s喊住了她。

          徐初然的腳步不得不停下來。

          “誰生病了?”他漫不經心的問。

          徐初然隨口說道:“一個朋友,我過來看看她?!?/p>

          她沒有透露半點詳細信息。

          肖冉盯著她:“什么朋友?”

          徐初然就沒有理他了,很快就走了,帶著兩份飯回來的時候,再次碰到了肖冉。他又看了她一眼。

          她被看的臉色不自然,很快就走了。

          姚雙禾看著肖冉,疑惑道:“你看徐初然干什么?”

          肖冉眼神慵懶,帶著姚雙禾做完檢查之后,找一個認識的護士問了一句:“徐初然來這邊看的誰?”

          傅臨以前是醫生,認識徐初然的人比較多,但蘇婉婧,就沒有人認識了,只道:“陪一位女士來的,那個女士懷孕了?!?/p>

          肖冉的目光閃了閃。

          “肖冉,我們走了?!币﹄p禾在一邊說。

          “嗯?!毙と秸f,“走吧?!?/p>

          他帶著姚雙禾回去,一路上姚雙禾跟他說話,他都有些心不在焉,等到姚雙禾要問他吃不吃飯,他說:“有事得去處理處理?!?/p>

          “好吧?!币﹄p禾說,“那你先忙?!?/p>

          肖冉重新開車去了醫院,他問來了病房,走到病房門口時,果然看見蘇婉婧在病房上躺著。

          她盯著天花板看了很久,面無表情的。

          肖冉忍不住彎了眼角,盯著她的肚子看了兩眼,然后又移到了她的臉上。

          他看了好一會兒,才抬腳走了進去。

          蘇婉婧看到他的時候,眼底多了點冷意,而徐初然的臉色有些慌張,她抿唇說:“你來干什么?”

          “聽說蘇老板住院了,過來瞧瞧?!毙と皆谔K婉婧身邊坐了下來,說,“蘇老板這是生了什么???”

          蘇婉婧冷淡的說:“和你有什么關系?!?/p>

          肖冉動手給她削蘋果,道:“一夜夫妻百日恩,好歹是夫妻,蘇老板住院了,我自然也得來探望探望?!?/p>

          徐初然腹誹說:“你還來看人呢,來看人還空手來?!?/p>

          “蘇老板,你想吃什么?”肖冉看著蘇婉婧笑道。

          “你別出現在我面前就行?!碧K婉婧說。

          肖冉笑意更加明顯,“蘋果吃不吃?”

          蘇婉婧沒有搭理他。

          “給你切成小塊?”

          “蘇老板只是有點感冒,沒什么大問題,肖總還是不要打擾蘇老板休息吧?!毙斐跞辉趲兔s人了。

          肖冉道:“蘇老板,好好休息?!?/p>

          臨走前,他的手卻輕輕撫摸著蘇婉婧的肚子。

          這個動作,讓蘇婉婧整個人明顯的一頓,肚子也不由自主的吸進。她雙眼直直看向他,毫無波動中帶著探究。

          “你肚子很癟,明顯沒吃東西,蘇老板,確定不要削好的蘋果?”肖冉詢問道。

          “你就是這么隨便對女人動手動腳的?”蘇婉婧問。

          “我跟蘇老板是什么關系,那是負距離接觸的交情,摸摸肚子,算得了什么?蘇老板別餓著肚子才是?!毙と绞栈厥?,轉身走了。

          蘇婉婧想,這個孩子,恐怕得盡快處理了。多留一天,就是累贅。

          她修養了兩天,就預約了醫生,打算做人流。

          去醫院的那天,蘇婉婧是一個人去的,醫院里不少女孩,都是孤零零的一個人,但凡孩子的父親們有點責任,事情也不至于走到這一步。

          蘇婉婧替小姑娘們惋惜。

          等到她還需要點時間,她有點想抽煙了,便下樓去便利店轉了轉,沒想到卻在便利店里碰到姚雙禾跟肖冉。

          肖冉余光掃到她,但沒有徹底把臉轉過來。似乎沒想跟她打招呼,想當一個陌生人就過去了。

          蘇婉婧只看著姚雙禾,只覺得這姑娘,不長教訓,她明明已經好心提醒過她。

          只是結賬的時候,他們到底是撞上了,肖冉才問了一句:“蘇老板,又來醫院了?”

          蘇婉婧沒有回答。

          “來復查?”不知道為什么,她說起這三個字的時候,聲音有點冷。

          “嗯?!碧K婉婧順著他的話走。

          “你說我們都認識,蘇老板既然要檢查,那我就勉為其難,陪著蘇老板?!毙と剿坪跻蚕朦c煙,不知道因為什么,卻把手給放下了,而在看見她拿了煙的時候,微微瞇了瞇眼睛。

          蘇婉婧聽見肖冉涼涼的笑了一聲。

          “生病了還抽煙呢?”他問。

          “有問題?”

          肖冉道:“沒問題,不過檢查,還是我陪你去吧?!?/p>

          “不用?!?/p>

          肖冉輕飄飄道:“你在害怕什么?”

          蘇婉婧看著他,他這會兒在隱隱不耐煩什么,那種不耐煩的情緒,已經開始漸漸攀升。

          今天恐怕不能拿了孩子,不然肖冉,也就知道了。他太敏銳,得發現什么。

          蘇婉婧便說:“我檢查完了,準備回去了?!?/p>

          肖冉順手把她的煙給丟了,在她的注視下,皮笑肉不笑道:“感冒了,還抽什么煙?蘇老板,自己的身體,可別作踐?!?/p>

          “行?!彼睦锛婋s凌亂,居然主動配合了他。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