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現情 > 前世情絕

          更新時間:2023-01-19 16:22:28

          前世情絕

          前世情絕 陸淵 著

          連載中 沈歸遲宋雁書陸淵

          精選熱書《前世情絕》是來自作者陸淵著作的言情風格的小說,文中主角是沈歸遲宋雁書陸淵,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下面是簡介:沈歸遲怔住。我繼續往前走。雪繼續落下來,我沒騙他,我所需并非官拜一品,也不要良田萬頃。我想要我的意中人好好安置我的一顆心,僅此而已,上輩子他沒能做到。...

          精彩章節試讀:

          即使知道眼前這位落魄的少年將來會權傾天下,我也要向他退婚。

          重來一世,我不僅要退婚,還做了和前世一樣的舉動,我看著被罰跪在雪里的單薄少年,狠狠地踩上了他的手。

          鮫絲銀珠做成的鞋子,就踩在他凍得皸裂的手上。他的背脊瘦削卻直,刀也劈不彎,他的目光從那只鞋子一點一點移到我的臉上,那一眼像是寒夜里最冷的雪,藏著像孤狼一樣的狠戾。他凍得唇色發烏,雪落在他尚且年少的眉眼,他還不像后來那樣喜怒不形于色,咬著牙隱現屈辱。

          這一年,沈歸遲十七,家道中落,輾轉千里來上京趕考,一身破落地拿著婚約上了我家的門,父母哥哥很周全地收留了他,只是不提婚約一事。我這年十五,嬌氣蠻橫,受不了要嫁給一個像叫花子一樣的人,借著由頭罰他跪在雪里,這一跪讓他恨了我一輩子,讓他權傾天下之后抄了我家的府邸。

          他是個睚眥必報的少年,只記得別人的壞,不舍得記得一點好。他覺得我家對他的收留不過是一種意義上的羞辱,而我這個瞧不上他的未婚妻更是惡毒。他有自己喜歡的白月光,是我打小看不順眼的庶妹,前世我罰跪了沈歸遲之后,沒多久就后了悔,拿了藥匆匆往回趕,卻看見我的庶妹笑盈盈地給他上藥,我轉身就走。

          他金榜題名時,在大殿上問皇上請旨,婚約不好廢棄,那他便以平妻之禮娶了我的庶妹。新婚夜他沒來挑開我的蓋頭,以后也沒踏進來過。

          敵寇捉了我和庶妹,要交換金銀十箱,他只送來五箱,說只要一位夫人就夠了,連敵寇都由不得憐憫地看著我。

          這些本來都沒什么的,只是我做錯了兩件事,第一件是我年幼無知莽撞,初見沈歸遲時要他下跪;第二件是,我后來愛慘了沈歸遲。這樣的開頭,后面的故事怎么能好起來呢?

          我曾為他千里奔波尋找良醫,用家族勢力為他籠絡人才,沈歸遲嘲笑我見風使舵,無利不起早,我閉上眼啞澀說「是啊」。我所剩唯有一顆真心,然而這真心卻被糟踐、被撕裂,我便只能好好收容起來,不得被窺探。

          庶妹扶著大肚子出現在我的面前,她靠近我笑,她怨宋家把我當成掌上明珠,可是又忍不住得意,得意她多年圖謀,她說「姐姐,你什么都不是了啊」。她摔倒在我面前,沈歸遲給了我一巴掌,孩子早產,生得很像他。

          從我嫁給他以來,他終于得償所愿,將他所承受過的羞辱都百倍千倍地償還給我??伤X得還不夠,我嫂嫂剛添了小侄兒的時候,沈歸遲已經位極人臣,他抄了我家滿門。我跪著求他,他捏著我的下巴輕笑,一如當初雪里初見。我咬舌自盡,卻見到他驚愕地睜大眼,無措地看著血沾滿他的手掌,他顫抖著把我抱住,臉上的諷刺和輕蔑都還沒有消散完。

          他最見不得我驕傲,所以用盡手段來除去我的羽翼,見我低賤如狗,想必心中也快意。只是我這一生,難免失意。

          我曾經想過許多許多次,如果重來一次,初見時我絕對不會那么魯莽驕橫,我會輕聲細語,笑意盈盈,像是我庶妹做的那樣,偽善一些,就能討得他的歡喜,討得我數載個日日夜夜都在求得的東西。

