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

          您的位置 : D1看書網 > 資訊 凌佩苧沈永禛免費閱讀第5章 凌佩苧沈永禛大結局

          凌佩苧沈永禛免費閱讀第5章 凌佩苧沈永禛大結局

          時間:2023-01-20 11:00:25編輯:紫南

          凌佩苧沈永禛是作者凌佩苧剛剛發行的一部小說中的男女主角。小說情節很吸引人,是一本罕見的好書,強烈推薦!一起來看看小說簡介吧!凌佩苧第一次見沈永禛是在十四歲那年。那一年沈永禛二十四歲,正是風華正茂的年紀,他坐于她家里的客廳,是她家里的座上賓。而那時的凌佩苧剛下樓要外出練鋼琴課,因為外面天氣陰冷,家里保姆拿著一件薄衫要給她穿。...

          《欲寄相思千點淚》 欲寄相思千點淚第5章 免費試讀

          凌佩苧一聽,臉色又掉了下去,興致缺缺的哦了一聲,百無聊賴將那束鮮花往懷中一摟,就走了。

          凌佩苧失戀了,在她二十歲那一天,她開始變得悶悶不樂,脾氣不好又暴躁,對什么東西都不感興趣。

          這一天傭人又抱了一束花上來,張嘉文又送來了玫瑰花到江家,凌佩苧看了一眼,就把玫瑰花丟在了一旁,剛想走,突然腳下踩到一個東西,凌佩苧停住腳,低頭看去,發現那是一張卡片,好像是從花束里面掉出來的。

          凌佩苧將卡片從地下撿起,看向卡片上的文字。

          “凌佩苧,我心中最嬌艷的玫瑰,你能做我女朋友,讓我永遠將你捧在手心嗎?”

          凌佩苧像是突然被擊中,你看不見我,但有人卻愿意把我當玫瑰。

          就這樣,凌佩苧成為了張嘉文的女朋友,兩個人轟轟烈烈戀愛,如膠似漆。

          可誰知道,二十一歲生日那天,他沒來,他的禮物也沒來。

          凌佩苧有種被人拋棄的感覺,徹底心灰意冷。

          也是那天張嘉文跟她求婚,他穿著白色西裝,捧著玫瑰紋路的鉆戒,跪在她面前,滿心滿眼都是她。

          凌佩苧看著那張和沈永禛幾分相似的臉,心生恍惚,拒絕的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

          大學一畢業就跟張嘉文結婚了。

          結婚第一年,凌佩苧與張嘉文感情尚算不錯,但不久張嘉文開始不著家。

          凌佩苧年輕,對于張嘉文這樣的變化,表現的很冷淡,她只是冷眼的看著張嘉文每天早出晚歸,看著他每天找各種借口跟出差忙工作。

          直到有一天她在他的辦公室,將他捉奸在床,兩人回到張家之后爭吵了起來。

          凌佩苧不解的問:“為什么?”

          張嘉文不僅沒有任何求饒,還指責她:“為什么?當然是因為你,我們在一起這么久了,你心里裝著的是誰?我在你心里又算什么?”

          他如同一只暴躁的獅子,對著凌佩苧狂吼。

          凌佩苧坦然:“是,我是喜歡別人,可就算如此,我也從來沒想過背叛過我們之間的婚姻?!?/p>

          “背叛?你這比背叛更TM讓我覺得惡心!這種綠王八的日子,我過夠了!”

          張嘉文突然發瘋似的伸出手來緊扣她頸脖:“你躺在我的床上想的是誰?是誰?!”

          張家的傭人聽到動靜,全都沖了上來,臥室內都是人,擠滿了人。

          凌佩苧被掐的窒息,拿起矮幾上一個瓷瓶朝著張嘉文的腦袋上狠狠砸了下去。

          張嘉文瞪大眼睛,臉上是蜿蜒而下的血。

          張嘉文住院了,凌佩苧卻惹怒了張老夫人,被張老夫人狠狠打了幾巴掌,送進了張家的祠堂關了起來。

          凌佩苧不覺得難過,她只覺得疲憊,壓抑,厭倦。

          終于在第二天早上,張家祠堂大門被人打開,凌佩苧抬頭,那人就站在大門口看著身子趴在地下的她。

          短短幾年時間,曾經那朵最驕傲的玫瑰,狼狽到這副模樣。

          他終于出現了,當凌佩苧從蒲團上爬起來面向他時,看見他的眼神依舊溫柔。

          他只問了她一個問題:“要離婚嗎?”

          她剛想回答,可視線無意間注意到他無名指上的一枚戒指,她喉嚨間所有話全都堵住,千言萬語最后變成了搖頭的動作。

          沈永禛站在那沉默很久,最終嘆氣說:“好,我尊重你的選擇?!?/p>

          那一天沈永禛似乎是有事回國處理,恰好遇見她的事,在她搖頭后,他不久后回了國外。

          他還是如一輪皎月,在凌佩苧十六歲那年,幾乎是一瞬間就闖入她眼眸。

          石破天驚,真是石破天驚。

          在沈永禛回來一趟離開后,張老夫人竟然未再對這件事情說過什么。

          凌佩苧最后一次見沈永禛,是她遭遇車禍后的病床上。

          車禍后,她纏綿病床已經整整兩個月,張家只給她請了一個看護,她父母又忙著弟弟的婚事,無暇顧及她。

          就在她以為她要一個人結束她那可笑又短暫的一生時。

          沈永禛來了,他懷里抱著一束花。

          凌佩苧躺在病床上,像一朵枯敗的花枝,破碎,枯槁,而他依舊如初見,如清風,又如云間月,照亮她眼眸。

          他站在她病床邊。

          而凌佩苧看著他,廢了好大力氣才發出聲音:“你來了?!?/p>

          他沉默了很久,凌佩苧不知道他沉默的那段時間在想什么,也許是在憐憫她。

          最終,他說了句:“會好的?!?/p>

          凌佩苧聽到他這句話,笑了。

          欲寄相思千點淚

          欲寄相思千點淚

          作者:凌佩苧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凌佩苧第一次見沈永禛是在十四歲那年。那一年沈永禛二十四歲,正是風華正茂的年紀,他坐于她家里的客廳,是她家里的座上賓。而那時的凌佩...

          小說詳情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丝袜
          <form id="p999z"></form>
          <address id="p999z"></address>

            <dfn id="p999z"><listing id="p999z"><mark id="p999z"></mark></listing></dfn>
            <form id="p999z"><nobr id="p999z"></nobr></form>

              <address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p999z"><nobr id="p999z"><menuitem id="p999z"></menuitem></nobr></sub>