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都市 > 魏辭林雪

          更新時間:2023-01-19 14:46:25

          魏辭林雪

          魏辭林雪 林雪 著

          連載中 魏辭林雪

          魏辭林雪是著名作者林雪小說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書中的那男主魏辭林雪如磐石般堅定,女主的豁然與可愛,溫暖而不失俏皮。那么魏辭林雪的結局如何呢,我們繼續往下看林雪一怔,直到浴室傳來水聲才回過神來。他這是什么意思?恐嚇自己?!...

          精彩章節試讀:

          林雪看著合上的房門,轉過頭來:“只有一張床怎么睡?”

          魏辭不以為意:“該怎么睡就怎么睡?!?/p>

          說著就開始解衣服上的紐扣。

          林雪見狀連忙捂眼叫道:“魏辭!你要干什么?!”

          魏辭睨了她一眼:“我去洗澡?!币贿呁慌缘脑∈易呷?。

          進門之前他停下來說了句:“這棟祖宅是明清時留下來的,不想遇到什么奇怪的事就最好不要出門?!?/p>

          林雪一怔,直到浴室傳來水聲才回過神來。

          他這是什么意思?

          恐嚇自己?!

          可是看著窗外夜色下的宅院,她心中竟然隱隱生出一絲寒意。

          再看看連張椅子都沒有的房間,總不能和魏辭睡一張床吧!

          最終,林雪在柜子中找到一床被子。

          魏辭從浴室出來就見床邊的地毯上鋪著床被子。

          林雪也不奢求自己能睡床,對他說:“今晚我睡地鋪行了吧!”

          魏辭皺了皺眉:“隨你?!?/p>

          關燈后。

          林雪睡在柔軟的地毯上也沒覺得不適,疲憊了一天她很快就沉沉睡去。

          床上的魏辭睜開眼,來到床邊,看著月色下女人姣好的睡顏,眉目逐漸柔和。

          清晨。

          林雪被一陣嘰嘰喳喳的鳥叫聲吵醒。

          睜開眼,她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坐起來一看身邊空無一人,她松了口氣。

          不知自己怎么睡到了床上。

          大清早魏辭也不知去了哪里,林雪起床出了房門。

          在院中遇見李伯不禁問:“嚴……時硯去哪里了?”

          李伯回答:“少爺陪老太爺去湖邊釣魚去了?!?/p>

          釣魚?

          “少夫人也可以去看看?!?/p>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在山林和田野。

          一路上鳥語花香,林雪深呼吸一口清新的空氣,感覺心情舒暢。

          離嚴家老宅不遠處有一片湖泊,名曰朝陽湖,據說是嚴家的私人湖。

          嚴老太爺雖然年過七十,卻愛釣魚,每日都要來這湖邊垂釣。

          林雪趕到的時候嚴老太爺桶里已經有了大半桶戰利品,再看魏辭,居然一條都沒有釣到。

          嚴老太爺嘆息:“小子,你今天心性不穩啊?!?/p>

          魏辭但笑不語,水面上的浮標動了動,他不慌不忙地收線。

          嚴老太爺連忙拿他的空桶來接,釣上來的是一條肥碩的鯉魚。

          嚴老太爺拿著桶里的魚,轉身就倒入了自己桶中。

          林雪在一旁看了不禁瞠目,合著這滿桶戰利品就是這么來的?

          嚴老太爺轉頭看見她,被發現作弊也不覺尷尬,反而對她呵呵一笑:“小淺來啦!”

          和昨日堂上莊嚴的老人簡直判若兩人。

          “爺爺?!绷盅┹p聲喚了句。

          魏辭聞聲轉過頭來。

          “昨晚睡得可還好?”

          林雪想要問他昨晚的事,當著老太爺的面又不好開口。

          老太爺見她欲言又止,想著夫妻兩可能有什么私密話要說,體貼地起身說:“今天的魚釣的差不多了,我就先回去了,小淺,你來陪他釣會吧,要把這桶裝滿才可以回來??!”

          說著他吩咐一旁的李伯幫他提著一桶魚往回走去。

          林雪看著老太爺的背影,感覺有些好笑:“你爺爺挺有意思的?!?/p>

          “坐吧?!蔽恨o重新把魚鉤甩回水里。

          林雪在一旁的躺椅上坐下,繼續剛才的話題問:“昨天晚上怎么回事?我怎么睡到床上去了?”

          “半夜你一直喊著冷,我就把你抱上床了?!?/p>

          林雪狐疑:“你沒對我做什么吧?”

          魏辭瞥了她一眼,似乎在說“你很自戀?!?/p>

          她癟癟嘴,眼看著他很快又釣上一條鱸魚。

          “沒想到你釣魚這么厲害?!?/p>

          他一邊收線一邊側過臉來:“你不知道的事還有很多?!?/p>

          林雪看著他飽含深意的眼神,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魏辭低頭拿桶在湖中舀了些水,然后把魚放進桶里。

          林雪看著他動作嫻熟地串著魚餌,隨手一拋,魚線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不遠處的水面上泛起陣陣漣漪。

          “我們什么時候回城?”

          魏辭仰躺在靠椅上:“釣完這一桶?!?/p>

          ……

          林雪只好在一旁看著他釣魚。

          青山綠水間,一切似乎都安靜了下來。

          只有時不時吹來的陣陣微風撩動額前的細發,林雪躺在靠椅上倒也覺得愜意。

          直到太陽升起,照得湖面波光閃爍,魏辭的魚桶也快裝滿了。

          他終于收起魚竿起身:“走吧?!?/p>

          回到宅子吃過早飯。

          魏辭帶著林雪辭行,嚴啟林夫婦也準備回城,在林婉君的邀請下,兩人坐上了嚴啟林有著雙排座的奔馳。

          上車時林婉君拉著林雪坐在前排,和她聊一些生活上的瑣事,重點說了很多關于養胎的注意事項,林雪一度險些繃不住就要把真相說出口,聽到后座幾聲輕咳才勉強忍著。

          “阿書,你是不是感冒了?”林婉君終于回過頭來關心起兒子。

          “唔,可能昨晚被人搶了被子有些著涼?!彼酚薪槭碌卣f著。

          這魏辭真是越來越口無遮攔了!

