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資訊 余小艾紀錦州是什么小說 余小艾紀錦州全本免費閱讀

          余小艾紀錦州是什么小說 余小艾紀錦州全本免費閱讀

          時間:2023-01-19 18:16:55編輯:千楓

          余小艾紀錦州是著名作者顧不換小說里面的主人公,這本小說內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節與文筆俱佳的總裁豪門小說。一起來看看小說簡介吧!十八線糊咖一朝成名,發布會現場緊急送往醫院產子,生父不明。余小艾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是以這種方式人盡皆知?!皾L,我沒有你這樣的女兒!”“你看看你,誰不知道你是破鞋?天底下哪個男人敢要你?”被親媽嫌棄,男友拋棄,一份結婚協議放在余小艾面前,男人毒舌又霸道,“結婚,或者露宿街頭!”搖身一變,余小艾成了尊貴的紀太太,綜藝首秀,大殺四方。某日,戀綜里,主持人問,“紀先生,請問你為什么會看上余小艾呢?”紀錦州黑臉,“占了我便宜,她還想跑?做夢!”余小艾欲哭無淚,她也不想的?。?!

          《退圈后,帶著隱婚大佬戀綜爆火了》 第2章 跑來搶男人了! 免費試讀

          轉而,他沉著臉,看向一旁的助理,“協議呢?你吃了?”

          助理身板一抖,BOSS發威,要遭殃??!

          忙不迭遞出了文件,“余小姐,您別誤會,老爺子病危住院,最大的愿望就是看著BOSS結婚成家,你是演員,配合BOSS走個過場,應該不是難事?!?/p>

          余小艾接過文件夾,翻開來,這才理解了紀錦州的意思。

          不止能保證她衣食無憂,還給予天價酬勞。

          不心動是假的……

          她當下一無所有,還要帶個孩子。

          可是……

          她還有更重要的事!

          “紀先生,我能……考慮一下么?”

          紀錦州冷哼,“隨意?!?/p>

          說罷,起身就走,老頭子催婚急切,已婚這個謊,他是早就放出去了。

          正好這女人有個剛出生的男嬰,給老頭子臨終前來個雙喜臨門,他老人家下了陰曹地府該瞑目了!

          兩人一走,余小艾仔仔細細翻看了協議好半天……

          算是包,養么?

          好像不算……

          最多算私人訂制演員?

          “嗚嗚……”

          身邊的孩子躁動不安,她手忙腳亂不知怎么辦才好。

          頭一次當媽,事先又沒有任何的準備,哪怕一本育兒寶典也沒摸過!

          “余小姐,孩子拉臭臭呢,沒事?!?/p>

          傭人很是老練,拿出拉拉褲給小家伙換上。

          余小艾沒想到,紀家連嬰兒用品都備上了,這時傭人又取出奶粉,“你剛生,奶,水不夠,這兩天先將就著,燕窩趁熱喝,等身體恢復了,自然就有奶喂孩子了?!?/p>

          感激的話說得多了,似乎會廉價。

          余小艾捧起碗來,將清甜的燕窩一勺一勺塞進嘴里,明明燕窩是甜的,可她舌,尖蔓延著的全是苦澀滋味。

          要是她的母親也這么好,寬容些,大度些,該多好。

          從十二歲開始,她就沒吃過飽飯,每一天都要上電子稱兩次,但凡超重,迎來的就是母親劈頭蓋臉的謾罵和毆打。

          她太累了,喝飽之后就睡了一覺。

          天亮時,紀家又悉心地準備了早餐,她甚至覺得,不簽這份協議,都對不起紀家的照顧。

          不過……

          有可能的話,她還是想自由地活著……

          她下了床,征得傭人同意后,坐上紀家安排的車,去了某個地方。

          流光工作室,夾在寫字樓中層位置。

          余小艾滿懷希望,正打算推開辦公室的門,內里卻傳來女人嬉笑聲。

          “討厭,人家今天危險期,不能做?!?/p>

          “事后吃顆藥,有什么大不了的!”

          余小艾如墜冰窖,差點懷疑自己走錯了地方,她的男朋友,竟然跟別人在辦公室里調,情?

          她不敢置信,顫抖著推開了門。

          門縫的視野,恰好正對辦公桌的位置,身穿職業西裝的女秘書,跨坐在男人腿上,香肩小露,胸口襯衣大開。

          她男友,殷澤楷,好似母豬拱白菜,貪婪地在女人胸前蹭著。

          “你們,你們在做什么!”

          余小艾一聲凄厲的吼聲,嚇得兩人一個萎了,一個直接跌在了地上。

          說不難過是假的,她本以為這里是避風港,誰料,竟撞破如此不堪入目的場面!

          “殷澤楷,這就是你說的要娶我?!”余小艾氣得身子直顫。

          殷澤楷倉皇地提起褲子,惱羞成怒反諷道,“瞎嚷嚷什么你!誰說要娶你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跟野男人滾床單,不讓我碰一下,裝什么貞,潔烈女!”