          我想了許多許多,可是真的重來了,我卻再一次踩上了他的手。

          沈歸遲,配不得我對他那么好。

          十七歲的沈歸遲仰頭看著我,長睫上還沾著雪,他咬牙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宋小姐,莫欺少年窮?!?/p>

          我當然知道啊。我對上他的眼睛,慢吞吞地移開了腳,重新打量了他一下,這一年的他足夠落魄,大冷的天連件襖子都穿不上,可是這樣的人,不需要三十年,只要三年,三年他就可以爬上最高的地方。

          我俯下身,輕聲道:「對不起?!?/p>

          沈歸遲愣住了,雪紛紛揚揚地飛著,像是絮花一樣。蘭因絮果,原來,我和沈歸遲之間,從來沒有蘭因,皆為飛絮。

          「對不起害你下跪。我性子不好,太蠻橫了。你要是不高興,我跪回來也是可以的??偠灾?,都是我的錯,我沒有看不起你?!?/p>

          上輩子一直耿耿于懷的道歉,我一輩子也沒能找到機會說出口,本來就是我做錯了事情,折磨了我一輩子,我常常想,若非這樣的初見,我和他也許并不至于到那樣的田地。

          「可是我今年才十五歲,我們從前也沒有見過,你也不喜歡我這樣的女子,與其兩個人束縛在一起痛苦一生,這婚事還不如退了,對嗎?」

          我聽不見風聲了,眼前跪著的少年微仰著頭,脊背卻挺直,眼神黑漆漆地盯著我,他平靜地說:「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歡你這樣的?」

          我失神了一會。我怎么會不知道呢,上輩子我用了好多年才認清這回事,我總以為是自己姿態太過高傲才惹他生厭,就一點點收斂了性情,做他最好的妻子,為他撫恤下士、助他官途通暢,那時他也是這樣的眼神看著我。

          他說:「宋家人向來偽善,可其中,數你宋雁書,最令人作嘔?!刮覐奈醋屗麣g喜過,從來只有憎惡。

          誰能想到重來一世,十七歲的他會這樣問我呢?

          我回過神看著跪在雪里的少年,從白狐毛綴邊暖融融的袖子里伸出手來,穿過飛絮一樣的雪碰上他的臉,他怔住了,我摸上去冰涼一片。原來這場雪,這么冷啊。

          我余光里瞥見一角粉色在廊柱后面躲躲藏藏,正是我的庶妹,她從小就喜歡和我搶東西,從沒有搶贏過。上輩子的沈歸遲,是她唯一贏過我的,我輸掉了一生,雪中送炭的初見,真是天降的好姻緣。

          上輩子大概我阻礙了他倆的婚約,也算是沈歸遲那么恨我的一個緣由吧。

          我拂去他肩上的薄雪,他還是直視著我,不肯低頭,好像在等我一個答案。我想了想,指了指那邊的庶妹,我笑著說:「你大概喜歡她那樣的?!?/p>

          他問:「那是誰?」

          我回道:「我的庶妹,宋盈?!顾拿趾芎寐?,上輩子他因為這個為她修建了一座盈月館,館中有潭,可以映下好大一輪明月。

          我總得給他們留出時間來,就要告辭:「你不必再跪了。退婚的事情,我會自己和父兄族老請罪,你不必擔心糟踐了自己的名聲,宋府我會吩咐下去,你還可以在這里安心住下,沒有人敢怠慢你?!?/p>

          沈歸遲沉默了很久,我就要帶著我侍從離去,雪如絮花穿過,這一輩子的緣分大概就到此為止了。我和沈歸遲擦身而過的瞬間,他卻十分僭越地伸出手扯住我的手腕,像是怕弄臟了我一樣,只伸出了幾根手指虛握著。

