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資訊 風吹半夏小說小說免費看 許半夏童驍騎結局在線閱讀

          風吹半夏小說小說免費看 許半夏童驍騎結局在線閱讀

          時間:2022-12-01 15:26:58編輯:孤藍

          現代言情小說《風吹半夏小說》主要是描寫許半夏童驍騎之間一系列的故事,大神作者阿耐細致的描寫讓讀者沉浸在小說人物的喜怒哀樂中。母親難產而死,父親對她不聞不問,所以許半夏從很小的時候便養成了獨立的性格。她天生傲骨,敢想敢干,為了賺錢,她一個女孩子帶著好兄弟做起了鋼鐵生意。幾經生死,最終收獲了事業與最真摯的愛情……

          《風吹半夏小說》 3 逗老蘇玩兒 免費試讀

          自杭州回來后,許半夏開始帶著剛從良種場領養的小德國牧羊犬漂染跑步。發覺早上只要起得來,跑步還是很不錯的,安靜的早晨,可以借此想很多事。所以童驍騎貪睡懶覺不肯一起來,許半夏也沒去催他。

          再說童驍騎現在的業務開門紅。杭州時候,許半夏看準郭啟東不服氣的脾性,知道他對裘畢正必生異心,所以在背人處向他拋出按運輸費的百分之十給回扣的誘餌,果然一舉拿下。他們公司雖然是新投產,但原料和出貨細水長流,倒是天天都要為他們出車的。而因為市區禁止大卡白天進城,所以運輸常只能半夜里做,雖然還另外雇了兩個司機,但童驍騎因為初次上手,認真得很,再說得對許半夏的投資負責,所以天天自己跟著,幾乎天天忙到半夜,很是辛苦。童驍騎的媽雖然看著心疼,但想到兒子終于有了上得臺面的職業,還是很高興的。

          只是不知道趙壘為什么會那么爽快地答應給童驍騎業務,雖然他那天早餐時候特意過來向她道謝,說他很喜歡許半夏送到他房間的提子,但許半夏明白,像他這樣握有實權的老總,幾粒提子的好處在他眼里算個什么?他親自過來道謝說明他為人大方有禮,至于還同時答應撥出部分進貨的運輸給童驍騎做,則是大大出乎許半夏的意料,這是她沒有指望過的。不過面對趙壘,許半夏沒敢直露露地提出給他回扣,不知是因為他氣度比較高雅正氣還是怎么。反正關系已經搭上,以后有的是機會見風使舵地給趙壘好處,總得繼續拉攏他。趙壘公司的進貨量大而集中,前天做過一次,跑得童驍騎焦頭爛額,但是面對這么大的量,童驍騎覺得即使是累得吐血也是值得的。昨天說起來的時候,童驍騎還憧憬無限,這要是以后做得好了,再多幾輛車,能把趙壘公司全部進貨出貨的運輸都吃下該多好。

          最叫許半夏撓頭的是打聽來的從俄羅斯進口廢鋼的事,當時算了一下,所有費用加在一起,沒比自己收購廢品的價格高,看來可行??勺铑^痛的是,進口廢鋼的起運噸位很大,為此許半夏得準備上六百萬左右的款項。許半夏如果把房子車子和撥到小陳童驍騎名下所有產業全賣了,再向親戚朋友借一點,或許可以湊足這筆錢??蓡栴}是去咨詢了一下銀行的朋友,像她這樣沒有什么固定資產可以抵押的人,開信用證的話,必須向銀行全數打入合同規定款項作為保證金,銀行才肯把信用證開出來??墒菑U鋼從俄羅斯船運到中國,中間得花去多少時間,這偌大一筆資金一直給壓在銀行,小陳那里還怎么運作?別活了進口廢料一頭,而把原來發家的大本營給丟了。許半夏一邊感慨著如果手頭有工廠的話,銀行就不會那么警惕她,一邊實在垂涎這種進口廢料生意,早上每每跑步的時候就想到它。

          正想著,只聽漂染尖著還沒發育的嗓子叫,許半夏警覺地往邊上靠一點,回身看去,見是那個自鍛煉以來幾乎天天看見的年輕男子。此人長得不好看,一張臉似乎是出生時候給誰捏了一把,鼻子眼睛嘴巴的位置比尋常人靠得近,不過露在汗衫外面的身胚可真是可觀,肌肉平滑堅實,可以想見,按下去會是如何的有彈性。見許半夏回頭,這人也是友善地微笑一下算是招呼。許半夏放心,看來這個人不像是壞人,雖然難看,不過眉眼間似乎很是文氣,不兇。便招呼了一聲:“早上好,昨天好像沒見你啊?!?/p>

          那男子大概是沒想到許半夏會與他打招呼,愣了一下,才靦腆地道:“昨天早上我剛下夜班,沒力氣跑了?!?/p>

          看那人靦腆,許半夏覺得好玩,這種人真是很少見了,尤其是在她的圈子里頭,都是一個比一個奸,一個比一個臉皮厚?!耙恢苌弦惶煲拱鄦??那不算多。醫生嗎?”

