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資訊 李長生單弘毅小說全文閱讀 我在歷史中長生仙游章節列表

          李長生單弘毅小說全文閱讀 我在歷史中長生仙游章節列表

          時間:2023-01-19 18:26:45編輯:芷蕾

          高質量小說《我在歷史中長生仙游》是來自作者與君共浮白著作的軍事歷史類型的小說,男女主角是李長生單弘毅,小說文筆成熟,故事順暢,閱讀輕松。主要講述李長生穿越古代,偶活長生不死金手指!從此開啟了一段從歷史到修煉的旅途。他是昭獄書吏,見證王朝興衰!他是鎮國宗師,笑看江湖恩怨!他是長生仙人,只為留守人間!從江湖到田野,從廟宇到高堂,他是許多人,也不是許多人。千年萬年,見過滄海桑田,歷經時代變幻。他,李長生,活成了一步歷史。在歷史中長生仙游!

          《我在歷史中長生仙游》 第2章 初次審問 免費試讀

          很快的,換好玄色公差青魚服,束好長發,腰間掛著錦衣衛專用的繡春刀的李長生出現在衙門外。

          人逢喜事精神爽,此刻的李長生似乎是百病不侵,那筆挺的身姿,那清秀的相貌,顯得他是那么的陽剛俊朗。

          李長生所在的北鎮撫司詔獄衙門,乃位于京都附屬的平安縣衙,衙門坐北朝南而建,門口兩尊八尺高的石獅子雄壯威武。

          抬頭往前望去,映入眼簾的是那紅棕色漆的大門,大門兩旁則是擺放著有些破舊的大鼓,大鼓上好有著新編織的蜘蛛網。

          在大乾,錦衣衛乃皇帝直屬管理的機構,專門為其辦事賣命,因此擁有著許多其他機構所沒有的特權。

          畢竟,錦衣衛機構的建立,便是用來對付那些有權有勢的貪官與組織反抗大乾勢力的逆賊。

          當然,那些擁有武力值的江湖人士也是錦衣衛要緊盯與對付的目標。

          因此。

          錦衣衛可是油水十足的活。

          不然,以李長生這天天勾欄聽曲,夜夜涉水作業的性子,早就把家底掏空了,哪里還能在京都擁有自家的小院。

          身為錦衣衛的李長生,進入衙門和走進自家小院一般,無人敢阻攔一二。

          李長生朝那正在點卯的獄卒望了一眼,異常醒目的差撥連忙停下點卯,小跑到而來。

          差撥一番問好拍馬屁過后,便是在前面帶路,領著李長生往詔獄走去。

          路上。

          梁差撥說道:“李大人請您放心,上面已經打過招呼了,我們一定配合好您的工作,完成千戶大人下達的任務?!?/p>

          聞言,李長生眉頭微皺,思緒了一會兒方才說道。

          “我接到命令著急過來,沒有去看任務文書?!?/p>

          “這個小的當然清楚,千戶大人的意思是那領頭的刀客是白蓮教的頭目,其余的流民,都是白蓮教教眾,聚集一起,假扮流民,企圖造反行刺陛下?!?/p>

          梁差撥見李長生從大門進來,就明白李長生尚未看過任務文書,自然聰明的復述一遍。

          李長生不同聲色地跟隨梁差撥走入詔獄,心中卻是驚濤駭浪。

          這大乾朝,比李長生想象的,還要黑暗。

          詔獄關押的都是重刑犯人,由錦衣衛直接掌管。

          所以,就算是詔獄中最大的八品司獄,見了李長生,也得哈腰點頭。

          更別說司獄之下的校尉、差撥。

          差撥之下則是不入品獄長、士獄和獄卒。

          差撥類似前世的班長,獄長則是組長,士獄是排長,獄卒是小隊成員。

          詔獄有著八十多位獄長,大多數都是馬上飛這種小旗官兼職擔任。

          換言之。

          除了十幾位獄長是實職在位外,其余都是吃空餉。

          進入牢房,便是看見一個個枯瘦的漢子,他們滿臉血污,無精打采的躺在牢房里。

          不過這些人都不是李長生的目標,自然也不用理會。

          畢竟。

          如今的世道,不是李長生能夠改變的,他都是朝不保夕的情況,哪里有善心去掃他人瓦上霜。

          走過幾間牢房,便是來到了李長生目標所在的丙十六號獄。

          望著那些不但骨瘦如柴,身上還掛著布條的犯人,李長生眉頭緊鎖。

          梁差撥見此,醒目地往李長生衣服里塞些銀子,道:“等一下上刑囚衣也會廢掉,為了給朝廷節省銀子,就暫時沒有給他們換上囚衣?!?/p>

          是為朝廷省的嗎?

          還是這些流民卑微到連囚衣都不配穿?

          ……沉默好半晌,李長生才緩緩開口。

          “梁差撥,按照規矩辦事吧!”