          雪落了年少落魄的他滿身,他垂下眼,聲音卻啞。

          「官拜一品,良田萬頃,才能配得上宋小姐,是也不是?」

          我的婢女小眠早就看不過眼了,一把扯開他牽著我的手,替我罵道:「國公府家的大小姐,往日里登門的哪個不是王孫公子???我家小姐,配天上的月亮都是綽綽有余的?!?/p>

          宋家上下都拿我當明珠寶玉,對于突然上門打秋風的沈歸遲,縱然面上都待得客客氣氣的,心里總歸都是不舒服的。父親看出他前程必定遠大,但卻對我說,沈歸遲并非良人。他年少落魄,吃了太多苦,心氣不比我低,我和他在一起恐怕會成怨偶。我不信,卻一語成讖。

          我扶住小眠的手,她就乖乖往后靠不說話了。

          我說:「不是?!?/p>

          沈歸遲怔住。我繼續往前走。

          雪繼續落下來,我沒騙他,我所需并非官拜一品,也不要良田萬頃。

          我想要我的意中人好好安置我的一顆心,僅此而已,上輩子他沒能做到。

          雪下得不大,我嫌麻煩不要小眠撐傘,卻因為在路上和沈歸遲的那一出耽擱了一些時間,到了母親的住處時肩上發間都已經落了薄雪。母親急急忙忙地招呼婆子給我脫去大氅,給我換了個銀絲袖爐暖手,又把我招到跟前,推了一盞熱牛乳給我。

          「冷不冷?雪下得大也不知道讓丫鬟撐傘,凍壞了可怎么辦?」母親話里是責問,可臉上卻都是關切。

          「凍不壞的?!刮以捯暨€沒落,卻從喉里輕發出一聲哽咽,我急忙拿起那盞熱牛乳抿了一口,借氤氳起來的熱氣擋住我眼底快要掉出來的眼淚。

          這一年的我,是宋家的掌上明珠,連淋了一點雪都舍不得。后來有一年的冬天,我為沈歸遲千里尋醫,連人帶馬迷失方向,差點凍死在雪里,再沒人能問我一句「雁書,冷不冷」。

          母親伸手替我把鬢邊一縷晃悠悠的碎發重新理好,柔聲道:「沈家的那封婚書,作不得數的。我回頭再和你父親商討,總會替你把這門親事好好解決的?!?/p>

          沈歸遲和我的這門親事,是祖輩訂下來的,可惜沈家江河日下,如今只剩沈歸遲一人伶仃。宋家這時候退親,總是會被扣上嫌貧愛富的帽子,連累父親半輩子清名。

          「雁書,母親盼你能尋得如意郎君,平安順遂地過一輩子?!?/p>

          我伸出手握住母親的手,那樣溫暖。我感覺自己的眼淚快要掉下來了,我彎起唇笑。

          我不要自己有什么如意郎君,也不求自己什么平安順遂,唯愿宋府安寧,免受前世無妄之苦。

          母親嘆了口氣道:「今日冬至,本該是要大辦的,因為沈家那孩子的事情,府里上下都不痛快,這才擱置了。你哥哥一早就去城外練兵場練武,在那泄憤呢。瞧著一片慘淡?!?/p>

          我捏著茶杯的手一緊,睜大了眼顫聲問:「今日冬至?」

          我才記起來,今日居然是冬至。上輩子的這一日,發生了好大的事情。當今圣上的胞弟陸淵受命出京,卻遭遇了埋伏,人倒是沒死,卻因此瘸了一條腿,哥哥聞訊前來營救,倉皇之下沒什么準備,送了半條命,埋下了病根,原本可以叱咤風云的少年郎,纏綿病榻半生。

          沈歸遲來的這個冬天,宋家便是在這樣慘淡的氛圍里過的。人罵沈歸遲是個禍星,在家克父母,到了宋家,宋家的郎君都受了災。

          我放下杯盞,閉了閉眼,穩住了心神,再睜開眼來,是笑意盈盈,「母親,我要出城看哥哥,給我準備些哥哥愛吃的元宵,他想必不大高興,我去瞧瞧他?!?/p>

          我從前在家受盡寵愛,這樣的事母親想必不會不應允,她又瞧瞧外邊的天,好在雪已經停卻了,但還是蹙眉道:「這樣冷的天…….」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