          那人吃驚,看住許半夏道:“你怎么猜到的?又不止醫生要上夜班?!边@時漂染見主人與那陌生人談話,也就乖乖地不叫了。

          許半夏聳聳鼻子,道:“我最討厭醫生,所以對醫生身上的消毒水氣味極其敏感,你身上就有這種,前幾天你快我一步超過我的時候我就聞到了?!?/p>

          那人更是吃驚:“那我就這么平白無故被你討厭了?是不是小時候被醫生摁在板凳上打針所以銘心刻骨?”

          許半夏聽著覺得好玩,笑道:“還沒討厭你,不過已經感覺不好了。倒不是因為打針記恨醫生,另有緣故?!?/p>

          那人步子大,比許半夏跑快幾步,又退回許半夏身邊,道:“我沒認錯的話,你身邊的狗是德國牧羊犬吧?”

          許半夏感謝這個人沒繼續糾纏下去問她為什么討厭醫生,心里一下不很排斥這人了?!澳銢]認錯,據說還是純種的,我叫它漂染?!逼舅坪跏锹牭枚嗽?,跳起來“嗚”了一聲,很是得意的樣子。

          丑男又是有點吃驚,道:“漂染?是頭發漂染那個漂染嗎?”

          許半夏聽了笑道:“是啊,就是頭發漂染的漂染。你說小姑娘們頭發漂染得黃黃的,如果一兩個月不打理,新長出來的頭發黑黑地蓋住頭頂一塊,不正像我的漂染背上的一塊黑毛嗎?我反正是越看越像,所以叫它漂染?!?/p>

          丑男聽了豪爽地大笑,沒想到這個靦腆的人也會有那么豪爽的笑,頓時讓許半夏刮目。不過這時許半夏的手機響起,丑男聽見便揮揮手先一步跑了。

          六點半,這么早的時間接到童驍騎的電話,一定是有大事,當下毫不猶豫地問:“阿騎,你那漁霸朋友成事了?”

          童驍騎在電話那頭響亮興奮地道:“哥們剛才給我電話,說他已經駕船離開出事地點。歪倒在灘涂的小馬力機船是他拖來的無主船,借漲潮沖上灘涂,他離開時,看見小船已經傾覆。胖子,等下我就去海邊看看什么情況?!?/p>

          許半夏雖然早就知情,可不知怎的,心中還是一陣狂跳,竟是很有點擔心,但當然不會跟阿騎說起?!澳氵@個朋友下手倒是很快,不知有沒有被起早在海涂邊作業的人發現,不過那時正是在漲潮,捕漲網貨的漁民還沒出來,應該沒人發現。阿騎,你還是睡覺吧,當什么都沒有發生,別自亂陣腳。這個時候你巴巴兒的出現在泥涂上,招人懷疑。此事你知我知,跟小陳也別說,說出去會挨那邊漁民千刀萬剮,千萬管住嘴巴?!?/p>

          童驍騎略有失望地道:“胖子,你就不想知道那邊什么反應?我不能去,你總得去看看吧?!?/p>

          許半夏道:“我當然要去看,怎么能不去看?花那么多錢換來的一船廢油,總得聽個響兒吧?我心里也急啊,不過除非堆場那里打電話給我通報,否則我還是按時上班,當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沒發生過,先得把自己撇清了再說。別做黏了一身廢油的死魚爛蝦?!?/p>

          童驍騎恍然大悟,確實,他最近一直在外面跑,忽然有事沒事地在這個敏感時候回去湊熱鬧,別人看見了會怎么想?不用說,首先就會把懷疑的矛頭指向他。忙道:“胖子,反正聽你的沒錯。對了,今天下午趙總公司又有貨船到碼頭,上回的時候,以前一直替他們公司跑運輸的老葉看見我搶他的生意,非常不爽,總是叫他們的車子堵著我們不讓裝貨,害我們那天起碼少跑兩趟。今天不知道他還會怎么做,可能已經想好怎么對付我們的主意了。你說我們該怎么辦?我很想揪著給他兩拳?!?/p>

          許半夏想了想,道:“阿騎,你還在保釋期,還是別沖動的好,否則再進去我就保不出你來了。跟你開車的兩個司機不也是進去過的嗎?你再叫上幾個兄弟坐車里,如果老葉敢對你不起,讓他們出面鬧,盡量不要動手,嚇嚇老葉就好,否則鬧大了會驚動趙總。我與他的關系還搭得不牢靠,而老葉又是跟他做了那么多年,要是扯破臉皮,逼趙總在我們兩家之間作出選擇,恐怕我們得被踢出局,所以能忍則忍?!痹S半夏沒說的是,這單運輸生意在她眼里,不過是搭住趙壘的橋梁,只要不大虧,她都會叫童驍騎堅持住。而她也懷疑,這單運輸生意可能是趙壘放出的試探信號,看看雙方能不能良好合作。她總覺得趙壘不是郭啟東這樣貪小的人物,趙壘要打什么主意的話,應是大算盤,不是一兩次回扣可以解決問題的。如果趙壘有什么意向,又看中她許半夏與她合作的話,那倒是很好的機會了。所以無論如何不能斷了這條連線。

