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都市 > 喬藝夕紀川南

          更新時間:2023-01-19 15:26:54

          喬藝夕紀川南

          喬藝夕紀川南 紀川南 著

          連載中 喬藝夕紀川南

          喬藝夕紀川南是著名作者紀川南熱門小說里面的主角。書中情節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說。下面看精彩試讀!一切都怪喬藝夕。喬藝夕導致了她整個世界的崩塌。破壞了她的愛情、家庭、朋友、乃至她的人生。孟婉玉恨喬藝夕恨到希望喬藝夕立刻死在她眼前。...

          精彩章節試讀:

          一切都怪喬藝夕。

          喬藝夕導致了她整個世界的崩塌。

          破壞了她的愛情、家庭、朋友、乃至她的人生。

          孟婉玉恨喬藝夕恨到希望喬藝夕立刻死在她眼前。

          同時她也覺得喬藝夕對自己的感情是一樣的。

          喬藝夕肯定也恨她。

          現在喬藝夕看到自己淪落成老男人的情人,一定很得意吧?

          孟婉玉死死盯著喬藝夕。

          她說不清自己的心思。

          但是如果喬藝夕在這一刻表現出一絲一毫的鄙視,她都會無法克制自己地沖上去。

          喬藝夕卻一眼都沒有再看她。

          除了在她和丁易林調情的時候,喬藝夕站起來看了他們一眼。

          接下來喬藝夕就再也沒有看過她。

          喬藝夕和丁易林坐在會客區的沙發上。

          她直接道:“我今天來,是聽說丁大師可以幫人看到前世來生,不知道傳聞是不是真的?”

          丁易林本人比資料上的照片看起來更精神一些。

          但他五官平常,眼皮下垂,眼睛看上去像個三角形,所以顯得有些刻薄兇狠,不是和善面相。

          他聽到喬藝夕的話也有些意外。

          一般女明星來找他,都是求事業的。

          最近還沒有明星特地找他就是為了看個前世來生。

          不過他懷著獵色的心思,自然要做出高人風范。

          “當然不是假的,不過是前世來生,一般人做不到,對我來說卻是小事情?!?/p>

          喬藝夕笑了一下:“我還聽說,丁大師不是口述的形式,而是可以真切讓人看到畫面?”

          丁易林這次倒是沒有把話說太滿。

          他皺皺眉,故作深沉道:“看是可以看到,但是因為此事畢竟涉及天機,前世無關緊要,可以看到畫面,來生卻是不能讓你看的,只能簡單與你說上一些?!?/p>

          喬藝夕挑眉:“哦?”

          丁易林看她似乎有所懷疑,也不心虛。

          他拿到的鏡子是寶物,映出來的人的前世都是真實的。

          人們雖然投胎轉世,記憶全消,但是有些感應是刻在骨血里的。

          但凡是看到鏡子里畫面的人,都不會對其中的內容有任何懷疑。

          只要客戶先看了鏡子里的前世景象,就會對丁易林充滿信任。

          此時丁易林再胡謅幾句對方的來生情況,對方便心服口服。

          很多人甚至聽到自己來生的命運不是很好,還要花大價錢讓丁易林幫自己改命。

          這一招他屢試不鮮,從來沒有失手過。

          雖然丁易林沒有說出來,但喬藝夕在他眉眼間掃了一圈,便猜到他在打什么主意。

          還是那句話,最高級的假話是半真半假。

          丁易林手握寶鏡,給人展現出真實的前世,來生的情況就隨便他胡說八道了。

          跟某些坑人的銷售手段一模一樣。

          喬藝夕說:“那我想看看我的前世來生?!?/p>

          丁易林卻不忙著拿鏡子。

          他喝了口水,拉長了語調道:“你來我這里,不知道介紹的人有沒有跟你說清楚,你之前付的費用,只是見到我的費用,具體的業務還要單獨付費,前世來生這個業務可不便宜?!?/p>

          喬藝夕淡淡道:“我知道?!?/p>

          丁易林頓了一下,他比了個手勢:“這個數,后面的單位是百萬?!?/p>

          喬藝夕想,這也太能賺了,回去必須讓紀川南查查這人交稅沒。

          她臉上沒有分毫波動:“我付得起?!?/p>

          這下丁易林收斂了一些,仔細將她打量一遍。

          喬藝夕確實氣質不凡,看上去就很像什么豪門千金。

          但是豪門千金,不會讓一個經紀人搭線來找他。

          他試探著問道:“我這里可是不能后悔的,你家里對你一次性花這么多錢買這個業務沒有什么意見吧?”