          林雪面上有些不太自然,拿了瓶礦泉水打開來喝。

          林婉君有些嗔怪地看著他:“你們年輕人就是圖涼快,記得以后別把空調開太低,你著涼倒沒什么,別把小淺和寶寶凍著了!”

          “咳咳……”正在喝水的林雪聞言嗆了個正著,捂著嘴咳嗽起來。

          林婉君見狀連忙來替她順背:“小淺,你慢點喝?!?/p>

          “我沒事?!彼龘u著頭好一會才緩過氣來。

          后排一直沒開口的嚴啟林忍不住對妻子說:“他們年輕人的事你就少操心了!”

          林婉君見丈夫開口,也不再說什么。

          只有魏辭眸中始終帶著淺淡的笑意,一旁的嚴啟林把一切看在眼里,心中暗罵了句臭小子。

          車輛終于抵達東湖別墅。

          林雪與嚴啟林夫妻道別后下車。

          “小淺,我過兩天再來看你!”

          臨走前,林婉君從窗戶探出頭來笑著朝她揮手說。

          林雪心中叫苦,臉上卻只能開心地應著好。

          目送車子遠去。

          “演技不錯?!蔽恨o在一旁點評。

          林雪扭過頭來看著身邊幸災樂禍的男人,心里有些窩火:“你為什么不把我們離婚的事情告訴家里?還騙他們說我懷孕!”

          他的神色微微收斂,黑眸沉了沉:“我說過,我不想和你離婚?!?/p>

          林雪皺眉:“我們已經離婚了,請你認清楚事實?!?/p>

          “林雪,我會讓你回心轉意的?!?/p>

          魏辭一雙如墨的雙眸深深地看著她,宛如兩道漩渦攝人心魂。

          林雪霎時心跳如雷,撇開臉說了句:“你趁早死了這條心吧!”

          轉身往別墅走去。??γβ

          魏辭只是在原地靜靜地看著她的背影。

          林雪一路回到房間,關上房門仍覺得心跳異常,不知是不是回來的路上太過匆忙,連帶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回想這幾日魏辭對她的態度和自己下意識的一些反應,林雪認為很有必要和他保持一定距離。

          第二天開始,林雪早早就出門,走出別墅好一段距離才打到車去公司。

          她開始早出晚歸,一回別墅就待在房間不出來,在公司也盡量不和魏辭碰面。

          就這么相安無事過了一周。

          周末兩天,林雪帶著表姨和表姨父逛了北京好幾個景點,直到精疲力盡才回到別墅,倒頭就睡。

          周一,她接到表姨準備回杭州的信息。

          正在為上班無法去為表姨和姨父送別感到內疚,就見經理拿著她的設計方案走了過來。

          “小淺,你還是再改改吧?!?/p>

          林雪起身叫住他:“劉經理,我的設計到底有什么問題,這已經是第三稿了?!?/p>

          劉經理有些為難地看著她:“不是我為難你,是總裁那邊說不行?!?/p>

          “魏辭?”

          林雪懷著復雜的心情來到魏辭辦公室前。

          正踟躕著要不要進去問問他設計方案的問題,剛要抬手敲門,只見房門忽然被人從里面打開。

          抓著門把手的溫蔓見到她微微一愣,視線飄到她手里的文件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怎么,這么快修改好了?”

          “我找魏辭?!闭f著就要進去。

          溫蔓卻擋住門口:“不用了,嚴總壓根就不會看你的設計,你寫了也是白寫?!?/p>

          林雪皺眉:“他為什么不看?”

          “還能是因為什么,大概是看膩了吧?!睖芈庥兴赴憧粗?。

          兩個人說話的聲音并不小,里面卻沒有任何動靜。

          不過是幾天沒有和他說話,她的設計稿看都不看就被他否決了嗎?

          還說什么回心轉意,呵,男人的話果然不可信。

          林雪心里有些發堵,拿著稿子離開了總裁辦。

          魏辭拿著一份文件從另一邊走來,看見林雪離開的背影問:“她來做什么?”

          溫蔓被魏辭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很快又故作鎮定地回答:“沒什么,她來送設計方案?!?/p>

          魏辭敏銳捕捉到她神色中的不自然,語調微冷:“方案呢?”

          溫蔓解釋說:“她忽然發現一點問題,說要回去再改改?!?/p>

          魏辭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以后沒有我的允許不要隨意進入我的辦公室?!?/p>

          溫蔓一怔,低頭隱去眸中一抹晦澀:“是?!?/p>

          夏末初秋的街道,天色陰霾,風吹得樹葉簌簌作響。

          林雪漫無目的地走在街上,一整天,她的心情都很低落。

          她想不通是因為設計方案沒被通過還是魏辭對自己陡轉之下的態度,只感覺心頭像是被一團棉花堵著,悶悶得透不過氣來。

          傍晚的天空漸漸下起小雨,林雪看著車水馬龍的街道,有些出神。

          嘀——

          身邊響起一陣車鳴。

          林雪轉頭便看家駕駛座上一張熟悉的俊臉。

          “下雨了,你站在這里做什么?上車?!?/p>

          林雪沒理他,繼續往前走著。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