          童驍騎不明其中曲折,但他聽許半夏的話聽慣了,反正聽許半夏的總沒錯,許半夏不會害他,所以答應著掛機。這時候那個丑男正好打了個旋跑回來,許半夏看見也就跑到路的那端,跟上他的腳步?!霸趺捶Q呼你?以后看見也可以打個招呼?!?/p>

          丑男正好心里盤算著怎么探問出許半夏怎么稱呼,沒想到許半夏先提了出來,覺得這個胖妞蠻開朗的,心里喜歡她這種性格,便笑道:“你就叫我老蘇吧,你呢?”

          許半夏呵呵一笑,道:“老蘇?你有我老?人長得黑未必就比較老,我長得像泥娃娃,未必就年輕。你還要每周上一次夜班,明顯是因為資歷不夠,年齡不老?!迸c老蘇沒什么瓜葛,所以許半夏也沒必要掩飾性情。

          老蘇不服氣地道:“我資歷不夠是因為我讀的是八年一貫制,所以去年才畢業。我二十八,你呢?”

          許半夏郁悶,道:“奴家年方二八,不過不是二乘以八,而是二十八歲,那么你生日多少?不許撒謊?!?/p>

          老蘇不以為然地道:“你這人怎么這么不相信人?我騙你干什么?我陰歷三月,陽歷四月,你呢?”

          許半夏頹然無語,好半晌才道:“好吧,以后叫你老蘇,你就叫我胖子吧,朋友都這么叫我。老蘇,那你就是博士出身了?好厲害哦?!?/p>

          老蘇謙虛地說:“有什么厲害的,死讀書而已?!?/p>

          老蘇滿以為許半夏會因為他的謙虛而更刮目相看,沒想到許半夏卻道:“我不是說你腦子有多好,我是說你居然能在大學里關上八年,媽呀,我家里叫我考大學我都不肯,要不是我外婆一把鼻涕一把淚,我是說什么也不會把大學四年讀完的,真不知道大學讀點什么?關都關死了。你厲害,居然一待就是八年?!闭f完便斜眼看著老蘇,看他會不會郁悶死,真是好玩,這個老蘇好像還很單純。

          老蘇目瞪口呆,心里只會說“異類”。不過又想,或許胖子是想用這種辦法挽回比他小幾個月的郁悶,難說,這個小姑娘似乎好強得很。便認認真真地解釋道:“其實后來還是臨床的時間居多,學校里待的時間反而少?!?/p>

          許半夏聽了直笑,這個老蘇是在不服呢?!拔矣憛掅t生的原因之一,是因為醫生每天接觸陰郁的病人,又是天天困于小小的斗室,性格難免偏于陰柔,如果是女的倒也罷了,要是換成男的,那簡直只有討厭兩字可以概括了?!闭f完還是拿眼睛睨著老蘇,看他怎么生氣。他一定生氣,男人怎么肯被人說成陰柔的。許半夏就是想逗逗他玩。

          這下老蘇是生氣了,可是他居然能忍住不發作,悶悶地道:“算了,我不跟你計較,你看人戴著有色眼鏡?!?/p>

          許半夏聽了呵呵而笑,為自己的小心思得逞而開心,道:“我怎么可能戴有色眼鏡呢?我老爹我爺爺都是醫生,我們一家也就我這個不肯學醫的才開朗?!?/p>

          可憐的老蘇終于獲得反擊機會,道:“你說你討厭醫生,可你老爹你爺爺都是醫生,那是不是說你討厭他們兩個?呵呵,這可不好啊?!?/p>

          許半夏聽了毫不猶豫地道:“這回你說對了,我討厭我老爹。不過你雖然也是醫生,但念在你資歷尚淺,你還不在我討厭之列?!?/p>

          許半夏江湖打滾多年,一席話真真假假說出來,搞得可憐的老蘇暈頭轉向,徹底迷糊,這孩子怎么會這么說呢?而且看臉色她還是來真的,難道她有什么辛酸?老蘇倒不由同情起她來。不過他得拐彎了:“胖子,明天早上見。我這兒得拐進去了?!?/p>

          許半夏說聲“再見”,笑嘻嘻跑開,今早心愿得遂,又有老蘇可以調侃,雖然沒時間想事情,不過心情很好。

          風吹半夏小說

          風吹半夏小說

          作者:阿耐類型:現情狀態:已完結

          母親難產而死,父親對她不聞不問,所以許半夏從很小的時候便養成了獨立的性格。她天生傲骨,敢想敢干,為了賺錢,她一個女孩子帶著好兄弟...

          小說詳情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