          喬藝夕輕描淡寫道:“不花家里的錢?!?/p>

          她自己有的是錢,用得著花別人的錢嗎?

          丁易林卻因為她這句回答徹底誤會了。

          原來是有金主!

          怪不得這么驕矜。

          丁易林一邊失望被人捷足先登,一邊又放松了許多。

          包養這種事情嘛,有一次就有兩次,有兩次就有無數次。

          別人能包的起,他也能包的起。

          更何況,他還能給包養對象一般人給不了的東西。

          想到這里,丁易林意味深長地說:“我在娛樂圈都沒見過聽過你的名字,你現在不紅吧?”

          喬藝夕:“哦,我剛簽約,作品還沒播?!?/p>

          丁易林笑道:“剛簽約的新人能拿到什么好資源,好資源都掌握在上層人的手里?!?/p>

          他暗示道:“我就認識很多名導名編劇,還有一些影帝影后,很多都是我的老客戶,跟我關系不錯?!?/p>

          喬藝夕好笑道:“關系不錯?”

          丁易林以為她心動了:“有些不止不錯,還非常好?!?/p>

          “哦?!眴趟囅?,“既然這樣,你幫他們做業務時會收錢嗎?”

          丁易林:“……”

          他噎了一下,沒想到喬藝夕會問出這種問題。

          還沒等他想好怎么回答,喬藝夕又道:“丁大師,我想盡快看看我的前世來生,現在不可以看嗎?”

          她帶一點微微笑意問:“還是說,傳聞有什么誤會?”

          丁易林本想多和喬藝夕聊聊天,喬藝夕卻如此不配合。

          他稍感不悅,沉下臉:“怎么可能?”

          他用指紋密碼鎖打開書房的門,進去拿出一個盒子。

          喬藝夕的眼神落在那紅色的盒子上,明知故問:“這是什么東西?”

          丁易林高深莫測道:“這是我特地煉制的寶物?!?/p>

          “為防止天機泄露,在看前世畫面時,要通過我這寶物才能看清?!?/p>

          這就是為什么沒有人想去搶走他鏡子的原因。

          因為丁易林對外界的統一說法是,鏡子只是媒介,真正能使人看到前世畫面的,是他的法術。

          喬藝夕似笑非笑:“丁大師親自煉制的?”

          丁易林一派高人風范:“自然?!?/p>

          他有心炫耀:“我看你與我有緣,不妨讓你看看我這面鏡子的工藝?!?/p>

          喬藝夕笑了一聲,沒有說什么。

          今天出門的時候,她擔心丁易林有些本事,能看到鬼魂——雖然這種概率很小。

          但是為了以防萬一,她還是沒讓纖云跟著過來。

          幸好纖云此時不在這里,不然非把丁易林的頭給打掉。

          喬藝夕:“那就勞煩丁大師,我也想見識……”

          她的話被打斷了。

          “我也想看!”

          孟婉玉快步走過來,撐著勉強的笑容。

          “我也想看看?!?/p>

          丁易林全副身心都放在喬藝夕身上,半天了都沒注意到孟婉玉。

          他詫異回頭:“你怎么還沒回房間?”

          孟婉玉是前不久別人送他的“禮物”,也是他最近的新寵。

          年輕,漂亮,經驗少,知情識趣,任人擺布。

          他對這個新情人還是挺滿意的。

          所以即便現在對方打擾了他,他也沒有發火。

          孟婉玉咬著下唇,看向他:“我也想看看,不可以嗎?”

          丁易林微怒:“胡鬧,你看什么?!?/p>

          孟婉玉盯向喬藝夕:“她看我就不可以看嗎?”

          她這話一出,丁易林的臉色倒是好看起來了。

          他品出了孟婉玉話里的酸意。

          上到七十九,下到一十九,沒有男人不喜歡看到女人為自己爭風吃醋。

          但凡看到美女為了自己拈酸吃醋,男人總是會自得自滿的。

          這側面證明了自己的魅力。

          丁易林緩和了語氣:“那你過來吧?!?/p>

          其實他是誤會了孟婉玉。

          孟婉玉跟他只是虛與委蛇,對他全無感情,怎么可能會為了他吃醋?

          她只是單純的看不慣喬藝夕在自己面前擁有什么自己沒有的東西。

          她跟著丁易林有一段時間了,也見過丁易林接待一些來看前世來生的客戶。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