          旋即。

          一個個獄卒沖入牢房,將犯人抓走,有的上刑皮鞭抽打,有的用滾燙的烙鐵燙壓,有的上老虎凳,有的……有的……

          李長生不忍直視。

          因為有的人才被抽打幾下,便是昏死過去,更有不甚,直接沒了氣息。

          若是白蓮教反賊假扮的流民,豈會如此不堪。

          大約半個時辰后。

          梁差撥上前,說道:“大人,所有白蓮教反賊已經審訊畫押,皆是俯首認罪!”

          接過審訊文書的李長生一邊看,一邊道:“梁差撥您大字不識幾個卻有如此辦事效率,當真辛苦了?!?/p>

          梁差撥哪里聽得出話外之音,笑著說道:“大人,乙七號獄關押的刀客乃是白蓮教反賊的頭目,還需您親自審訊,這功勞我們可不敢搶?!?/p>

          的確,千戶大人的意思,便是流民升級為白蓮教反賊,原來的白蓮教反賊,獲得一眾教眾后,自然便是白蓮教反賊的頭目了。

          跟隨著梁差撥往乙七號獄的路上。

          李長生只能在心中嘆息。

          白蓮教。

          赫赫有名的邪魔外道,以反朝廷為己任。

          按照大乾律法,加入白蓮教者,一律砍頭;白蓮教基層管理者,一律誅三族!白蓮教高層管理者,直接誅九族!

          顯然。

          單單一個小刀客,一個小小的白蓮教教眾,是不值得千戶大人出手。

          可幾十個白蓮教教眾加一個小頭目依然是蚊子肉,方才值得千戶大人看一眼。

          思緒間,梁差撥便是帶著李長生來到乙七號獄外。

          李長生對著梁差撥使了個眼色。

          梁差撥連忙拿出犯人畫像,對比一番后,便是朝李長生點頭,心中暗道:“能進入錦衣衛的人果然厲害,這小心謹慎與嚴謹的態度,值得我學習學習?!?/p>

          旋即。

          梁差撥退到一旁,好生觀看學習。

          乙七號獄的刀客在李長生到來時,就從睡眠中清醒過來,見他那般淡定從容的模樣,也是眉頭緊鎖,閉口不言。

          刀客與李長生對視一眼,雙方都沉默不言。

          望著牢房內的江湖刀客,李長生的腦海之中浮現出他的信息來。

          刀客家本是關外縣里富戶,獨苗一根,習文學武父母無有不應。

          長大定親,定了個十里八鄉有名的秀美女子,迎娶之際,卻被縣令看上,打著為玄寶帝沖喜選秀的名義擄走,刀客父母去喊冤,卻被縣令打殺。

          縣令怕有后患,隨即讓衙役以大不敬為名將刀客全家抄家下獄。

          刀客逃脫,加入亂黨白蓮教苦習武藝,學成回鄉才發現。

          滿門皆死在獄中,而縣令政績清明,為官一身正氣,已經升遷到京都地區做了中使。

          隱藏身份,假扮流民來到京都想報仇尋親,卻不想遇到一一世家子弟強搶民女,激憤動手,恰好遇到錦衣衛拔刀相助。

          見到錦衣衛,他以為自己身份暴露了,奮起反抗想要逃離。

          下場自然丟進詔獄。

          本來千戶大人以為是抓到了白蓮教的核心人員,有些興奮,結果稍加審訊便得知只是白蓮教的普通教眾,就瞬間失去興趣,直接廢掉經脈,丟在了這詔獄里。

          但好在有柳百戶獻計,一番操作下來,順帶抓的流民,也發揮了應有的作用。

          李長生上下打量著這倒霉催的刀客,眼神中帶著一絲惋惜。

          如果是前世,少不得是見義勇為。

          這時,刀客先開口道:“大人,以你的身子骨,再多站一會兒,恐怕連審訊我的力氣都沒有咯!”

          望著那眼神之中流轉著嘲諷笑意的刀客,李長生反而十分平靜。

          既然是要茍發育,那這點嘲諷,又豈能吃不了?

          何況。

          這與前世的那些狗領導相比,這種不痛不癢的嘲諷,李長生根本就是左耳進,右耳出。

          只見李長生笑瞇瞇開口道:“單弘毅,加入白蓮教兩年有余,目前身份是普通教眾,因和一世家子弟爭斗,恰逢錦衣衛巡查?!?/p>

          “按照我大乾律例,只要抓到白蓮教的逆賊,一律處死?!?/p>

          “呸……”

          單弘毅看了好一會兒李長生后:“朝廷走狗,你爺爺我要是怕死,就不會加入白蓮教!”

          “當今朝廷那個老不死昏庸無道,致使天下百姓民不聊生,就算沒有人反,老天遲早也會收拾你們這群畜生,老子死了就在下面等著你們!哈哈哈?。?!”

          李長生對此置若罔聞,朝著梁差撥招了招手,梁差撥識趣的拿出文房四寶。

          將筆墨紙硯弄好后,梁差撥便是告知李長生,審訊可以開始了。

          梁差撥往著李長生。

          因為按照規矩,在審訊之前,都會進行一番毒打與刑罰。

          這叫下威棒!