          “大驚小怪!我還以為誰呢!”

          女秘書抖了抖酥,胸,整理著衣著,睨著余小艾冷哼,“不去帶孩子,跑來搶男人來了?”

          “你!”

          余小艾哪想到,這秘書還蹬鼻子上臉,不由一時凝噎。

          “我什么,我要是你,現在就該找個地縫藏起來,丟人都丟到姥姥家了?!?/p>

          女秘書勾著殷澤楷的肩,不屑輕蔑,“別說澤楷不要你,現在全國上下,哪個男人要你個破鞋,樂意當接盤俠!笑死人了!”

          余小艾臉色陣青陣白,赤,裸裸的羞辱,比打她一頓還難受。

          她咬緊牙關,抱著最后一絲僥幸,“你說,你要跟我分手是嗎?”

          “分手,別逗了,您配嗎!”

          男人抓起辦公桌上的筆筒就往她身上砸去,“別給臉不要臉,要不是看你混圈的,我他媽犯得著勾搭你嗎!你捫心自問,還能給我提供什么價值????”

          余小艾徹底看清了,之前哄她,不過是想將她圈在流光工作室,現在她身染丑聞,這就一腳踢開!

          “王八蛋!”

          余小艾氣炸了,發了瘋似地將辦公室里能推倒的東西都推了。

          “瘋婆子,你再動一下試試?”

          殷澤楷急得跳腳,余小艾撥了撥臉上凌亂的發,啐了口,“彪子配狗,天長地久!”

          大鬧一通,她拂袖而去,瀟灑歸瀟灑,可是走在大街上,卻漸漸灰頭土臉。

          好像朝夕之間,被世界所拋棄,好像,她不該活在這世上……

          閃電劃過,飛沙走石,鉛云低垂的天不經意地下起了一場暴雨。

          她孤孤單單一個人,沿著馬路一直走,一直走,漫無目的。

          耳邊凈是那些罵聲:“賤,貨”,“破鞋”,“不要臉!”

          紀家別墅,嬰兒啼哭聲清脆響亮,保姆無計可施,“這孩子,不喝奶了,這可怎么辦???”

          紀錦州正在書房批著文件,被吵得腦仁疼。

          “怎么回事,那個女人呢?”

          他眉心緊蹙,煩躁地看向在床上又是蹬腳又是揮手的小東西,還沒他手臂長,那腦袋,他一巴掌就能拍碎。

          就是這么個小崽子,嚎起來真要命!

          閉著眼睛,就是哭!

          “回紀先生,余小姐走了就沒再回來,她身上什么都沒有,聯系不上?!?/p>

          “走了?”

          紀錦州挑起一側的眉盯著那奶包子,一個可怕的念頭浮出,那女人,該不會想把孩子扔給他養吧!

          這么一想,男人臉色一沉。

          闊步上前,就要拎起小奶包。

          “紀先生,不能這樣,會出問題的!”

          傭人手把手抱起孩子,手肘墊著小奶包的后腦勺,另一只手墊在小屁屁下。

          這樣一來,孩子就平穩地躺在了紀錦州懷里。

          神奇的,小奶包不哭了。

          眼珠子過大,占據了眼圈的三分之二,沖著他眨巴眨巴,猶如兩顆飽,滿的黑珍珠。

          細看之下,紀錦州才發現,這孩子是個睫毛精……

          “紀先生,這孩子認你!”

          傭人詫異不已,要知道這小東西,干嚎大半天,怎么哄也哄不好。

          紀錦州俊朗的臉拉得老長,險些忘卻,他的目的是要將這個孩子扔出去!

          “這么看,這孩子還挺像紀先生的?!眰蛉舜饶感姆簽E,話音方落,才后知后覺周遭寒意籠罩。

          紀錦州見他不哭了,臉色有所緩和,就要放下,小奶包似有感應似的,屁股一沾床,扯開的嘴就能塞下個雞蛋。

          保姆憋著笑,難受極了,硬著頭皮試探地問,“紀先生,您要不喂孩子奶?他已經五個小時餓著肚子了?!?/p>

          紀錦州額角青筋狂跳,他發誓,那個死女人再不回來帶她的種,他就把這粘人的小東西捏死!

          余小艾渾渾噩噩回到紀家,腦子有些不清楚,裹著傭人給她披的薄毯,推開臥房的門,瞬間傻了眼。

          只見男人懷抱著小奶包,胸膛前掛著個奶瓶子,小家伙扒著他的襯衣,吧唧吧唧地叼著奶嘴,吃得正歡。

          退圈后,帶著隱婚大佬戀綜爆火了

          退圈后,帶著隱婚大佬戀綜爆火了

          作者:顧不換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十八線糊咖一朝成名,發布會現場緊急送往醫院產子,生父不明。余小艾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是以這種方式人盡皆知。“滾,我沒有你這樣的女兒...

          小說詳情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