          等梁差撥準備好后,李長生滿臉嚴肅地望向單弘毅,問道:“姓名?”

          “……”

          單弘毅愣住了!

          這是啥操作?

          下威棒呢?

          刑罰呢?

          你逗我呢?

          還是把我當凱咧吠了?

          鐺鐺鐺!

          李長生拿起繡春刀敲了敲鐵欄,厲聲問道。

          “姓名!”

          “哦……??!我叫單弘毅?!?/p>

          單弘毅滿腦子的懵逼之態,但還是本能地回答。

          聞言。

          李長生低頭在審訊文書上記下后,方才繼續向單弘毅問道:“哪里來?”

          單弘毅:“鐵峰嶺?!?/p>

          李長生:“來京都做什么?”

          “……”

          單弘毅沉默地望著李長生,過了好一會兒,方才回答。

          “為了找那滅我全家的狗官報仇?!?/p>

          李長生:“為何出手傷人?”

          “那個叫張宇的混蛋,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我看不下去,就出手了?!?/p>

          單弘毅緊盯著李長生,他有一肚子的委屈。

          行俠仗義,卻落得如今的下場。

          李長生聞言,心底有些震驚,聽當事人所說,與看資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到現在,李長生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隨便一個世家子弟在京都都敢這么猖狂嗎?

          還是這大乾……

          單弘毅說完,緊盯著李長生,見其沉默不言,便是嘆息一聲,身體依靠在鐵欄上,落寞不已。

          雖然心中同情萬分,但李長生卻不敢忤逆千戶大人下達的命令。

          很快的。

          李長生拿出新的紙張,時不時地看著舊的紙張快速地抒寫著。

          不多時,審訊文書按照千戶大人的要求,將其寫好。

          李長生拿起審訊文書,走到牢房鐵欄前,朝單弘毅問道:“你是白蓮教教眾,這罪可認?”

          單弘毅點頭。

          李長生繼續問道:“你出手打傷朝廷后補官員,這罪可認?”

          單弘毅依然點頭。

          李長生:“那畫押吧!”

          單弘毅聞言,很是好奇審訊文書是怎么寫的,于是請求問道:“大人,可否把審訊文書給我一看?”

          李長生沒有絲毫遲疑,直接把審訊文書交給單弘毅。

          單弘毅曾經也是秀才,對大乾朝的文字,自然懂。

          審訊文書寫道:

          單弘毅曾是秀才,因貪官冤枉,家人枉死,功名被剝奪。

          欲要上京告御狀,卻被貪官追殺,欲要滅口,誤被白蓮教眾所救,便同路來到京城。

          不明白蓮教教規,受其蠱惑,在進行白蓮教小隊長任職之時,被張秀才發現而爆發沖突。

          幸好千戶大人及時趕來,將一眾白蓮教眾抓拿歸案。

          犯人單弘毅,由此犯下以下罪名:打傷朝廷后補官員、加入邪魔外道的白蓮教、欲要接任白蓮教小隊長之職。

          很快的。

          審訊文書被單弘毅看了三遍,他陷入了沉思,最后若有所思地望了一眼李長生,便是點頭說道:“我愿意畫押?!?/p>

          收回審訊文書,李長生再三確認后,交給梁差撥。

          “這……”

          梁差撥很是無語,說好得學習呢?

          就這么問一下?

          梁差撥還在滿心疑惑時,李長生說道:“梁差撥,麻煩去拿點酒肉來?!?/p>

          語畢。

          在梁差撥詢問的目光下,李長生再次點頭。

          梁差撥只能帶著審訊文書離開,不到半刻鐘,便是捧著一只烤鴨和一壺酒進來。

          在李長生的示意下,梁差撥似是而非的明白點頭。

          旋即!

          將其拿到單弘毅牢房前放下。

          單弘毅望了好一會兒那只烤鴨和酒,方才將其拿起,狼吞虎咽的吃喝起來。

          李長生看著單弘毅,猶豫了一下,嘆了口氣道:“下輩子投個好胎,好人一生平安?!?/p>

          然后準備要轉身離開。

          單弘毅聞言,停下吃喝,對著李長生的背影,道:“謝謝?!?/p>

          “……”

          才轉身,便是聽聞單弘毅那發自肺腑的感謝,使得李長生遲疑一下,旋即轉過頭去,望了望又那在狼吞虎咽的單弘毅。

          李長生只能在心中輕嘆一聲,還是沒有說出心中的一些話來。

          畢竟。

          禍從口出,還是謹慎為好。

          在李長生轉身離去時,還在狼吞虎咽的單弘毅停了下來,抬頭望著李長生的背影,笑著搖頭。

          我在歷史中長生仙游

          我在歷史中長生仙游

          作者:與君共浮白類型:歷史狀態:連載中

          李長生穿越古代,偶活長生不死金手指!從此開啟了一段從歷史到修煉的旅途。他是昭獄書吏,見證王朝興衰!他是鎮國宗師,笑看江湖恩怨!他...

          小說詳情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